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通行禁止

※写于第七话前

==========================================


爱好吗?

伏见玩弄着手里的卡片,——十束又一时兴起搞的小调查,似乎独自一个人寻觅有趣的事情已经不能满足他旺盛的好奇心。

按照一般人的意图,大概自己能填的就是黑客技术吧。

只是对于他而言,这也不过是因为打发无聊时间而学到的,为了实用而存在的技能。并没有什么十束所期冀的带着强烈情感去投入精力而最终获得回报的故事。

“爱好啊,正是因为爱才会好起来的哦。”

爱?

簇在一起的少年中,一头赤褐色乱发的八田正得意地挥舞着调查表,一如既往地吵闹。

啊,果然好无聊。

“我去巡查一下三丁目。”悄悄地烧掉了表格,伏见转身走出了Bar Homra。

11月到了,冬天也不远了。稍微有点冷。

一年多前一起加入吠舞罗时,在周围人“真是少见呀”的感叹声中,八田曾兴奋地拉着领口,“喂,猿,一样呢一样呢!”说着伸手要拉开他的领口。

真烦呢。

这种事情一眼不就知道了吗,用不着大声宣扬。

那个时候还会为这种事情皱眉头。

擦过同在锁骨上的吠舞罗印记时,就像是在彰显彼此的所有权。在内心里得意到忽略了这终是第三者烙下的印刻。

报应真快。

说到底,天下啊,王啊,空空荡荡,高高在上,根本不会在意平民,就在身边就在眼前又如何?七大王权,达摩克利斯之剑,威兹曼偏差值,越深入就越只是一些冷冰冰的名词。

即使是被赤之王周防尊赐予的浓烈到令双眼隐隐作痛的火焰,也依旧无法给白皙皮肤下的血液带去半点温度。

仅凭一个不痛不痒的印记,就完全被背叛了,不愧是王么。

明明花了那么多时间,才近到可以直呼美咲而不被排斥的距离。

无法原谅。

当然,最无法原谅的是美咲。

最先说出“其实我们是一样的”,也最先不再回头只看自己。

“尊哥!”

“十束先生,等等!”

“喂,力夫!”

最后偶尔会想起叫上自己。

再后来,就像是笃定有个叫做伏见猿比古的人会安静地跟在最后,连名字也省掉了。还真是……浑然不觉的狡猾,明明只是个一根筋的热血笨蛋。

吠舞罗真的是让你如此醉心的地方吗,爱热闹的性格果然对于人数众多的大家庭游戏没有抵抗力吗?

既然如此,对根本性格不合的自己,又何必在那个时候靠过来,对只有两个人的相互取暖乐此不彼。

新宿迦具都陨坑事件后的收容所,如果是你那么迫不及待想要舍弃的过去,那宁愿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故事。

夏天午后湿漉漉靠过来的后背。

深冬清晨被偏低体温惊到而捂过来的温暖双手。

雨夜里被鬼故事吓得瑟瑟发抖而挤过来的滚烫身躯。

轻而易举就绕开这些温情陷阱,是因为远远还不足以化开冷冰冰的血液。

可……

那个时候黑客技术还不成熟,盗取机密资料而被追上门灭口的自己。

被并没有踩上滑板的美咲一把拉起手逃跑,连浑身破破烂烂都忘了的自己。

“我才不是帮你!”

“只是觉得这样很刺激,有种活着的感觉。”

“痛!你轻点。话说血干了的味道真难闻。”

“不过,我喜欢血的颜色。”

长达两年的逃亡,同样的后背、双手、身躯,却惊险到足够抛弃掉很多,也深刻到足够滋生出很多。

——想要明白的,想不明白的,难以明白的,纯粹的,并不复杂的,远远超出常人的浓烈的。

直到一起站到周防尊的面前,一切戛然而止。

终于还是感到了厌倦与疲惫吗?

这么想来,倒像是被吠舞罗捡到了便宜。

啊,果然,果然越来越无所适从,这个终归一步之遥的赤之氏族。

不知道是太擅长忍耐而到达了极限,还是根本不会忍耐日积月累越发明显。不管如何面无表情不动声色,即使披着性格使然的伪装,敏锐的人还是渐渐嗅出了端倪。

是的,躲在角落里远离人群包括美咲并不是逃避,只是不想被十束搀和进毫无兴趣的活动,更不习惯出云越来越欲言又止的凝视。有时候被烦到极致,甚至希望安娜能够替自己说出来,可她却从来对自己并不是那么在意。

第一个采取了主动的,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人。

“初次见面,淡岛世理,SCEPTER4副室长。”

这个来自青之氏族,——要说和吠舞罗关系有点糟糕却又不至于太糟糕的组织,精明理性到有些无情的女人,曾无意间在Bar里有看到和出云相谈甚欢。

“你一直在追查的关于七大王权的资料,在这边能够随时查阅,更机密的也可以取得权限,并不需要花那么大的心思来窃取。”

“而且比起吠舞罗,我想还是我们更适合你,同样是无聊至少还有能让你提起点干劲的东西,除开工作时间也不会有人干扰你。怎么样?”

