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Where You Go I Go

※6月15日
※星际航行背景,诸多伪科学请勿深究
※BGM同题目
※断网只好手机更新,也不知道格式会不会乱掉……回头有空再修文好了
=================================================

“你看,你还可以对着追来的该死的外星丑八怪说,蠢货你看哪里呢!根据全宇宙都是颜控的这一真理,用这招吸引它们的注意力铁定管用。”
“能在它们消灭我前消灭它们?”
“呵,我是谁呀?——”
“我可是黄少天。”


Where You go I go


老实说,蓝雨号上吃的东西比起基地上的差了起码十万光年这么远。喝了一口半凉的咖啡后,黄少天越发觉得,这差距至少得是他们现在距离基地的航程,——在进行了五次曲率推进后。
可惜没有感同身受的第三个人能听他的抱怨了。
偌大的舰桥,或者可以说诺大的蓝雨号,只剩下他和喻文州。好在战舰实现了无人航行,所以他们还能悠闲地坐在舰桥里享受智能温控系统带来的舒适。当然,这样的余裕也只剩下24小时不到了,连举办一场稍微正式点的追悼会都显得有些仓促。
到底算成功了呢还是失败了呢……宇宙探索计划启动时过于自信是一方面,刚好在这一次用光了好运则是另一方面。如期找到了具有生命迹象的星球,并且出乎意料的,这个星球同样具备不输于地球的进化文明。长达地球时一个月的交流探测行动进行得很顺利,却最终由于对方毫无征兆的单方面暴力解除合作,全舰成员科研人员与战备队各半,几乎全军覆没。幸存者如他和喻文州,以损失战舰的大部分武装和要命的能源循环再生中枢为代价,逃出生天。
储备的应急能源支撑下,人工智能用甜美的嗓音定时警示着:可航行时间24小时,23小时半,23小时……
黄少天交换了一下搭在战略沙盘上的腿,皮靴撞击出沉闷的声响。所以,他们两拼命逃出来只是为了再多活一天?
“少天,把腿放下去。”说这话时,喻文州还专注地看着电脑屏幕,并神色如常地喝了一口那毫无滋味的咖啡。
“队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管呢……”话虽这样答,黄少天到底还是老实地放下了腿,换了一个像样点的坐姿。于是从这个角度,他刚好能看清楚喻文州完整的侧脸。
似乎任何变故都无法撼动的冷静与专注,屏幕上的明暗打在那张神色平和的脸上,留下一些深不可测的阴影。从某种意义来说,真是个可怕的男人呢,黄少天想。
实际上,就连刚才那样的指正,喻文州都是用着最温和的语调。他们刚经历了激烈的厮杀和惨重的损失,很快就要一无所有,这包括他们还不算长的人生——
“队长,你在看什么呢?”
“大气演化模拟对比,顺便验证一下之前做的有趣的数值模型。”
——这种时候了,他的队长依旧八方不动地将最后一批探测数据加密传送了出去,然后钻研起他光是听到名词就头疼的玩意儿,甚至还特别强调了一下有趣的三个字。
可当喻文州转过身,对他露出一个因为对模拟结果感到满意而格外和煦的微笑时,黄少天就觉得有戏了。
是了,不惜代价逃出来,只是为了履行蓝雨号的唯一誓言:未到一切彻底终结时,永不放弃。
不能举办一场正式的追悼会,可搞得热闹些还是没问题的。
黄少天在喻文州的眼中,隐隐读到了这个同样的想法。

喻文州端着咖啡,有条不紊地手动切换了低能航行模式,大部分功能随之转至最底限的维持状态。整艘战舰很快陷入了黑暗之中,恰到好处的指示灯分布,只能映照出大致的空间分布。想要看清彼此的表情,就必须站到双臂可及的范围内。
在喻文州走向他的这短短几十步间,黄少天不禁咋舌,这温度升得可真快。他抬手抹了抹颈后开始密密渗出的薄汗,却牵动了手臂上的伤口,忍不住嘶了出来。
“还好吗?”声音带着股温热紧贴他后背传来,激起一阵若有似无的酥麻感。
黄少天露出虎牙笑道:“队长你还信不过自己的包扎技术吗?伤口告诉我,它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呢。”
“如果是这样,那就再好不过了。”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肩,“虽然我很想建议你还是好好去休息一下。”
黄少天眯了眯发红泛酸的眼,看向最终斜靠在离他不远的沙盘边的喻文州。这个距离有些微妙,让他只能看清喻文州勾起的嘴角,却看不明对方的眼神,好在他最可靠的敏锐直觉仍正常运作。
“队长,什么时候有了好事,你居然还想落下我了?”
“嗯……其实是,你在一旁也帮不上忙啊。”被拆穿了心思的喻文州直言不讳,一句击中了黄少天的软肋。他咳了一声,立马脸不红心不跳地自荐道:“我可以在一边给你讲笑话放松心情。”
“万一太好笑,我手抖输错数值怎么办?”
“哦,这个的确有点危险。”黄少天郑重地表示了赞同。
“算了。”喻文州叹了口气,“我给你讲解一下我到蓝雨号上主持开发完成的唯一一项项目,从你知道的说起……”
黄少天举手打断了喻文州即将开始的长篇大论,站起身贴近,一边用手臂勾住他的颈子,一边用高深莫测的口吻冲人耳边吹着气:“等等,这里你主持开发完成的项目只有一项?”说着他转了转指间的纯手工戒指,一片昏暗中一星光芒一闪即过。
“喻文州同志,你企图以我最头疼的理论作为催眠曲的阴谋已经被识破,赶紧放弃抵抗吧。”
喻文州张了张嘴,最终选择了不予辩驳。他低头看向左手,戒指因为佩戴太久,早已成了浑然一体的存在。
——找到可以托付一生的恋人,毫无疑问是人生最重大的项目之一。

