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0℃番外 10℃ end

※2月4日

※关于题目,这个温度是象征从冬季转向春季的一项指标=w=(职业病请无视)

============================================


03

 

幕布合上,再拉开。一章,接着下一章。

这像是一场于八田而言毫无准备的舞台剧,当他醒悟过来时,已经被推到了舞台的正中间。他孤零零地站在高处,看着刚做完一幕精彩表演的伏见正挂上笑意,回应着他的目光,慢慢地走到观众席的正中间坐下,然后在满怀期待的神情中,鼓起了掌。

新的一幕已经开始,别想逃走。

可恶。

寂静之中,明明只有一个伏见在看着他,——也或许正因为观众只有他一个,八田却窘迫得无以复加。他看着手中死死拽着的台本,偌大的纸张中间只有一句台词:所以,你也一样。

大脑里也只有一句话在回荡。

——所以,你也一样。

什么你也一样?

啊,之前说的,以玩弄对象最重视的人为乐趣。

最重视的人?

真蠢呢。

他最重视的人,明明是……明明是吠舞罗的大家……这也是他一直坚持下来的支柱。

眼前这个人,猿比古,怎么可能是。

这一定是哪里不对,是吧,一定是陷阱,反正这个人说出来的话总是有很多陷阱,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从蒙头蒙脑到学会小心翼翼,也依旧逃脱不了被骗者的命运。

八田看了看指尖,刚才确实地差一点就杀死了对方。微凉的颈项,用双手轻易地就能牢牢掐住,能清晰地感受到血液在其下穿行的韵律,牵连着强劲的心跳彰显他那坚韧的生命力,可只要再用力几分,一切就很快结束了。

也不会有人一直闯入并扰乱他的生活。也不会有人不时搞得他浑身伤痕累累筋疲力尽。也不会有人一直让他不理解不痛快不安稳不轻松。

总是在他的轨迹里,出现于某个不远的角落,如同幽灵挥之不散,穿过有限却足够悠长的时光,就仿佛这其实真的是他生命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样的一个人,只凭自己的双手就可以……就能从他的生命里抹除掉了。

更何况,如此所需要的恨意与理由,他以为多得都能溢出来。就算已经变成了过去式,可存在在那里,就是存在着。

所以怎么可能是最重视的人。

怎么可能……在松开双手的时候,暗暗地,害怕得都渗出了冷汗。

只要想象一下刚才的场景,就忍不住好似整个世界都随之被抽空般地战栗起来,胸口闷得喘不过气。

太奇怪了啊。

八田抬头看向了不远处坐着的伏见,他似乎有些累了,将眼镜取下,揉了揉鼻梁,然后重新戴回去,隔着镜片坦然地接纳着自己投去的疑惑的目光。可始终只是带着压抑着什么的笑意,也不打算开口说话,默默地表达出这是一幕打定让美咲你一个人表演完的默剧。

现在自己一定很难看吧,为什么不像平时那样嘲笑讥讽回来?不是很擅长的吗?不是总会的吗?喂,你究竟在等什么啊?

就连当初,当初那样,明明毫不相关却也立刻凑了过来。

从同伴葬礼回来的路上,回忆起前一晚还在欢笑着相互鼓舞的场景,眼泪终于突破了故作坚强的堤坝涌了出来,坚持要将吠舞罗维系下去的决心也仿佛在这一场洪水中摇摇欲坠,——明明是为了守护却反而成了酿成悲剧的原因,难怪草薙哥会对一开始提出要求的他露出那样复杂的表情,沉默了许久才松口。

然后,突然从背后被捂住嘴拖到了角落,紧接着双眼也被捂住了。根本用不着挣扎,因为一下就知道了会这么干的人是谁。

想要喊出滚远点不管你的事你又想干什么,开口全部都成了模糊不清的恸哭声,积压起来的负担一次性倾覆而来,让他一退再退终于被逼到了悬崖边上。

就像已经知道了他在想什么,有些微微颤抖着的声音从头顶传来:“美咲,真是让我失望呢,不过是损失了一些小杂鱼,就这副模样,小心我立马就去杀了所有人。”

真是个从头到尾都令人厌恶的混蛋。

杂乱的心跳都清晰地传过来了,还是只会说惹人嫌的话,让自己立刻气势汹汹地和他争执起来,搞得一地狼藉后不了了之。独自一人拖着伤口和乱糟糟的心情回到公寓,闭上眼才发现之前的低迷与软弱早已被冲刷得七零八落,再回头看起来简直像是个笑话。