干脆直接的挖角,一副正大光明公事公办的口吻,甚至让人无法反驳这样的行为。

明明一直在避免和SCEPTER4接触,到底是怎么能找到自己的,果然……还是出云吗……

该说谢谢还是多管闲事?

对于把吠舞罗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的美咲,会对这件事如何看待呢。

嗯,完全能够想象得出来,似乎会相当有趣。

不可否认内心的确在那一瞬间出现了类似于跃跃欲试的情绪,追查七大王权与八田美咲都是不可放弃的东西,只是这并不代表会因为对方的三言两语而顺着台阶作出决定。

姑且当做一条随时能够采取的选择,这是三个月前做出的结论。

清楚地明白着自己似乎得了无法主动踏出渴求救治步伐而导致无药可解的病。

对黑客技术早已熟稔,却又无法抑止地给自己设下了最简单的永远走不出去并如此渴求着的do while*语句,尽情享受纠结不清的苦涩,并期盼无法判定何时到来的崩溃。

只是……

这样的日子似乎已经越来越近在眼前。

美咲,八田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是不是一直这样埋着头前进,虽然漫长而看似没有尽头,却永远抵达不了目的地?

请教你问题也一定得不到解答是吧,因为是笨蛋啊。能产生这种念头的自己,也一定是坏掉了,成了不相上下的笨蛋。

这样可不行。

一抬头才发现过去常走的支路因为维护一部分路面而立上了通行禁止的标志。

总觉得有些讽刺意味,也不能不说是最后一克的砝码。

都是因为加入了吠舞罗,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美咲消失了,对吧。明明只是因为美咲才加入的。

不适合,那就干脆舍弃好了。无法通行,那就换个方式前进好了。不想总是半吊子地忍耐下去了。

就用手上燃起的火焰来结束吧。

“喂!猿,你到底去了什么地方,这么久都没回来!”

突然地,像是从别的地方急急忙忙赶来的八田,越过禁行标志,远远地在另一头。急促地呼吸着,可呼气形成的水汽却挡住了一部分焦急的表情。

“哦,美咲。”

“混蛋,快回答我啊!”是察觉到了什么异常吗?

美咲呢,稍微晚了一步哦。

“美咲,再见。”

“?”

“嗯,就是退出吠舞罗,像这样。”将火焰重重地压到左边的锁骨上,再狠心地挖下去,鲜血的气息与热度刚刚好。

“猿……你在干什么……”

“真麻烦呢。”

你不是看见了吗,这次是我的回合了。

虽然美咲惊讶的表情很美味,但是也要再见。

虽然这条路曾经两个人走过很多次,但是也要再见。

转身,这次绝对不回头。

一定会找到的,即使被立上了通行禁止,也会让美咲你忍不住破坏掉障碍走过来的路。

终端机在震动,随手拿出来接通了,并没在意对方是谁。

“伏见君,之前提议的事情考虑得如何?”

“啊——”来得真是时候呢。

“SCEPTER4随时欢迎有能力的人加入。”

“是,就这么决定了,淡岛副室长,明天我会过来。”干脆地挂掉了电话。

你看,美咲,下一次你不会再愣在原地了,一定会让你追过来的。

还能有什么比恨更深刻的。

背叛者,伏见猿比古,等着你来讨伐。


(*do while:一种C语言编程里常用的循环语句,当判定条件出现假值时循环结束。循环语句如果结束不了,尤其在运算量很庞大时直截了当的效果就是你的电脑会果断崩。好吧,C语言三大循环语句里其实最方便的是for,可我就是偏爱do while^q^,不过已经好久不用C了……顺便,C语言算是黑客必须掌握的最基础编程语言,也算是在目前每个需要用到计算机编程的基础教学,因为编程思维的培养很重要呀w)

 

================================================


“出云先生,我明明以为他会一直在的。”

“表情真难看啊,禁止弄脏吧台,小八田。”随手用抹布擦过八田的眼角。

“这个叛徒!”

“晚上记得回来吃饭哦。”

也不知道是做了好事呢还是雪上加霜呢。

嘛,这群爱折腾的小孩子。

 


-END-


评论
热度(5)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