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猎人游戏 end

[全职高手][喻黄]猎人游戏 end

※10月29日

※前章地址:00图    01图    02图    03图    04    05    06图

图片格式的……嗯……

P站地址:猎人游戏

不老歌全文地址:猎人游戏00-01    猎人游戏02    猎人游戏03    猎人游戏04-05    猎人游戏06-07END   

======================================

07

 

天色呈现出一种瑰丽的蓝紫色。

黎明在微微海风中透着清爽的凉意,黄少天撑坐在沙滩上,忍不住深呼吸一口,又清醒几分。

就快天亮了。 

他望向逐渐显现于晦暗不明之间的海平线,散落脑海中的那些光怪陆离的梦之碎片,竟似也融入到了这一片海天相连里。

也是这般将明未明的世界,只有背影的剑客难得卸下了所有的防备与焦虑,逆光中术士的脸隐没在兜帽中,便再也看不见那些精于算计和左右为难。大概都是浅浅地笑着的,说着无关紧要的闲话,安静随意的等待如同天空那淡下去的紫,他们将要终结一点什么,而即将迎来新的一天。

该怪最近荣耀新版本的主线故事,还是怪自己实在闲过头而真的一个字一个字地完成了任务,才让他做了这么个不太符合他风格的梦。黄少天吐了吐舌头,索性梦已只记得少许片段,便很快放弃了这个烦恼。 

飞来这个小镇度假前,他有好好发短信给喻文州,内容一反常态的简洁:去海边度假半个月,回见。那个时候,喻文州或许还在焦头烂额地应付着喻妈妈步步紧逼的旁敲侧击,——这年头逼婚都成家长手里的必备法宝了,可喻文州不明面提出来,黄少天心里明白也没追问细节。自然,他发出这条短信,喻文州也懂得潜台词下的邀请与等候。

将要去结束什么,迎来什么,决心定于眼神交汇时,何尝需要说出来才能齐头并进。他们这么多年最骄傲的,本就是这样的默契。

祝你好运,也祝我好运,美好的开始在不远的未来。黄少天对还挣扎在时差混沌中的自己祝福着。

较往常迟了一些的晨光,仿佛冥冥之中听到呼唤,也终于还是转瞬燃成了无边无尽的火龙,漫天铺地的夜幕彻底被撕裂开,狼狈逝去。只剩最后的主角依旧姗姗来迟。

梦的最后便又一次闪过,术士俯下身贴近剑客,同时,冉冉升起的巨轮光芒正好将他们身影淹没。

黄少天揉了揉眼,差一点就要迷失在这真假混淆里。


过去的那一星期,两个人胸有成竹地迎接了风雨始来。随着退役这一转折点而被拖延太久的所有变动,一再被黄少天提出的游戏而压制,终究爆发了。 

那时,阳光刚烫暖房间,除却咿咿呀呀响个不停的手机铃声,空调被将两个人隔离于更为狭小的空间里。黄少天的额头还微微发烫,他看了一眼喻文州。谁也没去翻看来电,对方睡意未尽的眼神透出与黄少天不谋而合的想法,他便懒得再开口去折磨发了炎的咽喉。 

来了啊。 

他们如是想着。

喻文州眯着眼,勾起黄少天的发尾缠卷,牵动起满头乱发挠得黄少天的颈窝发痒,黄少天就做出发怒的表情,一把拉下喻文州的手,恶狠狠地咬了上去,却连牙印也没舍得留下。

喻文州从鼻腔里哼出一点笑意。 

他们交缠在一起,研磨着一日最初的燥动。背景音不依不饶,停下再响起,一度被当做了不存在的响动,最后在高潮来临前一刻突然安静,再未响起,终于带来了一点点影响。

“唔……”从被窝里露出烦闷的脸,黄少天软趴趴地看着喻文州下了床。“要回家了?”

“有这个打算。”喻文州随手拉起掉下床边的睡衣,“今天把最后一次药吃了,应该就彻底退烧了。”

“好无聊。”黄少天伸手摸到手机翻看起来,来电显示的名字果不其然,正是来自喻家的夺命连环催。

“你也可以回家看看。”

“反正暂时没人管我,还是少给敌军建立联盟。”黄少天想了想自家那位“不鸣则已”的老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那随便你了。”喻文州粗略收拾好有些狼藉的房间,突然转过身,“要不出去旅游玩玩吧。”

“你单刷呢?”

“这是必须的。”喻文州低下头,笑着给了黄少天一个轻浅的早安吻,随即走进了浴室里。

也对,有些战斗还是得分头行动。黄少天伸了个懒腰,想着片刻之前近在咫尺的自信满满的脸,立刻决定好了旅行的目的地。


小镇名不见经传,为了抵达这里,黄少天几经周折差点跪在了旅店门前。退役前最后一次世界赛,拼尽全力战胜的国外选手,顶着一头晃花眼的金发一脸崇拜,硬是拉着他叽里呱啦了一通。黄少天只来得及望着屋顶嗯嗯啊啊地点头,最后在急急忙忙赶来的翻译帮助下,才明白那家伙操一口口音极重的英语,说得如同外星语,竟是在向他介绍自己的家乡。

“很像阿兰德边陲的佛利托据点哦!”