让自己周遭陷入沉默这种事情,显然是黄少天不能忍受的。他抽回了手臂,又觉得有什么不妥,于是站到喻文州面前,在抬起的不解目光中,难得慢条斯理地理了理喻文州那被他压皱的衣领:“我早就想这么干一次了。”
“感想如何?”
“不太好,像送人出趟没归期的远门,现在眼里还看得到你就开始焦虑了。”
喻文州笑了笑,索性操起手,“如果我没记错,以前每次都是我帮你理的,特别是要出战时。”
“所以每次我都想着队长你在哪,然后很快回来了。既然说到这里,我一定要给队长你讲个故事:从前某天傍晚,有个人突然对另一个人说,我要去参加星际探索计划,等我回来?”黄少天顿了顿,微微俯下身,这让两个人的距离无限贴近到只隔一次鼻息。这是一个故意摆出的邀请姿势,当然,看在喻文州眼里,黄少天清楚这算得上无声的挑衅与诱惑。
“然后另一个人点点头说,让我送你一首歌吧名字叫做……唔!”
比意料中迟了点的吻打断了他的旧事重提。
其实在并没有打算进一步滚床单时,他们极少这样接吻。
来自彼此的疯狂汲取让大脑很快缺氧,除了热度,最清晰的感知都集中到了摩挲的舌尖。寻觅,纠缠,碾磨,汇聚成无需掩饰的眷恋,攻城陷地,几近失控。
接着他们同时在最后一刻结束了这个尚短暂的深吻。
如果就这么做一次,人生最后贪欢什么的,感觉也不错的样子。视线刚好落在从喻文州敞开领口露出的锁骨上,黄少天舔了舔嘴角,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还是先回到正题?”喻文州喘着气,敲着腕表友情提示他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这得看队长你的觉悟了。”黄少天很快收拾好了自己的想入非非,靠着喻文州的右边坐下,“其实为什么我们不交换一下打算?”

