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traitor

※第五话前的脑洞

==================================================


01

伏见猿比古加入SCEPTER4其实也可以算是蛮久了。可靠的三把手,就是性格太糟糕了,这几乎已经成为了全室的共识。

虽然战斗能力异常优秀却因为管理情报方面而很少在前线大放异彩,本人一直对外坚持是鉴于那个拔刀才能战斗的规定实在是太蠢了才不去前线的,大概能如此嚣张地“讨厌”规定制定者——青之王宗像礼司的,也就这么一个了。

“可恶,仗着自己能干,就肆无忌惮呢,室长和副室长也太纵容他了。”这样的抱怨不时会出现,更恶劣的也并不是没有。

“明明是个叛徒加入到这里……”

是了,叛徒。

吠舞罗血红的复杂印记还残留在锁骨位置,只是被显然有着更深意味的抓痕破坏掉了。

不过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对于伏见而言无趣至极的世界,除了诸如血与肉一类散发着浓浓刺激感的东西,并不能动摇到他半分。

啊,这样说也并不准确。

至少,这个世界还有一个特别得让他执着到病态的存在。

 

02

如果要选两样不喜欢的东西,那一定是身高和……名字。

明明运动神经很好,也从来没缺少锻炼,眼看青春期都快走到尾声,却依旧是愁人的身形,——这是八田每天睡前的小忧伤。

“小八田,要怪就怪以前玩滑板老摔头吧。”

可恶,不要戳着痛处开玩笑好吗!

尽管如此,“娇小”的八田在吠舞罗里依然受到众多小弟的尊敬。作为一个敢拼敢冲的先锋小队长,有点喜欢意气用事,容易炸毛燃烧,倒不如说微妙地恰到好处,精湛的滑板技术也是值得骄傲和崇拜的优点。

帅气的外号也有呢,借用御前神“八尺乌”而来的“八田鸦”。

——吠舞罗的核心,赤之王周防尊,正是对于八田不可取代的太阳,能够为了这样的人燃尽一切去维护荣耀,无疑是最重要也最骄傲的事情。

虽然,外号是因为……某些原因而自己取的,并坚决抵制任何人直呼自己的本名。

所以为什么当初要给自己取这么一个一点都不帅气简直逊到爆的名字呢,长得不够高也一定是被名字诅咒了。

并且从某个时候起,美咲这个名字的讨厌程度就更加深厚了一点。

嗯,某个时候,一点都不想被提起的乱七八糟的记忆。

讨厌,厌恶,憎恨,还有说不明道不清的情绪。

 

03

过去,这个词对于这一群人,大多是避而不视的。唯一的例外是伏见。

就好像是在喝伏特加,从舌尖一直烧到身体内部,真实活着的强烈暗示。尝一口就会上瘾,把印记一直挤压到骨子里,想要丢弃根本做不到,毫无疑问的越陷越深。

——从记忆存在一直到现在,乏味、灰暗、兴味索然、不温不火,世界在伏见眼中的主题似乎从未改变过,此时此刻的当下也毫无转变的起色。

只是过去的过去,还曾有过一个能够理解自己并愿意并肩而行的同伴。

过去,就只剩下叛徒了。

啊,是啊,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叛徒。

轻易地就抛弃了曾经所坚持的信念,浸泡在可笑的救赎故事中,并开始沉迷于所不齿过的羁绊游戏。

加入吠舞罗是自己和他一起做的决定,所以后悔毫无意义。

只有憎恨,恨不得把他拆掉一块一块吞下去,也依旧完全无法抑制住心底的波涛汹涌。

如此被填满的过去,一回想起来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

居然有胆量背叛,绝对会一点不差、满满地、十倍百倍千倍万倍地还回去哦。

ミ、サ、キ。

 

04

好温暖。曾经拉着周防尊的栉名安娜这么说过。

如此充满女孩子气的温柔语言,八田自然是说不出口的。

——如果没有尊哥,还有他的现在吗?

重新感受到如此鲜活而热烈的世界,是尊哥赋予的,绝无仅有、永生难忘的恩情。

无力挣扎,深陷在泥沼,令人窒息的痛苦,灰暗的曾经几乎就快淡忘,一点点被救赎出来,一点点脱胎换骨。每天都有同伴一起干着热闹的事情,相互支持谁都不可缺少,这是比血液更坚固的羁绊。

赤色的火焰,果然是这世界上最难以舍弃的存在。

所以不能原谅。

绝对不能原谅那个固执地留在原地,却伪装得完美的叛徒。

轻率地占有着过去,轻率地叫着自己名字,轻率地谈论着吠舞罗成员。

臭猴子。

 

05

是难过的事情。

抑制不住的愤怒。

虽然是难过的事情。

却忍不住为别的而愤怒。

因十束多多良之死而揭开的更大谜团,伊佐那社这个人终究让各自追逐的两人彼此相遇。

杀了你。

嫉妒你。

——不过在此之前……

很多时候,所谓的正事总会被乱七八糟的纠葛打断。

 

