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生日快乐

※2月19日

※to糊糊,RBT!小妹妹,来,姐姐摸个头哦^q^

======================================================


八田站到镜子前,无神地看着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之下,一双存在感十足的黑眼圈。

混蛋猴子。

他将牙膏狠狠地挤到牙刷上,然后拿起牙刷放进嘴里狠狠地刷起来。

一切都是因为一整晚的时间都浪费在了一个噩梦上。

而噩梦的主角叫做伏见猿比古。

“美咲,我明明说的拉面不要豆芽。”

“美咲,你们店里老板让你们都绷着脸服务的吗,投诉,投诉!”

“美咲,你们店真的不提供执事服务吗?我可以多付三倍小费,房租的烦恼不再有。”

“美咲,我今天出任务被偷袭了,现在手腕又开始痛了,啊!筷子怎么突然提不动了!”

“美咲,你真的不考虑来参加一下SCEPTER4的考试吗,我勉强可以给你放宽一点条件。”

……

美咲,美咲,美咲,美咲,美咲!

去他妈的美咲!

都说不要叫名字了!

是对他打工有多大的恶意!

还有,谁会去SCEPTER4那种地方!

嘶,口腔里传来被牙刷擦破皮的血腥味,八田看着依旧狗窝头的自己在镜子里变得更像是一只炸毛的小型犬。

真是糟糕的一天开始。

“美咲,这几天都要记得好好看完星座运势再出门。”几天前,安娜跑到正要离开酒吧的他身后,拉着他这么突然说道。

切,这种女孩子做的事情,就算是安娜说的他也才不要做呢。

几下收拾好自己,八田看了看腕表,距离打工开始还有半小时,走过去刚刚好。

是以前没尝试过的KTV,老实说那种总是有很多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孩子来来往往的地方,实在是他的死穴,但是,但是……

为了房租!

——最后期限就在三天后。

啊,可恶!将堆在一旁的空纸箱当成了几次破坏自己打工最终害他分文未赚到还因此在昨天早上被拉面店永久辞退的恶人伏见,八田腾身踢出一个完美的姿势,然后折腾了一小会才从新鲜的破洞里将脚拔出来。

今天要是再遇上那个刻意来添乱的混蛋——

一定杀了他!

在震耳的关门声中,八田愤愤地想着,出发了。

 

11月7日,晴,空气湿度66%,舒适度:凉爽,较舒适。

 

啧。

啧。

啧。

坐在KTV昏暗的包厢里,伏见烦躁地用手指一下一下扣着沙发,被半强迫着灌下的酒精伴随节奏如同海浪般冲击着他的大脑,所幸一开始围着他起哄的同僚们已经充分爆发出麦霸本性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仅有两个的话筒上。

“伏见君,生日快乐。”上午去交报告时,室长带着微微怜悯的眼神让他有些不太好的预感,然后这样的预感很快就在出来后特意找到自己的自家副室长那里得到了应验,“伏见,特许你半天假日,好好地庆祝一下吧,请一定不要推脱大家的好意。”说着这样话语的淡岛递给他一份大大的礼盒,从对方好好享用礼物的表情与沉甸甸的分量看来内容物似乎并没有太出乎他的意料,——过生日送礼物的时候难道不该让他有点惊喜才对吗。

而且明明被许可放假的只有他一个人,伏见头痛地看着那份放在角落依旧显眼的粉红色礼盒,勉强忍住了因为魔音想要紧急拔刀切掉屏幕的冲动,为什么最后会演变成被除开有事在身的室长与副室长的所有人推搡着来到KTV庆贺自己20岁生日的状况。

有更重要的计划想要达成好吗?那正所谓预谋已久的真正想要的20岁成年礼物。啧,因为该死的打工已经闹了多久矛盾而耽误实施才不得不拖延到今天。

——KTV什么的,简直是十大一生黑的地点之一,尤其还是在没有某个限定人物陪着的时候,除了制造杂音一无是处。

伏见忍无可忍地站起身,就算是豪华包厢拥有着的宽敞空间,此刻也让他觉得有些透不过气来,将制服外套扔到一边他拉了拉领口,决定趁着没人注意到自己出去透透气。

然而人生第一次喝下的鸡尾酒后劲,在踏出几步脚步后,展现出它的威力来。

啧,头显得有些晕乎乎的重,倒也不至于失去清醒的地步,只是站出来虽然呼吸变得通畅了不少,可走廊间各种嘈杂的歌声与音乐在迷乱的灯光下反而更加让处于这种半上不下状态的伏见觉得头都快要炸掉了。