第二天醒来,终端里的新邮件,正是有关凶手的详细资料。

“人啊,有时候总是喜欢说相反的话,不光是别人,连自己都是,千万不能被迷惑了。”更为久远的某天下午,在昏暗的酒吧里,一缕阳光明晃晃地撒到吧台上,光影中有些模糊的草薙,也不知道在对着谁如此意味深长地感叹,一反常态到连对定点擦酒杯的例行常规都显得毫无兴致。

再一次看向伏见,八田皱着眉头,试图用他走过的二十年岁月里最大的精力来看穿眼前的人,——也或许只是想从对方的瞳孔里看清楚自己。

然后他终于得到了这一幕的落幕词。

纠结什么最重视的人,现在,只有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一直在身边陪着自己前行的人了。

够了。已经够了。

所以才害怕再失去。因为已经不能再失去了。

这一次,一定要死死抓住!

 

“哦?美咲,终于想明白来龙去脉了?反应这么慢不愧是小孩子啊。”

“猴子,你想打架吗?!”

墙上的电子表刚好跳到21点整,发出了一声微弱的提示声,就好像随着这不起眼的响动,所有的时空都猛然恢复到了平常的模样,稍显豪华的双人病房,搞得面目全非的病床,怎么看都格外狼狈的两个伤员。

“我又没说错,能干出连吃五个布丁发泄情绪这种事情的成年人,不、存、在。”

“混蛋!你怎么知道我吃了五个布丁啊?你们的监视任务还不到这种地步吧,是不是你……”

“这种事情,啧……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用蔑视的眼神一本正经地强词夺理,正是伏见最擅长的。

显而易见个鬼啊……

不过,这样一直吵吵闹闹……好像也不错。八田撩了撩乱糟糟挡住了眼睛的额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去打理过,原来都这么长了。

“总而言之,”生硬地转开了话题,伏见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这还真是做了一个最正确的决定。”

“啊?”

“就算他们的力量能够独立潜伏下来而持续影响很久,不过总有自我耗尽的一天。只要好好把你关起来,除了我什么人都不允许接近,啊对了,那些医护人员也要隔离掉,就不会有任何机会再侵入了。啧,可恶啊,侵入体内什么的……直接清除掉好了。”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八田看着眼前又一次陷入了他所不理解但又好像感觉到有点不太对的碎碎念中的伏见,实在不知道该回答点什么,只是单纯地感到了并觉得自己应该火大。

“啧,你怎么会懂。倒不如说是我之前太适可而止了。”伏见狠狠地回答道,然后靠过来,死死抓住了八田的肩膀。

这样的角度让八田不得不抬起头才能看清楚对方的表情,视线迎上有些耀眼的灯光让他的双眼隐隐刺痛,下意识地就躲进了伏见投下的阴影里。然后,目光就这样撞成了一条直线,一瞬间如同站在镜子前一般,从对方的眼中坦荡荡地为自己所注视。

“美咲。”

八田惊讶地瞪大了双眼,仿佛这声称呼像是从另一个世界穿越而来,——拆卸掉了所有的防备和尖锐,回归了从未展露过的本来的柔和。

“给我老老实实地安全呆着,我才没兴趣去管别人。”接着说出来的话,倒还是那个一如既往的伏见猿比古。

究竟是在哪里听到过,八田想着,然后想起了那个梦,——现在应该是称为幻觉才对的暗巷里,也是同样的这个人说了类似的话,明明是差了很多的口吻,他却突然觉得两张脸重叠到了一起并没有任何差别。刻意忽视掉的之后的部分,亦坚韧地再一次突破阻碍,在脑海里呼啸而过,连带着串过有些干燥的嘴唇。

双颊上一时烫得连他自己都察觉到了异样。

“果然是DT啊你……”

“咕——”肚子突然发出了声响,也不知道是哪一种更加尴尬,不过对八田而言,大概还是用肚子饿来打破前一种微妙的氛围比较好。

“……想吃什么?我出去,不,还是直接叫外送算了。”一边有些无奈一边又很快露出了不太放心决不能离开半步表情的伏见,拿起终端打开了电源。

鬼使神差一般,八田不假思索地就回答道:

“牛肉锅。”

说出口才惊觉哪里不对。

“你真是笨蛋吗?!”

“闭、闭嘴!”

“不过,等解决完了这个麻烦倒是不错。去查一查不错的店铺好了,当然如果是美咲你亲自来做就更好了。”

“哈?!”

“那就这么决定了。”手指飞速地订着餐,伏见直接无视了他的任何试图反驳。

这个人,果然还是永远地那么不可理喻。

居然是这么一个人在陪着自己,八田突然觉得有些悲哀,就好像意识到已经开始在考虑不放香菇的牛肉锅能行吗的自己也无可救药一般。

 

 

-END-


评论(2)
热度(2)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