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君が見守る

※2月13日

※情人节礼物to(欠了承诺好久好久的)落落(土下座)

※题目大概和主题无关,只是因为这是作业BGM名字:http://www.xiami.com/song/1770706021

===============================================


以为一开始只是随口说说的玩笑,站在小车站前,穿着浴衣的伏见看了看身边好好听取了自己意见而换上了同样装扮并显得有些跃跃欲试的八田,远处已经传来列车渐近的声响,一阵风沿着轨道卷过来,轻轻带起下摆,露出了他纤细的小腿。

七月初在蝉鸣声中,已经有了暖烘烘的懒意。

“猴子,要不要去祭典玩玩?”某个从游戏厅出来的下午,八田突然回过头来问道。

“啊?随便。”

“听说不是很远,大概就三站路。反正这段时间超无聊,翘课去玩吧。”

为什么这样一个人会突然关心起这些琐碎的消息,为什么会突然很想要去一个不远不近完全不像是他会知道的祭典,伏见在看到八田那双期待而执着的眼神后,只是点了点头,“好。”

已经是最后一学年的第一学期接近尾声的时候了。

大概就是这样吧。

“猴子,猴子,上车了!”

伏见从回忆中被叫了回来,空荡荡的车厢中八田露出兴奋的笑容招呼着他,傍晚时分的霞光从车窗撒入,将橙发晕染得就快要燃烧起来般的明亮。

“啊,知道了。”踏出了脚步,车门在身后慢慢合上,伏见才注意到这节车厢里根本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沉默地并排站着,就像是为了接下来将要参加的祭典而积蓄能量一般,尽管比他稍矮的头颅还是不安分地四处张望着。老旧列车奔驰的节奏声中,车窗如同一幕流动的画廊,楼层林立的都市渐渐消失,在夕阳的金色之中属于山野的绿色一点一点盈满了整个视野。

时光也仿佛被装了进去,随着移动的风景一起从头流逝而过。

抵达站点,前往目的地的步行并没有花去太多时间,两个人站到举办祭典的寺庙山门前时,伏见露出了苦恼的神色。

与来时乘坐列车的冷清所不同,祭典的人气意外地高涨,人来人往的喧嚣声仿佛翻过一个山头也依旧能听得很清楚。应该是错过了祭典开始的正点时间,所以才会在路上没有遇见同来参加的其他人吧。

真是他最不善长应付的场面啊。伏见皱着眉头脚步始终迟疑着没有迈出,却被一脸兴致高涨到了极点的八田一把拉住,死死拖向了人流之中,“猴子,开心一点!来都来啦!”

 

不管什么地方的祭典,总归是大同小异的。

默默地跟在八田身后,伏见看着手中被硬塞过来的烤肉,已经开始征战章鱼烧的八田招呼着他“快吃快吃很不错的”又好奇地探头探脑寻觅起新的目标,显然已经完全融入了这番热闹的气氛之中。

捞金鱼时不得技巧而一无所获,差点和老板吵起来,在闹剧彻底爆发前,伏见果断拉走了这尊体积小却威力非凡的炸药桶。

随后,射击在两人联手之下,几乎赢光了摊位上所有的奖品。在老板阴沉的脸色中,因为觉得太麻烦而放弃了奖品,化悲为喜的老板送了一副当地有名的狐狸面具,此刻正被八田得意地反挂在后脑勺上。

甜食似乎对八田有着非同一般的吸引力,虽然买回来的苹果糖最终在伏见“你真的是女孩子吗”的嘲笑声中,胡乱咬了几口就丢掉了,但很快还是买了巧克力香蕉作为替代,并光速地在伏见再次嗤笑前消灭掉了。

此时此刻,八田的目光再一次在刨冰与棉花糖之间飘忽了起来。

一位打扮得略微俏皮的看板娘从两人身边穿过,突然拉住伏见,“小哥,玩得愉快!”塞了一样东西在伏见手里,还未等他反应过来,就又消失在了人群中。

伏见看了看手心,才发现是一颗包装独特的水果糖,原本想丢掉,看了看八田,最后还是随意塞到了腰带里夹住,跟上了步伐。草草地吞掉了有些凉掉不过确实相当美味的烤肉,然后接过了剩下的一盒章鱼烧,他有些无力地陪同举着棉花糖的八田踏向了刨冰的摊位。

