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0℃番外 10℃ 01

※1月24日

==============================================


01


该死的肉。

八田拿着刀狠狠地切了下去,故意弄出就算一片嘈杂中也不会被淹没的咚咚声响。

不大的套房五内俱全,干净整洁,风格简约颇有格调。在这个饭点,屋子里的电视机里传来欢声笑语的广告声,空气中还弥漫着熬煮牛肉锅汤料的香气。

不能不说是一派温馨美好的景象。

除了懒懒散散摊在沙发上毫无任何形象可言的人。

顶着一贯用发胶抹得张牙舞爪的头型,下班了也懒得换下蓝色制服是因为正借着工作为由而硬蹭上门来,尽管电视是他打开的,此刻却完全将其当成了背景音乐而拿着终端摆弄着什么。

一个小时前,窝在屋子里百无聊赖的伏见终于忍不住递给八田一张信用卡:“牛肉锅。”用着蕴藏了我饿了想吃东西但是不想动知道你没钱所以你干活就可以钱很多你尽管花等巨大信息的眼神。

就在八田打算一脚把人踹出去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之前自己做下的承诺。

切。

切!

从回忆中归来,八田看了看一旁特意买回来并已清洗好的一大堆竹笋,毅然全部丢进了锅里,然后继续对着横尸板上的高价牛肉,想象着客厅里那个不请自来的讨厌家伙,切得咬牙切齿。

“美咲。”

“不准叫我的名字!”

“就算想着我,你切的还是牛肉。”

“啊——猿!比!古!你不要得寸进尺!”

“美咲,什么时候你会说这么复杂的话了?”

“拔刀!”

“饭前活动活动也不错嘛。伏见,紧急拔刀!”

“杀了你!”

 

嘶……

手腕传来尖锐的刺痛,伴随着天旋地转的呕吐感,八田睁开了眼,随即全身大大小小的伤痛也同时苏醒。半眯着眼本能地想要摸清状况,昏暗的光线辨认不出室外的时间,年久失修的内部到处是发霉的气息,毫无疑问是个被废弃的旧仓库。

刚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这么费解着的同时,梦中与现实重叠的熟悉声线从他身后传来:“醒了啊。”透出一股浓浓的疲惫感。

八田才发现双手仍被粗糙的绳子紧紧反剪着,刺痛感正是源自于此。吃力翻过身,看向逆光站着的伏见,深蓝色的制服在这样的环境里并不能看出什么异样,正要开口让对方帮忙解开绳子的时候,才发现伏见的脚下有一小滩血迹,微微反着光,还未凝固透,一滴血液正从有些怪异地垂在身旁的左手尾指尖上落下,迅速没入其中。此刻,伏见连身体都是半倚在墙上,拔出的佩刀成为了另一个支柱,气息明显透着一些不稳。

相当不妙的情况,这个家伙居然也能落成这幅模样,如此想着八田就不禁问出了口:“发生了什么?”

“闭嘴,安静等增援。”

啧。就像是受到了传染,八田忍不住暗暗咋了一下舌,想起不久之前两个人才因为搁置已久的针对吠舞罗成员的strain处理问题又干了一架,居然现在还在记恨吗,是有多小心眼?

虽然当时的确一头怒火,想不听劝阻就这么直接单枪匹马地去干掉那个数次得手的strain,可……

八田突然意识到,自己关于这之后的记忆,就像是看到一半的影片,剧情正要延伸下去就兀自断掉了。

——他明明记得在打完架后自己最终憋着怒火一口气独自吃掉了五个布丁后,决定等心情平复好了,继续再找伏见仔细谈谈。可不管如何追究,连接的后续也只是刚才睁眼后所见到的画面。

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吧。

可面前唯一能够解答的对象,现在似乎并没有这个心情。

四周安静得只剩下两个人的呼吸声可循,此起彼伏,心事便趁此在其间肆意地盘旋开来。

从第一起事故开始,针对吠舞罗成员的strain事件已经过去了大半年,即使还借助了SCEPTER4的力量,除了受害者数量在增加,目前也还是处于无果之中。躺在医院里,那些精神仍然处于恍惚之中的同伴们,时好时坏的神态实在让八田无法再忍气吞声下去。可事实摆在面前,这的确是个棘手的家伙,半点疏忽或者冲动就可以成为致命的弱点。

