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猎人游戏 04

※6月21日

※因为自己都遗忘了还写过这个……于是当成别人写的看完了(。坑谁不能坑到自己,快一年的时差导致风格也差老远……

※前几章连密码子博都不成了,只能请戳>>P站地址

※图片地址:00    01    02    03

==============================

04

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黄少天失眠了。

他居然失眠了!黄少天满头乱毛终于忍无可忍地从床上翻起来时,已经是日上三竿。人浑浑噩噩地洗漱完走上街觅食,仿佛能立马栽地上,可一闭上眼就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脑子里反反复复都是昨晚喻文州的话。琢磨起开头的那句我好想你,格外五味杂陈。

这么多年了,他是清楚的,喻文州有困难不会遮掩,但求助说出口总归是不卑不亢,一副没人帮一个人最后也是想得出办法的模样,大不了心甘情愿地认命。

昨晚却不一样了。

一开始以为不过是情事之后的温存,他也带上笑应着是啊是啊我也想死队长你了,直到喻文州犹豫再三说出了家里逼着他相亲结婚的事情。

“也许他们是在最后地试探我吧。”

通话因为手机没电就那么戛然而止了。黄少天手忙脚乱地翻出充电器插上,正要开机打回去,又觉得还能有什么话可说呢?他想起喻文州说一个人逃回家,猜到那场庆功宴一定是刀山火海。

这件事情,只有喻文州一个人是没办法搞定的。对黄少天自己,也是一样。而他还没想好该给个怎样的答复给对方。所以不愿屈服的喻文州当下陷入两难,百般无奈地当了逃兵,几番挣扎,最后还是把试探也一并抛给了他。

可黄少天没办法去生气或者责备,甚至想象着落荒而逃的喻文州咬着下唇拨通他电话的样子,觉得整颗心都是满当当的。

坦白是最大的信任,他们一路便这样相伴走下来。

所幸他自己的老妈没跟着一起发难,不然黄少天真的只能想着私奔这条路。可又不行,他们还有蓝雨丢不下,一切就又回到了原点。以前拖着是为了不影响战队与比赛,可现在显然再这么下去也避免不了影响了。

真是个大难题啊对手还是生出了那样个儿子的喻妈妈简直一发招就是逼人到死路的水平。黄少天乱没形象地摊到椅子里,往嘴里塞进一个虾饺皇,回忆起不知从何时开始在喻文州家里察觉到的一些微妙气氛。

手机短信提示音就恰好在这个时候响起来了。

黄少天一个激灵,立刻端端正正地坐好,盯住不用看也知道是谁发来的短信,点了开来。

“早安?”

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那个不同寻常的问号,心里大概也有了个谱,啪啪啪地就敲打屏幕回复了过去:“睡得不太好,昨晚天气难受床也不怎么舒服。队长你酒醒了吗?人还好吧?昨晚手机突然就没电啦,你不让我充着电打电话我就没回了。”

“嗯。外面不习惯,就回俱乐部我房间睡吧,别累着了。我不去。”

“回去了也睡不着呀。”黄少天顿了顿,又删掉直接追了电话过去,开门见山地说:“队长你真狠,看看你干的好事,眼睛睁着都觉得难受。”

“那就赶紧回去喝点热牛奶睡吧。眼睛不舒服滴点眼药水。”

“睡不着。忧上了。队长你说怎么办?”

“要我哄你睡觉吗?”话里带着笑,喻文州接着说:“少天,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黄少天一下就反应过来,这是话中有话,他自己把自己套上了。不过他也不急,立刻反击:“那要是我还是觉得现在我们不……”

“就一直等你觉得好再说。”

打断了黄少天的回答,让他彻底笑了起来。笑完又觉得怪心疼,喻文州明明被逼得没辙,可为了他一句话,一筹莫展也要一个人继续硬顶上。离给出自己的答案好像又坚定了些,黄少天一边想一边觉得一晚上的烦恼真是浪费时间。

——队长,怎么会不问他的想法就做决定呢?

“昨天有人来了吧,漂亮吗?感觉怎么样?有戏啊?”

“按我妈说法,是大家闺秀,又是名牌大学生,不嫌弃我没文化,简直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我也觉得挺好挺安静的一姑娘。”

“谁敢嫌弃队长你没文化,开盘荣耀让他见识一下文化。要我说,指不定是你的粉丝,表面装得平静,内心恨不得当场跳起来就把你抢走呢。哎哟现在的女孩子可如狼似虎……等等,队长,我是不是听到了什么潜台词?”

“吃醋了吗?”

“你过来闻闻,满场子都是酸味。”

“嗯,闻到了。”喻文州淡淡地说,“吃饱了就回去休息吧,眼睛红得跟兔子似的,帐我已经结了。”

“诶,等等?”黄少天惊讶地环顾四周,“你坐哪?”