06

距离上一次相视,是几年几月几日几小时几分几秒,伏见都记得清清楚楚,这是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更是珍贵的打开过去的密匙。

被赤红映满的双眼,却被自己的青色完全覆盖;为别人而满溢愤怒的双眼,却为因自己而起的憎恨冲散。多么令人满足愉悦的一件事情。

一如既往的冲动暴躁,纯粹得宛如其所操控的火焰,一触即燃,真是可爱至极。

“哦,美咲。”

看吧,眉头皱起来了。

这个一成不变的开关,——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真想一次叫个够,越愤怒就越开心,小孩子一般的恶趣味乐此不倦。

熟悉的攻击方式,可以轻松地避开,却忍不住想让对方靠得更近。肢体接触的点滚烫得吓人,兴奋得连早就痊愈的伤疤都开始隐隐作痛。

这次要如何惩罚你呢。

真想再看一次那个晚上的表情呐。

适合白皙皮肤的潮红,眼角折射出赤色火焰光芒的泪珠,比火焰更灼热的愤怒在目光里沸腾,仿佛要吞噬掉两个人的所有。

最重要的是,触手可及的,都只有一个八田美咲而已。

 

07

可恶,可恶,可恶!

不论怎样的攻击总是能被轻易避开,持续的毫无进展不禁让八田有些焦躁。

而更让他心烦意乱的是对方嘴角意味深长的笑意。

其实从一直被动防御的意图就能察觉到什么,这是把自己当成笨蛋来看吗,拔刀之后根本没有采取过半点进攻,在最低防御程度内一再放任自己进入贴身战。

“哦,美咲。”

和笑意相得益彰的悠闲口气,不遗余力地挑拨着自己。

果然这个人,最无法原谅。留在记忆里的,也全部是些不怀好意的笑容和各种令人火大的故事。

快点消失吧,连同那个刻意回避掉的事件。

混蛋。

叛徒。

恶魔。

至少现在快点给我停止那个笑容!

不然,糟糕的回忆就……啧。

 

08

以各自王者为支撑,新一代的SCEPTER4与吠舞罗的争斗史其实并不太长。与其说目前两个组织间的对阵,倒不如说更倾向于王与王层面的制衡,双方不过是随着王者之间的关系紧张而日渐尖锐起来。

而其中,好好地加了一把助燃剂的,正是伏见背叛吠舞罗加入到SCEPTER4的事件。

原因不明,爆发突然,而周防尊和宗像礼司都第一时间顺其自然地承认并接受了事实。

这是外人眼中的全貌。

重要的原因自然是有的,伏见对此全然守口如瓶,淡岛世理在试探宗像礼司真相失败后也曾转向过当事人——

“背叛这种事,总的来说就是又惊险又美好的事情哦,副室长。”

根本没有留下半点后谈的余地。

当然不能留下。

没有兴趣暴露自己的意图是其一,也因为一不小心就会牵扯到他借此对八田所做的事情,——即使擅长谎言也不想花费心思来掩饰这并不适合分享的故事,毕竟叛逃到SCEPTER4的当晚,一身惨烈的伤痕实在是让人格外在意而印象深刻,编一个合情的理由麻烦至极且毫无意义。

故意没有在事后治疗锁骨处的伤而永久留下了疤痕,正是由于刻意选择了让八田来破坏这个象征自己与吠舞罗关系的印记。

对于患了吠舞罗病的八田,这样一定会被讨厌到死。

而在此之前做下决定的伏见,早已有了充分享受这份恨意的准备。

或者说,求之不得。

与其渐行渐远,不如就恨得更深一点,恨到解不开放不下忘不了,恨到连恨都只能属于自己。

——执着得太久,就病入膏肓了。

 

09

单纯,粗线,一根筋,永远都不涨经验。

八田也并非对此毫无知觉,奈何本性难移也就放任自流了。至少随着年岁的增加,对做事的底限越来越有把握,并没有太让收拾后局的人苦恼。

更何况和吠舞罗这群推心置腹看起来不怎么可靠却意外能干的家伙在一起,他也用不着担心或者操心太多。肆无忌惮,张牙舞爪,很挥霍地过着日子。八田一直坚信会这样持续下去。

直到那天晚上,伏见一脸脸色不佳地站到自己面前。

那时,SCEPTER4与吠舞罗的争执正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小高峰,白天时吠舞罗执行隐秘行动的小组受到对方突袭,伤亡与损失都可以算得上惨重。

因而当即八田有些紧张,还有一丝当时他并未察觉到的直觉而起的危机感。

“喂,你怎么了?”

“跟我来。”

那个时候的自己果然是笨蛋,轻而易举就上当了,明明安娜有私下提醒过伏见这个人的危险。

在阴暗的狭小杂物室里,眼睁睁地看着室外不远处的伙伴被围剿,自己却因巧妙的骗局被伏见完全压制住,被迫听着背叛吠舞罗的事实和SCEPTER4此次的详细计划。

就是那种冷静得让人浑身不自在的笑容,语气亲密地凑在耳边陈述,伴随着室外混乱的声响和若隐若现的血腥味。

“美咲,知道吗,你现在的表情,让人忍不住想要再好好欺负一下哦。”

混蛋!不要叫这个名字!