自从所有重担直接压到了他一个人身上,——就算这是他自己坚持争取而来的,才渐渐明白到做一个决定是需要多大的勇气与决心,本性与之所需的慎重和缜密随时激烈冲突,发疯甚至崩溃,并不是什么一点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可最终八田还是坚持下来了,一点一点,就像曾经还幼稚着的他说的那样,咬着牙看到了好转起来的迹象。性格上的棱角不可避免地被磨掉了最尖锐的部位,只是突起还在固执地彰显着存在,这是因为有人伸出手抬起一角才获得的小小空间。

尽管这个人,还是让他不爽的时候远远多过于其他时候。

八田看了看闭着眼在养精蓄锐的伏见,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有些迟疑地轻声问了出来,“……没事吧?”

伏见并没有立刻回答,就仿佛是好不容易缓过神来一般,过了好一会儿,才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比你好。”

也许是沉睡让整个人得到了短暂而迅速的恢复,尽管做了意味不明的梦,八田显得比伏见精神好了太多,只是因为伏见说了这样的话他才注意到自己的右腿上绑着布条,也早就被血液浸得失去了本色。不大却很深的伤口……扔在不远处的小刀,熟悉到根本不用多想这是谁的。

“美咲,看不出来你狠起来是真挺狠的啊?”看穿了八田微皱眉头中的疑惑,伏见挑起声线讥讽到。

“啊?”所以是……

脚步声突然从远处急速地靠近,一群人同调之中,唯一被追赶着的脚步拖拖拉拉,应该是受了重伤,显得格外突出。

 “回去再细说。”

 “给我先松开!”

“老实呆这别动。”伏见阴沉着脸,从八田的身边大步跨过。一滴血液划过一条精准的抛物线,滴在了八田的嘴边。像是被蛊惑,他伸出舌头舔了舔。

浓烈的铁锈味,还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直到增援领着救护人员赶过来将他安置转移上车,一旁的SCEPTER4队员低声嘀咕着刚才的现场,中间夹杂着伏见的名字略有变色,八田才想起来——

啊,那正是野兽捕获猎物前一瞬泄露出来的浓重杀气。

 

伤口的处理很快,本就没有什么严重的问题,唯一在右腿上造成了八田行动无力化的刀伤,也并没有出现损害到动脉之类的情况。

比较麻烦的是对脑部的检测。

折腾了一天,能肯定的是他的确被strain能力侵入过,这是造成记忆缺失的原因。但是和之前其他被入侵者所不同,并不能测试到丝毫异样的数值,仪器给出的另一个结论是没有能力残留,从各方面看来神智也非常清醒和稳定。

最终为了稳妥起见,只能敲定送入独立病房进行隔离观察一段时间,再视情况进行后续安排。

真麻烦呢,又没有拒绝的理由。八田坐在轮椅上,翘着受伤的腿,被推向指定的病房。

打开门看到里面的另一个人时,他想,哦不对,这简直是太麻烦了。

“不是说独立病房隔离观察吗?!”话是对着身后的医护人员说的,但目光却落在了并排的两张床上。

“是的,我就是负责观察的人。”伏见从终端上移过来目光,停止了处理事务,顺手将它扔到了一边。

“就你这种伤员?!”

“对付没有行动力的人足够了。”

“切。”八田被沉默不语的医护人员小心翼翼地扶上床,伤口被牵扯着隐隐生痛,纵向深入的狭窄刀伤止血总是显得很麻烦,不过是这么小小的动作,又有红色渗了出来。他想起现场那把被扔到一边的小刀,主人正悠闲地靠在相邻的床头,左手被绷带与夹板好好地包扎着,前臂同样也渗着些血,新的制服披在身上,全力散发出终于检测完了啊想知道吧我现在可以看心情讲给你这个笨蛋听的简而言之不太爽的气息。

医护人员离开,门锁被扣上的声响就像是一种讯号。

积压的问题排山倒海,开了闸的洪水一般将八田的大脑搅得乱七八糟,理头绪一贯是他所不擅长的,所幸敏锐的直觉总能让他找到差不离的开始方向。

正要开口,扔在床头柜上的终端剧烈地震动起来。八田下意识地瞟了瞟就在近处的屏幕,是连他都已经熟悉得能背下来的特务队来电。

“啧。”已做好了架势的伏见显然对任何打扰都显得格外烦躁,干脆地关掉了电源。

“挺忙的嘛。”

“没有人打电话来关心一下的美咲,真可怜啊。作为病友,接下去的时间请多多关照。”故意生硬刻板的亲切语气,他扯出了一个配合的敷衍笑容。

“我能申请出院吗?”