“不告诉你。”留下一抹玩味的笑,喻文州挂断了电话。

一会短信就过来:“帮你叫了辆的士在门口。”

黄少天连忙追出去,哪里还看得到人,只好悻悻地坐进车里报了目的地。

他盯着车外发着呆,心里的包袱一松,不一会儿睡意就似放了闸的洪水,坐着坐着就迷迷糊糊地打起瞌睡来。等到他被司机叫醒时,的士停在一个老居民区的路边,司机抱歉地说着天太热车子抛锚了您是等呢还是就这么下了。

黄少天揉了揉眼,半晌认出来这是自己熟悉的地方,慢慢走路过去,离俱乐部有个近半小时的路程,算不得近,但他和喻文州走过许多次。

“反正也不远了,我就下了吧。”黄少天潇洒地付了车费,一跳下车,临近正午的滚滚热浪扑面而来,吓得他连忙冲进了老居民区的小街里。

站到街口阴凉地里拉着领子扇风,黄少天就想起以前盛夏到了这附近,也总是他咋呼着热死了热死了,然后拖起喻文州一路冲进这小街才停下来休息,接着喻文州就会给他递过来纸巾擦汗。

被照顾惯了,现在少了这么个人递纸,就觉得心里欠欠的,不踏实。

习惯真是可怕。黄少天摇摇头,一把抹掉额头上的汗水,朝着深处走去。


十来年前黄少天初到G市时,老居民区才刚刚兴盛起来。对于那时才十多岁的他,小街两边以吃为主的各色店铺充满了诱惑。可他对周遭不熟,俱乐部里的当地同龄人也没胆子私自到处乱走,把他憋得只好以更凶猛的声波攻击来祸害整个训练营。

直到他在一次自主加训后认识了同样练习到天黑的喻文州。

“喻文州。”他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喻文州就点点头,“我知道你。”整个训练营也没人不认识他黄少天了。

“你的姓笔画真多,有点难写,你再写给我看一遍好不好?我好像还是第一次认识姓这个的人。”

喻文州拉起他的手,边写边回道:“你的也不少。”

那是一个周末,明天战队有比赛,整个俱乐部的注意力都放去了那边,训练营管得就不是那么严。也不知道是谁先提到的话头,总之黄少天终于如愿以偿地逛上了小街。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钱,肚子撑了边打嗝边还在打包带走。仿佛只过去了那一晚,喻文州已然成了他黄少天最好的朋友。

如今,那家他钟爱的丝袜奶茶店依旧是那个不起眼的狭长店面,只在夜市开张。喜欢的烧腊店在老板举家搬走后,便再也没人打整原来的地方重新开店。拐角做煲仔饭的阿婆去世了,就觉得少了股滋味便去得少了。喻文州也不再只是最好的朋友。居民区里来来往往永远都住满了人,热闹中一点点陈旧下来,躲过了整座城市轰轰烈烈的拆迁大潮,没有那么多灯红酒绿的匆匆忙忙,自得一派老旧长久的惬意悠然。就连他黄少天这样的过路人,虽从不曽认识这里的人,也能在别的地方第一眼就认出来谁谁谁是住在这里的。而他和喻文州,也从个头还不如奶茶柜台高的小鬼,长成了每次路过总有人认出来打声招呼的青年。

是他们见证了这片老居民区的变迁,还是老居民区见证了他们的成长,分辨清了也没什么意义。只是每次路过了,若不赶时间,便忍不住选择慢慢地穿过小街回俱乐部。

像是再一次穿过他们逝去的点点滴滴。

正是假期的小街,跑跑闹闹的孩子多了些,这边头有哪家家长怒其不争的喊骂,那边有一群大妈嘻嘻哈哈的说笑。迎面走来一对小情侣,女的狠狠掐着男的手臂,数落着什么时候才敢上门。一栋楼门口,白发苍苍的老太太望着提着菜回来的老头子,一边迎上前笑着说回来了啊一边又忍不住小声怨着回来得太晚开饭要给耽误了。就连繁华大道上听不见的扰人蝉声,进了这小街,也此起彼伏街头街尾地对起了歌。

落单的仿佛只剩下他这个穿堂而过的局外人。

“哟,大剑圣,又来这边吃饭啊?你喻队长没来?”一个男人开着电动小三轮从黄少天身边风一样地开过。

黄少天停下脚步,望着男人的背影,张了张嘴吐出两字“是呀”,只觉得这天突然闷得让人喘不过气,便连多的话也不爱说了。

他望向小街的尽头,空荡荡的,和他才看过的街内热闹如同两个世界。不知道从哪个方向传来声要打雷下雨了,他一抬头才发现天色突然暗了下来。

还没琢磨出个什么劲儿,一声惊雷就地动山摇似的炸开了。


-TBC-


评论(12)
热度(31)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