拼尽全身力量撞向对方,分不清究竟是谁受了伤,只是腥味瞬间浓烈了起来,仿佛打开了什么不可阻止的开关。

接下去的发展,完全超越了八田的常识,面对并不太完整却也足够清晰的记忆至今也无法理解。

为什么会这样。

“啊是啊,为什么呢?美咲,你知道吗?”

 

10

对于那个晚上总结起来,就是一个字,痛。

昏暗狭窄的杂物室内,只有八田的双眼格外亮,晃得神经发痛。

用手撬开他的嘴,立刻就狠狠地咬下来,血腥味几乎成倍地增加,不可以不说是很痛。

捏住下颌,狠狠地深吻下去,玩着舌尖的追逐战,刮过牙齿被划破,躲避再次咬下来的牙齿慢了一小步,整个舌尖痛得都快麻木掉。

不用尽全力去压制住双手双脚,就会被拼命一般地反击回来,毫无招式预测也毫无空间躲让,落在肉体上的攻击切实地唤醒了痛楚。

经过粗暴扩张的甬道,即使有着鲜血的润滑也远无法顺利地容纳自己的强行侵入,紧得令人隐隐生痛。

在后背抓绕的指甲,清晰有力地传达着身下人尖锐的痛。

“伏见……嗯……猿……比古!”

第一次被声嘶力竭地叫了全名,还以为早就死透了的心,像是被痛得下一秒就要罢工的身体所迷惑而难以抑制地痛起来。

带着微弱火焰的手指,虽然微微痉挛着,仍在自己的锁骨处深深地挖下了血槽,带起一片将力量连根拔起般的深入到骨髓的钝痛。

再也没有相同位置的相同印记,到此为止也重新开始两人之间深刻的关系。

伏见其实并不能非常清晰地解释自己的这种执着和疯狂,抑或说已称得上是病态,也许只是单纯类似于小孩子唯一的最心爱的玩具被夺走的不甘心,——那种生命里最纯粹最坚韧顽强被时间越存越厚的情感。

反正从未后悔,并坚定不移地相信着自己更适合这样的角色。

——从容不迫的叛徒,执迷不悟的敌人。

 

11

就算是不服输,事实也摆在了面前,毫无争议地输给了对面那个SCEPTER4的混蛋。

八田微微抬着下巴,锋利的剑刃就在咫尺之处,于阳光下折射出凌冽的寒光。

眼镜被自己中途打掉了,可即使站在如此靠近的距离,也依旧无法看穿对方那双眼睛和那副笑容,不想承认是因为从来没有真正好好去看过。

有什么在心里好好地说出来不就好了,所以过去一直以来才超级火大这人的性格。

当然,如今并不只是一个火大能概括的关系了。

“初次见面,SCEPTER4的伏见猿比古。”

如此说来,的确是上次之后的初次再会。一身破破烂烂回到Bar Homura的自己,突然就像刚刚才经历过。

最先发现异样的镰本力夫,难得沉默着给自己治疗的草薙出云,大家的温柔才让他渐渐地恢复了过来。而现在一切的始作俑者又一脸无事地站在面前,一边用剑威胁着一边寒暄道。

彼此之间的帐可不是一时半会能算清的,当下应该有别的要事去做才对。

“伊佐那社可是我们的猎物。”

然而抢在自己开口前,伏见早就摆好了作对的姿态以及轻易就能感受到的言下之意。

——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放走你的机会。

八田不禁皱了皱眉头,却并没有像以往那样立马反驳回去,那是因为……

原来自己一瞬间竟然有了逃避这个人的念头吗?明明最想要这个叛徒付出代价的人正是自己……

真是讨厌的感觉。

和臭猴子相关的就没有不讨厌的。

因为讨厌而有了一瞬间退缩的自己也变得很讨厌。

就像掉进了什么循环不出来的陷阱。

 

12

所以说职业女性什么的,真是相当不招人喜欢的存在,明明氛围正好……

最终被淡岛世理突然打断而不得不退出苇中学院岛,与八田的“交流”才开始便匆匆告结,伏见对此相当地不满意。

不过,这次可是有好好欣赏到新表情。

擅自决定下的长期纠缠关系,看起来也并非单方面的一厢情愿。一想到有如此的收获,小小的失落就被填满,甚至把兴奋溢了出来。

勇往直前坚定不移的目光也会宛如烛火般晃动起来,而这全部因为自己,看来过去的确做得过分到恰到好处,完全破碎了什么幻想可又没完全破碎掉什么因缘。

不会说对不起哦,因为明明是你背叛在先。

时间虽然已不多却也足够,一点点地罗列成熟的条件,一条条地理清既定的结论,这次一定要把内心都赤裸裸地剖开来——

就让我们两个叛徒继续来相互证明一些课题吧。

这样,日子似乎也不再那么无趣而让人些许期待起来。

伏见推了推眼镜,换上了新镜片并无不妥。

那么,今天的工作又是什么呢?

 


-END-


评论(6)
热度(7)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