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架空]To Be Continued -目を覚ます•下-

※元旦小小的更新

===============================================


事实上,这种情况不该出现的。

伏见撑着头,瞥了一眼旁边不知道哪个多事的家伙放上的止痛药,真可惜,他是个最不喜欢领好意的人。无聊。

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今天早上醒来更是前所未有的疲惫,大脑昏昏沉沉得不能更沉重,——明明像是塞满了内容却丝毫不能清晰地想起。然后很快,糟糕透顶的睡眠的后遗症就发作起来,刺痛伴随着恶心感一直折磨着他到了现在。而此刻加剧这种状态的,毫无疑问是电脑屏幕上散列着的各种毫不相干的资料,细碎却又不得不去寻找隐藏其间的蛛丝马迹。

从几年前就开始的人格分裂案例,普通人到能力者都有,光是东京都就多到不计其数。普通病例居多,不过有些稍稍细看,也的确能够轻易发现微妙的违和感,直觉与粗浅的分析同时在暗示这是和能力者相关。

虽然是SCEPTER4管理范畴内的事情,不过在这个和几大王权同时发生纠纷的现在,室长又想干什么?突然就私下安排他查这种莫名其妙的东西,还嫌事不够多吗。伏见有些烦躁,或者说惯常地烦躁着,像是发泄地敲打键盘。

头痛。

想吐。

屏幕上一张接一张陌生的脸,一成不变的匹配与对比流程,似乎看不到结束的迹象。

啊——,猛地站起身,“外出查一下东西。”在同室其他人的注目中,无视之前淡岛对他的不准再随意单独外出的警告,伏见丢下这一句话就离开了本部。

再闷在那里检索资料,会死的吧。

室外,冬季冰凉的空气对于此时的他来说,刚刚好。

错开了高峰、时间又尚早的大街上,有着闭上眼走上一小段路也不会和人发生碰撞的惬意。如果再有一副耳机堵住毫无意义的嘈杂,就更完美了。

啧。

明明早就没在听歌了,一旦状态不佳就容易出现多余的念头,似乎也是最近才开始的坏现象。伏见放在口袋中的手忍不住捏了捏终端机,从踏上这条路开始就一直在微弱地震动着。

又是哪里出现了strain多事?

啊,好烦。

尽管有些不情不愿,不过想着如果就这么回到本部,要是因此出了问题再被强行要求吃一次那种东西……伏见还是老老实实地掏出了终端。

异常显示的范围随着他的前进在逐步地收缩着,并不太好的预感还未酝酿成型,目标就锁定在了一个对于他来说很微妙的区域,或者可以算得上是更加麻烦的地方。

吠舞罗酒吧周边……

终端上显示的各种数据,和早有备案的赤组决然不同,居然有这么胆大的strain敢单刀直入他们本部还没被发觉?似乎很有趣,颇具挑战性的同时意味着极有可能很棘手,不过……赤组在干什么,那个在这方面敏锐过头的笨蛋是又在外面乱跑吗,因为王不在就防备松懈成这样?

只是这么随意地思考了一下,伏见明显感觉到太阳穴更加像是被针扎般地刺痛了起来。

啧,还是速战速决吧。隐蔽起气息,他就这么突然在大街上旁若无人地高速移动了起来。因为不得不全神贯注而让所有的感知都流向了痛觉,仿佛是有什么在前方牵引着神经,一点点靠近目的地,刺痛感就一点点越发铺天盖地,风擦过发根一片冰凉,才察觉到冷汗早就铺满了额头。

不得不停下来靠在隐蔽的墙角稍作休息,伏见盯着手中的终端,异常的峰值就显示在附近,却因为赤组氏族力量的干扰,无法更进一步地明确地点。若是平时早就毫不犹豫地行动起来,本来这就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地方,只是……

头真的快要炸开了,连听觉都仿佛受到影响,整个人宛如沉入了水底,不仅呼吸感觉到吃力,满脑子里都只剩下嗡嗡的无意义嘈杂声。……不如还是先回本部通报情况丢给其他人做吧,反正现在多的是理由对这一带进行官方搜查。

“是搬这个吗?”

一瞬间,伏见全身都随之紧绷起来。明明之前才相遇没经过多久,可踏出的正要离去的脚步,还是就这么径自地转向了声音的来源方向。古朴的墙壁,恰到好处的一些青苔,被花草簇拥着的酒吧,绕到后面有一条光线不易穿透的只容得下两三个人并肩而立的狭窄后巷。

当初就此决裂的地方,居然是以这样的机会重返。伏见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是为了压抑头痛或者是别的,只是在出现在后巷巷口前这么自然地做了。

可他绝没有想到现身后,会面对这样的情况。

在犹豫之前就这么投掷出了注入赤色火焰的小刀,擦着八田刚好抬起来的脸颊,小刀准确地插入了站在他身后的镰本举起的右手,连同着镰本的杀意都斜着钉死在了墙上。

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后,八田的脸颊才因为刃风而裂开一条小口,鲜红的液体慢慢地由此溢出来,如同渐渐盈满那双眼睛的惊诧。

的确是异常啊,伏见死死盯着镰本,刚才表情狰狞的同时,这家伙难得取下墨镜的眼睛里的确是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想要窜出来。此刻,自己的力量通过小刀与他体内那股未明的力量直接联系起来,与此同时赤组的力量几乎微弱到无法察觉,对方在几次小小抵抗之后渐渐平静了下去。那股力量……凭自己只怕也不过是因为突然插入令其措手不及而压制住一时半会,也难怪有孤身潜入吠舞罗酒吧附近的底气了。

再放任不管可不太妙。

“伏见,紧急……!”

