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0℃番外 10℃ 02

※2月2日

==============================================


02


“首先,和我分开之后,你来复述一遍经历好了。”伏见不缓不急地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还以为是要解释那个……吻……

不经意的想法在脑中闪过,八田突然一惊,才意识到自己搁置了一堆毫无头绪的正事而纠结于此刻正高傲又散漫地坐在床边的伏见身上,——上一刻的微妙期待与这一秒的小小回落交错成结勒住心脏,浑身都像是受到了强有力的牵制。这不能被发现,八田沉思着,很快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可刚一抬头,迎接自己的就是已然洞悉了一切的眼神。

“被送回医院,先处理了伤口,然后做了能力侵入检测,最后送到了这个病房。接下来?”

直接就将军了。

反问也是一种技巧。八田猛地想起曾经草薙说过的话。

“我也想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我们kiss了。”伏见很快地做出了回答,语气平淡,并没有因这样的事实描述呈现出任何异样,仿佛面试时一早就做好了问题的准备那样。

是陷阱,八田本能地,身体都微微地颤抖了一下,感知到了这样的危险。

可这就像是一种百试不爽的策略。

一遍又一遍,从无意识被算计到靠着经验已然能分辨,八田还是提防与制止不了自己迈向陷阱的脚步,“明明是你吻过来的!”话一出口,就明白了自己的又一次落败。

“看来我吻的是清醒着的美咲嘛。”随着预料的事情再一次得到验证,不仅仅是面容,连伏见的语气中都溢出了名为满足的情绪,“是的,是我吻过来的,这只是为了确认一件事情。”

“什么事?”也许是伏见的笑容太让八田费解,所以他才忘了不管什么事情也不需要这样的确认方式的根本性问题。

“之前那个strain和对你下手的是两个不同的人。你和那些之前的被侵入者精神状况并不相同,strain死了别人在明显好转,而你显然没有任何变化。我记得你常去的那家便利店,是在半年前换掉了老板对吧?真是完美的配合,但是用同样的检测方法能判定你被能力入侵过,却不能查出相同的残存威兹曼理论值波动异常,这简直就像是来自同一源头却分成了不同的支流。明白点说,这一切都像极了同一个新生氏族实施的计划,吸引我们注意力的这边,一开始在能力上的操控显得很稚嫩,出现这么多被侵入者也许根本是为了熟悉从王者那里获取的新能力,而另一边对你则步步为营,在谨慎的策划之后终于等到了时机成熟。符合这一切条件与可能性的,只有一个从未在SCEPTER4备案过的无色王氏族,所以我们也根本无法调出对比用的数据而立刻发现问题。如果这样的推断成立,那么这一代无色王似乎是麻烦的精神系。当然了,这些都并不重要。”看到了八田一涉及生僻名词就自然流露出的迷惑表情,伏见很快表达了这些我也不想细说的意思。

“重要的是,现在先要找到那个能力发作的开关。”

开关?根本毫无头绪,八田皱起眉头看向伏见,这样传递了自己的困惑。

“那个strain显然不是王,而除了王,没有一个普通能力者能够在这么广的范围内以自己的能力同时影响和控制那么多人,显然他的能力是以被侵入者的某种关键因素为契机爆发来达到目的,这就是所谓的开关。从被侵入者的状况来看,精神恍惚是因为一开始侵入时能力控制不当而造成的后遗症,但与病例结合起来就会发现,他们几乎每次发作都是在特定的情绪剧烈波动之后。”

“特定的情绪剧烈波动之后?”八田觉得自己就像过去的很多次那样,快要让伏见的解释绕晕掉,勉强跟上脚步,紧接着又出现了新的名词。

“你还记得最开始发现异常的那对情侣吗?”

这是已经有些久远的事情了。八田还记得那个半夜里打来充斥着惊慌与恸哭的电话内容,原本是吠舞罗里一对相恋的情侣,却在当晚男人招待情人与其他一些同伴的聚餐之后,两人依依不舍地相拥正欲分别,男人突然发动了能力让自己毫无预料的情人受了重伤,随即被还未离去的同伴立刻压制住,就此拉开了这一系列的序幕。

“他现在已经好多了。”八田露出了一些难过的神色。

“在送到医院以来,他一共发作了十次,每次都是在以为情况有所好转了而允许了情人的探望后,因为一个拥抱,或者一个轻吻,甚至只是牵牵手。在达到造成伤害目的后或者强行夺去意识再清醒过来,就会又恢复正常。而你,或者是他的那些好同伴,去的时候,并没有任何异常。”

“你是想说……”

“是的。很恶劣的能力,以玩弄对象最重视的人为乐趣。”

“切。”这毫无疑问是八田最为憎恶的事情。

“美咲,同一氏族,就算能力有所差别,起源和本质却是一样的。”说出这样的话,伏见像是如释重负般,露出了一个放松下来的小小神情,一个深长的呼吸之后,他看似轻描淡写地做了一个结论:

“所以,你也一样。”


-TBC-


评论(4)
热度(3)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