这家伙真是比意料中还要嘴馋,根本没有长大过吧。伤脑筋地思索着,伏见觉得自己突然变成了老妈一般的存在。

“啊,没零钱了!猴子,借我一点!”点了两份西瓜味刨冰,八田转过身毫不客气地伸出了手讨要。

“明明有新鲜的西瓜,为什么还要点西瓜味啊,啧。”虽然这么抱怨着,伏见还是认命地摸起了钱包。

在这时,两个人被突然窜出来的一大群男男女女挤到了一边。

“老板,两份西瓜味的刨冰,哦正好!”

“喂!”八田很快地冲了上去。

“哈?!是你!!”

 

简直就是大多时候在一起总能演变成这种局面的态势,伏见紧紧跟随八田在夜色中踩着木屐疾驰,身后是一大群人的咒骂、追赶等等糅合而成的吵闹声。

早就忘了是哪里什么时候结下的仇家,正巧居然在这种地方再次遇上了究竟是孽缘还是别的什么也说不清,不过碰上了对方人多势众的时候,八田想也没想,拉着伏见转头就逃了起来。

“平时不是很会逞英雄,不管情况直接就冲上去打架了吗?”微微喘着气,伏见并没有半分慌忙地反问着。

“切,才不是害怕了呢!”本能地判断着逃跑的方向,八田顿了顿才回答道,“是我一个人惹下的事情,不想牵连到你。”

“不是牵连过很多次了吗,现在不也已经……虽然我并不在意。”伏见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吐槽着,事实上如果真的开打起来,就算对自己和八田很有信心,不过人数上的差距实在是过于悬殊,能不能撑到工作人员赶来都很怀疑。

说到底再厉害,也始终不过是活在漫画外面的没有特别力量的普通人罢了,——超出常理太多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是办不到的。

祭典的灯火辉煌在身后渐渐黯淡下去,黑暗渐长慢慢吞噬掉越来越多的东西。近视让夜视能力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伏见只能看清自己紧紧跟随着的这个身影。

略长的橙色头发随着跑动飘扬在空中,随意地画出一些富有生机的曲线,连同着舞动起来的浴衣袖子和下摆,如此的八田就好像一只快要腾空而起的飞鸟。

然后这只飞鸟突然回过头,用滚烫的手心拉住他的手腕,“我们到树林里去!”

一定是一时被迷惑住了,伏见想,不然他一定不会就这么毫不犹豫地赞同了这个之后看来绝不够明智的决定。

 

不能也并没有挑选铺好的石板路,而是毅然地一头扎进了杂乱的林间小跑着,两个人的手臂与双腿上很快诞生了许多细碎的被枝桠划破的伤口。木屐也在颠簸不平的小路上暴露出越来越多的不便。

对方搜索的脚步声始终在四周不远处回响着,黑暗在带来麻烦的同时也提供了足够的庇护。

“美咲,先别动了。”急促地细喘着,伏见在灌木丛中蹲坐了下来,即使在这样的幽暗之下,从衣摆下露出的腿部,那常年缺乏阳光照射的白皙皮肤还是显得格外突出。

“逊透了,都让你平时多锻炼一下了。”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八田还是跟着一起坐了下来。

“干嘛要干白白浪费体力的事情,一动不动他们反而更不容易找到,就不能动动脑子。”

“猴子你!”

“好痛!”伏见揉了揉被手肘狠狠撞了一下的肚子,似乎因为两个人这样的小打小闹而让对方有人注意到了这边,手电的灯光扫了过来,他很快捂住了八田的嘴,越发压低了身体。

“唔……”也许是一时捂得太紧,八田发出了不适的抗议声。

“安静。”这么小小地警告了一下,伏见才松开了手。

一时之间,在被草木环绕起来的狭小空间里两个人紧紧依偎着,只能听见彼此交错着此起彼伏的呼吸声,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盯着,所幸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去了对方身上,倒也显得不是那么让人尴尬。

