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0℃番外 10℃ 1.5

※1月29日

===========================================


1.5


这个人究竟在想什么。

八田睁着眼,看见的一切就好像一场置身事外的闹剧,他还不能挪动半分。

深蓝色的头发略长有些扎人,镜框很碍事地阻隔在两人之间,但并不影响看到那之后带着强势宣言意味的眼神。后脑勺被死死抵在墙上,微凉的右手贴在他稍烫的颈项间,细雨之下被灼伤的却仿佛是他自己。

狭窄的小巷,高耸的建筑将天空压缩成遥不可及的一条线,连光线都被挤压得残存无几,穿透不了这巷底浓稠得快要集结成块的气氛。只是单方面的被索取,几步之遥便是大街的阴暗中,时起彼伏的喧嚣声既远又近,伏见将他吻得昏天黑地。

明明是前一刻还在厮杀着的甲方和乙方。

被踢出淤青的右臂还在叫嚣着痛楚。

倒在一边的佩刀,才在胸前划出一道不算太深也不算太长的伤口,染花了白色T恤。

总是刁钻得难以躲闪开的小刀,这次被八田狠狠地抓在手里,鲜血的味道如同催化剂没入这激烈的反应中,溢出更多名为兴奋的产物。

大脑像是被断电一般,一片空白。

“别人管我什么事!美咲,你只要老老实实安全呆着就够了,要我说多少次,为什么你就是不懂?!”

说完就这样凑过来,连惊讶都不给他机会,眨眼就被淹没在这个突如其来的深吻之中。被扫过牙根的战栗,唇舌被摩挲着纠缠不放的窒息感,恨不得就这样填满他深处的欲望在口腔高热中融化进津液里,一时分不清彼此。

想要躲闪却被渴求堵得根本无路可退。

究竟算什么呢。

曾经是最亲密与信赖的挚友,曾经也是恨到不想被提及的宿敌。

怀揣着一些曾经努力放下一些曾经而并行下来的如今……

莫名的焦躁和不安,像是骤然发作的病毒,从胸口急速扩散开去,顷刻遍及全身。

伏见猿比谷,对他打开了一道门锁,当他终于鼓起勇气真正走进去时,才发现这是一个关上门再走不出去的迷宫。

真是讨厌呐。


“美……咲……”

“美、咲……”

像是从海面上隐隐约约传来的飘渺声音,重新凝聚起沉在水中逐渐被稀释开去的意识。

不知道什么时候交换过的视角,八田几乎过了好一阵才认识到这是怎样的状况,自己正横跨在伏见的身上,用手掐着他的脖子,力道还在渐渐加重中。

惊得赶紧松开了手。

“咳咳咳……”一贯脸色苍白的伏见此刻满脸都是充血后的泛红,颈项间也留下了痕迹。

两个人应该是剧烈撕扯过,不仅仅是受伤的部位伴随着尖锐的疼痛渗出了更多的血液,扯得乱七八糟的领口也足以说明这样的事实。

八田有些木然地看了看自己的手,还残留着刚才的清晰触感,那是一种比意料中更为脆弱和更容易摧毁的余味。

又是意味不明的梦……

以及截然不同的现实。

“这、这是你们的……晚餐……”推门而入的护士,显然也被这样的场面吓到,连注意病患伤口的本职都遗忘,在还维持着原状的两人注目中,放下了餐盘就匆匆带上门退了出去。

“美咲……咳,你能先从我身上下来吗?好重。”

“啊?哦、哦……嘶,好痛!”痛觉让原本意欲离开的身体一顿再次扑了下去,两个人因而贴得更近了一些,镜框搁了一下额头,几乎是一抬头,八田就看见近在眼前的还透着不正常脸色的伏见也同样盯着他。

双唇上似乎还存留着属于对方的气息。

这一点绝不是梦,深深刻在八田记忆的最表层,崭新得无法忽视。

他想问这是在干什么,视线却再一次翻转,被伏见的右手拉住肩膀,背部踏踏实实地落回到床上,然后很快,伏见站起身,用着平静却隐隐透着些并不符合常情的愉悦眼神俯视着他。

这个人,其实根本就和常理天生不和吧。

“先吃饭吧。”

肚子适时地发出了响声,只能沉默地接受了建议,也同样沉默地进餐。八田扒拉着所谓的营养餐,滋味实在连一贯不太挑食的他都觉得有些难以下咽。他偷偷看了看伏见,果然直接放弃了进餐,只是喝着配送的寡淡无味的热汤,略微勾起的嘴角抹上了一些油光。

停下了强迫进食的自虐行为,八田盯着盘中残留的蔬菜,捏了捏手里的勺子。

他想自己该好好理一理思路与情绪。

可总是出不来。像过去经很多个不同缘由构筑起的死循环一样。

不理解。不明白。不理解。不明白。不理解。不明白。

“小八田,关注并不意味着仅仅知道在干什么,目的是要明白因为什么而干什么。这是做决定所必需的,也是……为人的成熟做法。好好地仔细地去看,学会用思考去看,特别对陪在你身边最近的那个人。”说着并不是太赞同这样继续地下维系吠舞罗的草薙,最终也并没有阻止他的坚持甚至一再地做了尽可能多的安排,直到留下了这恳切的话,“再见,毋庸操心”,如同化开在风中的告别,草薙就此从他的世界里消失得毫无痕迹,连同着安娜和镰本。

可是,就算是想破了脑子,明白了伏见并不是单纯地厌恶或是仇恨自己,知道有更深更复杂的原因在不明的未来,等着他去揭露或是被揭露于他。可此时此刻,站在这镜馆的中心,左边是抛弃了印记扭曲笑着的那个伏见,右边是皱着眉尖一边排斥一边担忧的这个伏见,前后站着混淆得无法分辨属于何处脸色阴晴不定的伏见,八田觉得自己被逼视得快要喘不过气,许多个伏见嘴唇开合在无声地呼唤着相同的什么,而他依旧找不到那个被映照的本体。

当初让我好好看着你,现在却躲起来算什么。

快发出声音,让我找到啊。

告诉我为什么啊!

八田才发现伴随着自己度过了这骤变之后跌跌荡荡几百个日夜的,不仅仅是被各种恼人事务缠身的焦躁,让不够安稳的情绪汇成江河咆哮而过的真正源头正是现在侧头迎接自己注视的人。当这个人站到面前,总能让他的世界节奏顷刻崩溃瓦解,被那宛如指挥家激情而高明的姿态所迷惑,被牵引着走向无法把控的乐章。

伏见像是听到了这样的嘶吼,扯出了一个完整的微笑,随即是八田熟悉的口型。

“美咲。”

“如果吃完了,就让我们正式进入主题吧。”


-TBC-

评论(2)
热度(6)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