就这么溜走算了,拥有毁灭级生物武器的淡岛副室长的什么恐怖的笑里藏刀的庆祝会要好好地参加完哦那可是还有我们两心意包含于其中的潜台词,就留给明天上班的那个伏见猿比古去应付和收拾好了。

如此想着就立刻迈出了走向大门的步伐,然而当目光在抬头一瞬落到宛如迷宫一般的KTV走廊转角时,他看到一个似乎很熟悉虽然没来得及看太清楚但绝对应该没有认错的身影,有些宽松的黑色侍者制服一角飘出一个相当耐人寻味的弧度,下一秒嗖地一声消失了。

真是奇怪,今天应该是在拉面店打工才对,伏见抬起的脚步自主向左修正87.8度,本着SCEPTER4成员时刻关注能力者的本职与责任心,正在休假中的他当机立断决定跟上去好好调查一番。

当然——

这可真是,生日的惊喜姗姗来迟。

以愉快的心情投入工作也是一个优秀成员应该具备的素质与态度。

 

前往打工的半路上差点被急转弯冲出来的小车撞到,到便利店买早餐才发现忘了带钱包,已经没有多余时间折回去拿,只好饥肠辘辘地去面对即将开始的工作。

结果被KTV老板吐槽连最小的制服也只能勉强凑合一下真的成年了吗,但当自己换好工作制服后,总觉得对方刷地换掉一张脸说着干得好还能加薪的眼神中闪烁着什么让他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的光芒。

还是撞上了最担忧的全是女性的包厢,女人们惊呼着小小的好像吉娃娃超可爱真的一个人就这样来这种地方打工没关系吗而争先恐后地围了过来,在他快要吐出来前终于颤颤抖抖地捂住半条命顺利脱出。

好不容易撑到了中午,虽然觉得快要饿疯了,但女性恐惧症的余威实在绵绵不绝,午餐随便地扒拉了几口就泛起恶心来,只好喝了点水权当充饥,开始下午的工作。

然后又遇到了一个挤满了群魔乱舞般的男男女女的包厢,几经反抗还是被灌下了一大杯啤酒,过程中默念着为了房租为了房租为了房租才勉强压制住了数次在指尖燃起来的火焰。

……

八田撑着洗手台,此刻镜子里正映着满脸潮红的自己,往脸上浇了浇凉水也似乎没有半点作用,反倒衬得双颊越发地滚烫。他开始后悔起也许今天出门前真应该听一听安娜的建议看看运势,现在看还来得及吗,大脑还在黏黏糊糊地想着,右手便已抛弃了意识自主点开手腕上的终端表搜寻起来。

醉酒的爆发总是像雷阵雨,轰地第一声响过后,很快就势不可挡地拉开序幕。

早几个月前就被草薙果断评定了他对酒精的战斗力肯定低于五,当然他本身也对这种口感并不够友好的饮品提不起任何兴趣。摇摇欲坠地反身靠上洗手台慢慢滑坐到地上,几乎空荡荡的胃部被冰冷的啤酒猛烈刺激后,现在整个腹部都在翻江倒海中,想要呕吐却根本没有东西让他吐出来,连带着大脑也难受到了极点让他恨不得直接掰下来丢掉,所幸这个最里面的洗手间基本除了工作人员不会有别的人拐进来,正好可以当做小小偷懒休息的地方。

“今天的巨蟹座综合运势三颗星,工作状况一颗星,爱情运势三颗星,金钱收入五颗星,健康指数20%,幸运颜色黑色,幸运数字7,速配星座天蝎座,请务必留意有关蓝色的一切消息并谨记于心,上司也许会是你的救星。”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断断续续看完搜索结果的八田捂着肚子关掉了页面,体内的啤酒熏得他的大脑有些运作不良,盯着腕表上显示的日期,都11月7日了啊……