“猴子!你想干什么!”

几乎是同时,杂物箱被丢到地面发出巨响,八田的左拳亦挥舞至近前,这让伏见不得不踉跄了一小步后退避开攻击。

只是拳头挥过来的时候,他却突然被终端表吸引走了全部的注意力。被尘封的亦困扰了他数天的信息,随着视线的定格,开始仅仅是一点点,渐渐地如同终于找到出口的炙热岩浆,大量在他的脑中翻滚涌出,杂乱地,清晰地,交错着,拼凑着,逐步还原成数个殊途同归的噩梦。

无意识地对上八田的双眼,注意到了一闪而过的光芒,却因为整个人还处于短时间内被大量信息淹没的迟缓中而没有好好抓住。再次镇定下来时,已然只能看见隐隐怒火。

“八田哥……唔……”镰本,应该说并不是镰本的“镰本”发出了痛苦的声音。

啧,这是打算伪装而挑拨离间吗?

虽然看起来是很下位的方法,不过……伏见忍不住扯出了一抹苦笑,还真是正中自己的死穴呢,简单粗暴而有效,狡猾精明的敌人。

看吧,美咲果然恨恨地回转过身将小刀拔了出来,朝着自己胡乱地扔过来,飞溅的血液在墙上拉出一条接近平直的抛物线,最后刃身重重拍在胸前留下鲜明的血迹,红色在蓝色之上迅速晕染开来成为暧昧的暗色,仿佛这血液是从他的胸口渗出。

接在手中沉甸甸的小刀,还真不如……直接插到胸口里呢,——莫名其妙的念头,刚才毫无防备意识任由小刀扔过来,也反常得莫名其妙。此刻用力握紧刀刃,放任手掌中温热的液体在冰凉的皮肤表面留下诡异触感的自己,同样莫名其妙。

“对吠舞罗的人出手这样的事,猴子你还真的可以一再面不改色地做出来啊。真让人恶心!”一字一顿地清晰地吐出来,每个词汇都明白地传达着厌恶,然后再汇聚成一句最锋利的语言作为结束,“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

啊,你又明白些什么。       

你这个蠢得要死的笨蛋。

真的会死的。

“哈?哈哈哈哈哈……”就这么笑了出来,“美咲。”

“一辈子活在你的吠舞罗大家庭爱里吧!那个家伙……”算了,说出真相也不会被相信的,又何必多费口舌。只是对谁都毫无防备的样子,真是让人烦躁,就像想要忘记的曾经的许多次,最后连自己都为自己的烦躁感到不可理喻却又无可奈何,仿佛只有一再地激怒对方才能得到发泄与解脱。

“总有一天你这个蠢货,蠢到连命都丢了就好了。”

啧,并不是想要这么直白地说出来的。只是头痛越发剧烈地发作着,之前勉强这样的身体状况而操纵能力,现在连张开嘴再多说一个字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昏花的视野中几乎快要看不清任何事物,不着痕迹地用手轻轻倚靠着墙,却连下一秒是否还能稳住身体都不知道。

真是糟糕透顶。

这种死死撑住的感觉。

这种被美咲注视着的感觉。

这种被发现了自己异样的感觉。

这种咫尺之间隐隐担忧着迈不出脚步的感觉。

需要的,不需要的,都搅成了一团淤泥,将他淹没再死死困住。

爬不出来。

“这里是吠舞罗的地盘,吠舞罗的事也轮不到……你插手。”过了好一会儿才得到的回答,比起警告,更像是抉择半晌后催促着自己快点离开,——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清醒地辨别出来,是该佩服一下自己吗。

不过,会这样说的美咲,果然还是哪里很奇怪。噩梦叠加起来,几重的奇怪。究竟哪里是梦,哪里是现实,头痛得分不清。问不出口,也得不到答案。

唯一清楚的,——又在努力地忍耐吗?

真想撕下来。

撕下来。

就算连着血肉。

全部撕下来。

然后才是那个最原本的美咲。

“你还想赖在这里,一个人和吠舞罗战斗吗?!”八田又提高了一些声音。话音刚落,就远远传来细碎的脚步声,像是为了应证这样的话一般。

“就凭这些杂碎……一个人也可以哦,美——咲——”就算摇摇欲坠,这个时候依旧固执地不肯退步。熟练地旋转刀刃,无视伤口握住小刀刀柄,另一只手同时搭上腰间的佩刀。

战斗,如果只靠身体反应也并不是不能做到。

反正不计后果的事情,早就做过很多次。

“猴子!”

捏住拳头,却进退两难的美咲,是谁?

“伏见……紧急拔刀!”并不留空隙地直刺上去,——因为只能速战速决,如此状态太勉强了,很清楚这一点,却又不在乎这一点。

“猴子!你!”

是谁曾经这么说过的,你一遇上那个人就完全失去了惯有的理智呢。

那是当然的,因为那个人啊,这个人啊,全部……

全部……

全……

到底是什么全部……

软绵绵的攻击,果然被轻易地拦截了下来。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力量也一瞬间溃败下来,意识终不堪重负地坠向黑暗深处。

很多声音像海水一样灌到耳朵里,有焦急的询问,还有愤怒的吼声,脑袋嗡嗡作响什么都听不清,所明朗的仅仅是那些全部都是美咲的声音,嘈杂地交织在一起,像现实又像梦境。只有一句话清晰地,像把钢刀明晃晃地拨开重重阻碍直指他的心脏。

“……滚出去!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不是镰本!”

——最后听到的怒吼。

美咲,就算有统一战线的理由,你也宁愿先选择和我对立吗?

啧。

吠,舞,罗。



-目を覚ます·下·TBC-

评论(8)
热度(3)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