翻译擦着汗水解释道:那里的习俗,会热情邀请尊敬的人去做客,如果答应了请一定要去一次。

这什么狗屎的强盗习俗,黄少天翻了个白眼暗道。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他坐在转了几次的大巴上,从山脊向下看去,整座村镇一展无遗之时,瞬间让他忘记了一分钟前好不容易发出去的诉苦微博。

天的尽头就能看到蔚蓝的海,并不大的小镇里,建筑物都充满了上个世纪的风味,并弥漫着属于海洋的爽朗气息。风吹过,葱葱树木悉悉簌簌之间,仿佛还夹杂着海浪拍打的韵律。除此之外,便是一种说不出的静谧,仿佛天地之间只剩下他和他所思念的一切。

的确是像极了佛利托据点,——那个夜雨声烦和还不曾是索克萨尔的号偷偷呆过很多次的地方。


明明都坐在同一间训练室里,却更喜欢在游戏中来交流。那时黄少天一边听着喻文州不急不缓地敲打着键盘,一边看着屏幕里那个角色露出笑容:“好像做贼一样。”

“这里不容易被打扰。”他想也没想,手指就先动起来回复了。

因为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浪费那么多时间,来陪喻文州换了一个又一个的职业号,去尝试各种各样的战术。并非完全没有收获,但那时候他完全可以靠手速碾压而早早结束掉每一场战斗,直白地告知对方在达到一定操作水平前任何战术都是脆弱的,可他还是耐着不多的性子坚持下来了。

“耽误你太久,先回去吧,我自己再练练。”

“没事没事,挺有趣的,接着你的计划再来,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花样。”

这样的交流,他们进行过许多次。最后黄少天把一切归结为了好奇心。喻文州该是个坦坦荡荡不曾遮掩的人,却总能让他发现未解的谜点,也彻底让他着了迷,怎么能有这么有趣的家伙?

后来,他踩着训练时间点走进因为赛事已经压抑许久的训练营,听到了让整个房间更低气压的消息。

喻文州挑战魏队,赢了。

第一时间该是惊讶和愤怒的,黄少天可以肯定。他面无表情地走到自己的座位前,那些细碎的议论声不想听,也不打算听,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地进入了训练状态。

再过没多久,就是魏队退役的消息。黄少天环视了一圈空荡荡的训练室,没有刻意避开另一个还有人在的角落,最后长长地舒了口气。这并不是意料之外的结果。只是迟疑了顷刻,他打开游戏传送到了佛利托据点。

喻文州开着那个战胜自己前队长的术士号,像是已经等了许久。

“好久没来了。”

“你又没说。”

不短的停顿。黄少天撑起头盯着屏幕,一瞬间就想明白了。不知从何时起,同以为始终成谜的喻文州,自己已经可以有许多不言而喻的交流。愤怒或是不满之后,就会转变为理解和认同。他们是蓝雨的未来,变强,战胜触目可及的目标,本就理所当然。所以喻文州知道他不会埋怨甚至怨恨,即使魏琛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人之一。而黄少天也知道,喻文州早就看穿了自己的心思,并不在意那些其他人的非议。

喻文州对于魏琛的胜利,何尝没有他黄少天的一半功劳。

不过是同样强烈的求胜心和勇往直前的决心,将两个性格迥异天赋有别的少年拉拢在了一起。后来蓝雨的辉煌,给这种相遇相知更平添了几分命运的传奇色彩。

“开始吧。”

那一夜,黄少天收获了人生第一场对喻文州的输局,却对蓝雨的明天充满了期待。于是第二天,在议论纷飞越发毫无顾忌的训练营里,他大声地说出了一句话,一句刚相识不久便已私下说过的话:

“世界上有很多手速不行的,但是喻文州只有一个。”

现在想来,让他深陷名为喻文州的陷阱,或许就是从那时墙角阴影里喻文州嘴角的一抹笑意开始的。

再后来两个人的爱情生枝开花,一切来得太过顺其自然水到渠成,想不出头,便觉得也没了尾,悠悠地穿过时空,漫生绵绵无绝的天荒地老。

有时候决定一辈子并不艰难,却依旧需要好好呵护。所以黄少天第一次那样的迟疑、试探和思虑,在决定后又行动得果决与坚定。

可黄少天的丢三落四被喻文州教育了许多年,最后一个人还是忘了将心带进行李箱。


很快就是日出。黄少天摸出手机,自从那条出游牢骚微博之后,他没再更新。喻文州留给他的评论,被粉丝点赞排到了第一位,点开便能看到那简单的八个字:

“好好休息,玩得愉快。”

在此之后,随同短信箱的漫长沉寂,黄少天再也没收到喻文州的只字片语。比起担忧,更浓重些的叫做失落。

一个人的日出,实在过于苍凉。不看也罢。

黄少天倒在沙滩上,闭着眼,海浪拍打就在身边,一下一下,仿佛他也一同晃荡起来,如同海洋里孤单的漂流者。

上下颠倒,左右交换,真假难辨,一片混沌之中只有一个人,于是只能胡思乱想。

想游戏里剑客与术士在佛利托周边广袤森林里的数度错过,想战场里每一次的单打独斗全然为了胜利和重逢,想他和喻文州为了无聊的游戏在G市中躲避与追逐,想房间里喻文州慢慢覆下来的气息。

想到最后,那场大雨之前,也不知是梦中还是走过的那一个巷口,又一次停留在了他的面前。

不知为何而起的迷雾,让他只看得清对面有个模糊的身影。几乎是一瞬间,他便想到了来者何人,可对面的脚步声却比他更快传来。

他听见脚步声向他走来,焦急又迅速沉稳下来,带着如释重负的轻快,重新一步接一步,扣着他的心弦踏近,是如此真实。

真实得全身都仿佛感知到了那股来自地表的颤动。

在步伐停下的那一刻,他睁开眼,正好看见来人从他的思绪中走出来,轻轻跪下,头顶的发丝在海风中狼狈地打着卷。

接着是温热的轻吻落在了额头上。

他知道这时初日一定撞破了遥远的海平线。


“少天,终于找到你了。”

 

—END—


评论(11)
热度(74)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