“看我心情批准。”

“猿比古,你不要得寸进尺。”果然这些是这个家伙做的安排吧?

“美咲,到底是因为谁幼稚搞出来的事情?关于那个strain的调查报告我是交到你手上还当面解释过了吧?还是你又当废纸连同那点脑容量一起扔到床底下忘了?”

“不要把我一直当成笨蛋好不好!嘶——”一激动弹起身又牵扯到伤口,八田看着伏见的眼神又怨恨深了点,“这是你干的吧?”

“我这还是你干的呢。”

“所以你是认为我打完架就真冲动地去找了strain然后被他得手控制了我接着我们内斗互残成现在这样?”

“很有自知之明嘛。”

根本不是这样。八田皱起了眉头,没有立刻把话说出来,如果说冲动是他固有的属性,那么固执毫无疑问是伏见的象征,两个人坐在一起只要矛盾存在了,就根本在死循环里出不来。只是他在学着忍耐了,伏见的退让却没有看到半分,倒不如说越发地逼迫得紧了起来,于是原以为会让死循环开始崩溃,却根本坚固如初。

这个不用你管了。

让你的那些小弟们老实点,包括你自己。

做决定前通知一下这边。

从他打去了时隔几年的那一通电话开始,这样命令式的事务交流日渐粘稠起来,大大小小的摩擦亦如同日常生活的必备品,随着越发紧张起来的局势天天播种时时栽培,然后在温床里迅速增殖、扩张,酝酿出一股熟悉而陌生让他晕头转向的气味。

有时候,八田是真的快要分不清楚,所面对的伏见猿比古,究竟是属于吠舞罗还是属于SCEPTER4,时间线像是失控一般在几年前与几年后之间任意摆动,他们仿佛还是那样亲密无间心意相通,却又总在不时地觉得对方简直站在鸿沟的对面怎样都无法达成共识。

最关键的那一点,他等待着回答,答案却被期待的答题人越发地深埋了下去。明明正是如果不好好说出来无论怎样都只能觉得别扭而无法全然理解的一点。

啊,真是火大啊,都决定暂时不去计较你干过的绝不原谅的那些事情了,现在却连这点坦诚都做不到,八田扯出有些无奈的表情,视线正好撞进并没有从自己身上移开过的目光里。

就像过去数次出现危险之时出现过的焦躁神情,不差分毫地传达到脑海深处。一时之间,想要发火的心情像是踏进了沼泽里,连立足之地都失陷。

“反正我说了你也不会信。”明明还有很多疑问,却还是难以抑止地,自己把气氛搞得僵了起来。不过又不是我一个人的错,一直在闹脾气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幼稚,八田想。

“哦?那你倒是说说打完架后,你去strain潜伏的E区做什么?”

“我明明只是去了平时买布丁的便利店。”

“于是你想说是这边的监控有问……”质问只说到了一半,伏见突然脸色一沉。

“我有什么必要乱编这种事情啊,是不是要我把小票放到你面前才……”

“美咲。”

正在说着话,伏见却突然从床上下来,猛地贴近了过来,温暖的吐息拂过脸颊,让八田有些莫名紧张。

“不、不准叫我名字……”

“事实上,我私下查到了一些秘密,关于这个strain的能力。”

下意识地向后缩了缩,八田觉得这样的姿势无论如何都透着让他忐忑不安的危险,咽了咽口水,支支吾吾地问道:“什么?”

回答他的是急速靠近的脸。

以及,在嘴唇处贴上来温热的触感。

这是……?!

惊讶之中双唇微微松开,很快就有舌尖伸了进来。

 

-TBC-

评论(5)
热度(6)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