有残留着的烤肉、章鱼烧与烤鱿鱼之类的香味在漂浮,其中也夹杂着甜食特有的一种气味,因为凑得很紧,所以不知道是沐浴露还是洗发膏的余香也能够闻到。

伏见咽了咽唾液,傍晚的时候本就随便吃了点东西便赶出来了,之前被人群压迫住的食欲终于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

只是还存有一丝不安的躁动,比起食物更想要吞掉一些东西的欲望,清清楚楚地浮现在那里。伏见看了看不明所以回望着他的八田,因为姿势而大大敞开的领口,几乎能从锁骨一直窥到肚脐眼,心脏像是被猛烈撞击了一下,连目光都被撞得歪歪斜斜移去了别处。

也不知道这样的沉寂持续了多久,“喂!猴子,他们好像已经走了!”八田最先反应了过来,轻轻撞了一下伏见的腰部。

“哦……”下意识地摸了摸被触碰过的部位,伏见恢复了惯常的冷静,低声道,“再等等,有可能是陷阱。”

“你说得对。”原本打算冒头窥探一番的八田,正欲起身又再次缩了回来,“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说着,他缩了缩颈子。

也许是海拔有些高的原因,常年接收不到太多的阳光的树林里,在夕阳西下夜幕来临之后,即使已经到了七月盛夏开始的时节,也依旧透着股阴冷。

“美咲,来之前我稍微在网上查了查资料。”

“嗯?”

“这里是寺庙的后山吧?”

“好像是。”八田努力回想了一下刚才的经历。

“正好流传着一个有名的故事。据说是有位和尚到树林里砍柴不小心失足摔下了山崖,心有不甘,就化作了幽灵一直飘荡在这片林子里,所以这里始终比其他地方显得要冷上许多。”

“骗、骗人……”颤抖起来的声线立马暴露了那点藏不住的小心思。

的确是胡乱编来骗人的故事,只是对付一个怕鬼又单纯的人完全足够了。

“因为太寂寞,所以一直寻觅着进入到树林的人,要拉下山崖去陪他,然后这里就聚集起越来越多的怨灵。”

“啊!!!手!后、后颈!!!”

“啧,小鬼。”不过是恶作剧地用自己的手故意探了过去,就吓得惊慌失措了起来,不过也算是收获了预料的不错表情。

“猿、比、古……你故意的吧你?!”终于反应过来真相的八田,还是爆炸了开来。

“能被这么低级的故事吓得尖叫起来的美咲,真丢脸呐。”

“混蛋!”八田一把抓住伏见的领口,将他推倒在了地面上,整个人也顺势骑了上来,另一只手微微抬起,摆出了挥拳的姿势。

啊,这可真是不妙啊。伏见皱了皱眉头,身体接触的所有地方都清晰地传来了八田略烫的体温,撩起一大片看不见的火焰,不过是一小会已经烧得他并不太坚韧的理智有些变形了。

“好了,别闹了,还是先从这里出去吧。”得赶紧切断了源头才好。

“回去再收拾你,切!”

八田从他身上爬起来时,伏见也不知道心底流过的到底是没有被发现异样的放松还是依依不舍的失落。

 

事实证明,在夜间慌不择路地跑进树林深处是一件绝对愚蠢的事情。

以为看到前方总算亮了些是终于走了出去,却发现不过是走到了山崖边上,而光亮正是来自漫天的星云,两个人不禁有些筋疲力尽地同时瘫坐到了地上。

豁然开朗的视野之中,一条泛着淡淡光晕的银河穿过天空,伴随着突然而来“砰——”的一声巨响,高高升起的第一颗金黄色焰火照亮了一大片夜空,祭典的压轴项目就像是为他们两人算好了时间而拉开了序幕。

“好运!”

接二连三地,礼花在空中绽放出各自的绚烂,那些火光就像是最终洒在了心间,胸腔内一点点升温,感染着每一个观看的人融入于如此热烈的氛围之中。

就像是约会一样。

不过要是注视的是我就更好了。

这么想着,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小别扭让伏见伸出手扯下了八田头上的面具,转了一圈再给他戴了上去。

“啊,猴子你别捣乱!”八田几乎是立刻掀开了面具而转头用带着小小怒火的目光瞪向伏见。

“美咲,你是没见过焰火的笨蛋吗。”

“是哦!这是我第一次有人陪着来看焰火,想笑就笑吧!”