喻文州的项目解说简洁明了,远比黄少天想象中来得浅显易懂。
可这实在是有点厉害。黄少天揉了揉太阳穴,试图从太过震惊中找回点头绪。当喻文州说出次时代大气武器时,他立刻就想起来,这存在于当年教科书中未来武器展望章节的名词,兼具极致的缜密性和绝顶的想象力,一度让他痴迷不已。然后喻文州告诉他,他们现在可以试着来一次。
限定范围的指定天气制造与操控,误差不超过1公里,黄少天掐了一下大腿,痛觉告诉他这不是在美梦里玩什么PC GAME。
配上“灭神的诅咒”这一名字,简直是帅爆了。
他又多看了两眼喻文州。身边这个男人穿着同一款式的衬衫,纽扣只留了一颗没有扣上,战斗里乱掉的头发已经被重新理顺,偏白的肌肤配上温和的气质,就算脸颊上还留有几道新鲜的伤痕,依旧显然更适合坐在基地最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起草或者仅仅批阅文件,而不是窝在随时告别明天的战舰里,搞着危险却让人心痒不已的武器开发项目。
但听他徐徐道来战斗计划,如同说着明天约会行程般的风轻云淡,黄少天大脑里就只剩下迷人得要死五个字了。
“还有哪里没懂吗?”注意到停驻在自己嘴唇上的目光,喻文州在黑暗中扭头凑近了几分询问道。
黄少天咕咚一声咽下唾液,不作痕迹地侧身让开被逼进的距离,“懂了懂了,队长你说得这么直接明白,要再不懂也太辜负智商了。”
“波塞冬星大气层中的粒子比地球上更为活跃,这给我们提供了便利。不过,关键还是我们最后采集到的波塞冬矿石。我想,这就是他们突然翻脸的根本原因。”
黄少天回头盯了盯身后沙盘上他拼死掩护喻文州抢回来的铁盒,那里面是一颗比拳头大不了多少的乌黑石头,连名字都是昨天现取的。战舰上现有的设备无法解析出它的化学构造,它的作用却在波塞冬星的战斗中给他们留下了足够深刻的印象。
活化粒子,增幅能量,好比创世主偏心才赐予给波塞冬星的瑰宝,恰好是发动灭神的诅咒最需要的东西。
“也就是说,我们用掉这块石头,剩余的能量就刚好够再进行一次曲率推进以及发动一次你的新家伙?”
“嗯,如果我的计算没错,还能给你的冰雨提供额外一天的全天候战斗能源储备。”
黄少天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显得更加跃跃欲试,“这么说来,队长,我们就又多了一天时间了。”
“在我的计划里,只是你可能多了24小时。”可能二字被喻文州重重咬出。
“好吧,我确定一定肯定,这个计划得修正一下。蓝雨号跳跃成功并发射灭神的诅咒的一瞬间,你和我一起坐冰雨趁乱出去,这个坐标点我有在冰雨上留下标记。波塞冬矿区磁场混乱,但和你的预测差不多,我有五成左右把握能让冰雨成功降落到这个盲区。最后,在外星丑八怪现在一定在做地球行准备这一判断上,我们简直心有灵犀。所以,队长你还记得野外生存课和侦察课的内容吗?”
“少天,灭神的诅咒需要我一直在蓝雨号上随时更正智能中枢的操作。”
“既然都这个份上了,我就老实交代好吧。”黄少天深吸一口气,露出有些心虚的表情,“当初上战舰前,我从叶修那家伙那里抢了个芯片,并稍微威逼利诱了一下,让他找人把芯片改成了冰雨定制版。”
“所以?嗯……有了它,你就能在冰雨上神不知鬼不觉地黑掉整个蓝雨号的人工智能中枢?”
“哈哈哈哈……队长你反应真快。我就觉得好玩才去要的……”这毫无疑问是严重违反军纪的行为,而他拿来的目的只是出于最紧急情况的考虑,例如强行放行冰雨出战,再例如以冰雨拖住敌人的同时,越权操作蓝雨号直接曲率推进。
黄少天说出这话时,滚烫的手心微微出着汗。可很快,另一只干燥略凉的手探了过来,以熟练的姿势勾进他的手心,然后紧紧贴合到一起。
“少天,这次是不是该我说,让我送你一首歌吧名字叫做——”
“扯平,扯平!下不为例!”
“下不为例?听起来真不错。可是少天,就算攻击和降落都成功了,在波塞冬星上,我还是会拖后腿的。”喻文州勾出一个释然的笑容,黄少天看出那里面的向往和清醒。他们都很明白,这一计划不管怎么说,在制定伊始,目的就已然复仇远大于求生。
但这样的气氛实在是太不符合他黄少天的美学了。他扯出格外苦恼的神情,可怜巴巴地说:“难道队长你就舍得扔我一个人在鸟不拉屎的外星盲区里,连个说话的对象都没吗?”
这确实是个挺严重的问题,喻文州笑出了声:“你就舍得让我一辈子耳根都清净不了。”
“特舍得。反正都是队长你自己选的。”黄少天转瞬间就恢复了得意的笑容,“你看,你还可以对着追来的该死的外星丑八怪说,蠢货你看哪里呢!根据全宇宙都是颜控的这一真理,用这招吸引它们的注意力铁定管用。”
“能在它们消灭我前消灭它们?”
“呵,我是谁呀?——”
“我可是黄少天。”
……
“好吧,就这么干。”
黄少天扑上去,给了喻文州最深情却也是最安静的拥抱。

当一切都确定好了目的,就算只剩两个人,做起准备来也显得有条不紊了。
换好各自的战斗服,喻文州在冰雨驾驶舱一边熟悉操作一边设定跳跃坐标及武器初始数值,而黄少天则进行着最后的战备巡查。
像以往每一次的协同作战,一点点的小雀跃让黄少天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兴奋与紧张感。潜意识地哼起歌,等他停下手上的活儿时,才发现正是被两人无数次提起的那一首。
就像是按下了开关,与之相关的记忆渐次苏醒过来。
军校毕业的那一晚,喻文州送给他一个自己的理想,而他送给喻文州那一首歌作为自己的决心。
第一次曲率推进时遭遇了意外,他们在剧烈颠簸中,一起哼起了那一首歌,直到一切奇迹般地平复下来。
下定决心表白时,他打开音响,在那一首歌的鼓舞下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却被喻文州郑重地告知,他一直只记住了开头几行歌词的“情歌”应是不折不扣的福音歌。
后来,那一首歌就成了他们两个人的最爱,和最爱的揶揄代名词。
对了,手上的戒指,原材料是后来他在太空里发现的金属矿石,喻文州陪他听着那一首歌,共同完成了打造。
还有……
黄少天翻身钻进了自己的驾驶位,量身定做的冰雨驾驶舱在挤进两人后,稍微显出一点狭窄。不用深呼吸,黄少天便能嗅到喻文州身上一直以来名为干净的味道。
喻文州也在这时停了下来。
一切准备就绪。AI提示着距离最佳启动时刻还有一段不长不短的时间。
密闭的空间里还漂浮着淡淡的血腥味,如同滴进彼此熟悉气味中的催化剂,他们相视而笑,吻上了对方的嘴唇。
而当喻文州的手探进他的领口时,黄少天无法拒绝地选择了放任一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爱上了那种感觉——毫无保留地呈现自己,只为了在高潮来临时,喻文州紧紧拥着他,对着他的耳边念出那一首歌的名字。

Where You Go I Go.



-END-

评论(7)
热度(31)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