并没有想到的回答,让伏见愣了愣,随即回答道:“其实我也是第一次。”

这么无聊的东西并不稀罕,就算一辈子没有看到也不会有任何遗憾。只是如果有美咲陪着,那就另当别论了。

“那就好好记住带你来看焰火的本大爷的恩情吧!”

“啧,先把欠我的钱还了来再说。这一次,上一次,上上几次,加起来都够付房租费了。”

“真烦!啊——都是你!焰火已经完了!”这在伏见听来就像是在说着如同你赔我这般撒娇一样的话。

“一直这么大吵大闹的,你不累么,嘶。”故意地塞了塞耳朵,笑意却止不住地在八田看不见的深处荡漾了开来。

“咕——”仿佛为了好好地回答伏见的疑问,在焰火结束后恢复寂静的四周,突然响起的叫声显得格外清晰。八田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有些尴尬地说道,“好饿。都怪那群混蛋!”

“你不是吃了那么多东西吗?”伏见暗暗叹了口气,看着面前这个丝毫不懂得忍耐的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摸了摸腰间,庆幸地发现那颗糖果还安定地夹在腰带里,虽然有些融化掉了,被路过的看板娘硬塞过来的东西没想到这个时候倒派上了用场。

“什么?!”八田下意识地接住了抛来的东西,在发现了真相后,叫嚷道,“这怎么够啊!”

“现在有这个就不错了。”

“唔。”小小地哀鸣之后,八田还是老实地剥开糖纸放进了嘴里。

“咕——”就像是不落人后的响应,就在这个时候伏见的肚子也发出了小小的不满抗议。

“猴子……”八田搅动了一下嘴里的糖,左颊的鼓起换到右颊,含含糊糊地叫出名字,同时也露出了对不起的表情。

啧。都说过多少次不要露出那种表情看着我了。

忍不了呢。

伏见侧身凑过去,在八田露出一个微微诧异的表情之后,就吻了上去。

滑进去的舌头,在灼热的口腔中肆意搅动着糖果。属于水蜜桃的水果糖味融进津液之中,这个吻随之变得黏稠起来。嘴唇摩挲着,也仿佛隐隐透出一股诱人的香甜味,被刺激着的饥饿感鼓动着伏见吻得更深了下去,——所想要分享的远远不止这么一颗不足以果腹的糖果。

 

Mode G

 

恋恋不舍地分离开来时,两人之间牵出一根银丝,伏见舔了舔嘴角,看着八田被缺氧和羞涩共同装点起来的通红肤色,眼底不禁流泻出了满足的笑意,饥饿也好像逃兵一般暂时撤退了。

“好甜,啧。”

“你、你干什……”

 “美咲,”伏见猛地倒在了草地上,璀璨的银河漫延着到了看不清的远方,却仿佛一伸手就能一把握住,他吸了一口气,“我们一直这么在一起就好了。”

“突、然说这个干嘛……再说了我们不是一直在一……”

“刚才有颗流星。”

“啊——!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还没许过愿呢!”

真是像个小孩子一样,伏见看了看八田抬头望向天空的侧脸,目光最终也落到了同一片夜空之上。

许愿,只需要一个人就够了。

会实现吗?

“说起来,我也还是第一次看见银河,比想象中还要厉害!”八田回过头,伴着还没褪去彻底的脸红,一如既往爽朗的笑容被星光映衬着,全部倾泻到伏见的双眼中。

“嗯。”所以能来这个祭典,真不错呢。

“能来这个祭典,还是不错嘛!”

真是乱七八糟的默契。

伏见不着痕迹地笑了笑,拉着八田一起倒在了草地上,“反正天亮之前也回不去了,不如我们来讲故事玩吧。”

“不许再讲鬼故事!”

“胆小鬼。”

“闭嘴!”

“美咲,你吵死了。”

“混蛋猴子!!不许叫我的名字!”

一阵风从树梢呼啸而过,最终将吵闹声卷去了远方。

久久地,没有散开。

 

 “美咲,你知道吗,这个祭典据说是这里为了纪念很久以前的一对情侣而流传下来的。”

 

-END-

 

 

Mode R18

Waiting...

评论(11)
热度(8)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