是什么日子来着……

腰间的工作终端突然持续不断地响起来,哔哔哔刺耳的提示声在只有一人的洗手间回响着,格外惹人暴躁的荡气回肠。

真烦。不要骚扰我想问题啊。

八田困难地摸出腰间别着的终端,才发现双眼的对焦也出现了越来越严重的故障,手指摸索了半天才找到按钮,狠狠按下去,机械的音调开始念起服务传唤内容:

“111号点单,两扎啤酒。”

“111号需要人工服务。”

“111号追加点单,一份小食拼盘。”

……

“111号追加点单,八田美咲一个,速来。”

“111号呼叫八田美咲,请尽快将美咲送去111号。”

“111号追加留言,请问美咲在哪里。”

……

啊,烦死了!

已经彻底陷入醉酒状态的八田,不堪其烦地操起服务终端,胡乱地大力扔了出去。

只听见咚地一声,还在叽里呱啦念着的终端猛地砸在了恰好推开门的人的胸前。

“好痛!”

还操作着自己终端劫持信号频段提出各色得寸进尺服务要求的伏见,遭受到做出这种行为的报应。

 

千载难逢。

人生大幸。

天助我也。

机不可失。

感谢世界感谢同事感谢KTV。

收好终端的伏见深深吸了一口气,在面对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时,人生如同白驹过隙,许多个念头一闪而过,是谁说过生日那天寿星最大,千锤百炼,真知灼言。

没有生日蛋糕,没有吹过蜡烛,也还没有来得及听一听那群音痴对着自己唱生日快乐歌,但是无数个夜晚中许过的愿望已经变成了现实,正在当下切实地有着。

而且还超出了预期许多倍。

有些晕乎乎的他,已经彻底晕乎乎的美咲,空无一人干净到反光的洗手间,淡淡的柠檬味里有明显的酒味飘荡在空气中制造出很轻易就能发酵些什么的力场,而在门外挂上正在打扫中吊牌的好习惯安定地运作过了。

“混、混蛋!猴子!你、你……怎么又……”看清来人,八田舌头撸不太顺地嚷着,并试图从地上爬起来,但在第五次失败后他果断地放弃了。

揉得乱糟糟的头发让八田显得更像是只毛茸茸的小动物,烫得绯红的脸除了诱人两个字伏见暂时没有找到别的形容词,飘忽的眼神像是看着他又像是没有,本该是愤怒着厌烦着现在全都被醉意搅拌得分辨不清,领口被八田自己微微扯开了,这样的角度刚好能看到一大片肌肤,然后他小小地打了酒嗝。

醉酒的美咲好赞顶转一百分。伏见想,心跳在加速一定都是酒精的错,不过酒真是个好东西。

“美~咲~还真是巧啊?”

“可、可恶……你又想来捣、捣乱吧……”

“啊,我才没有这么闲呢,”伏见走了过去,撑在台边,居高临下地笑着说道,“美咲,作为服务员,看到客人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切……刚才111号,就、就是你吧!”

“哦,既然知道了,那还不快点……”

“吵死了!让我,嗝,先睡会……”

“诶~原来这里还允许工作中的服务员见到顾客了也偷懒吗?被投诉了又会被扣工资哦?我记得交房租就在三天后吧,贫穷的美咲真可怜。”

“还不是因为你……”

“每次打起来的第一下可不是我。”

“杀、了你……”

“就凭现在这个样子吗?哦,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并不是没有可能。”伏见吞了吞唾液,“这样让我帮忙付房租也是没问题的哦。”

“唔……”显然八田已经困意弥漫到连倾听都没有余力,更别提反驳了。

这可不行啊(The Big Chance!),内心汹涌着两道骚动不安的声音,伏见勾出一个浅浅的笑容,蹲下去凑到八田耳边,大声道:“今天几号?”

又被震出一点精神的八田,困难地抬了抬眼皮,用手捂住了嗡嗡作响的那只耳朵,不耐烦地答道:“11、11月7日?!”近在咫尺的脸又让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之前没搜索到的答案,“真是个……烂透了的日子……嗝!”

“美咲,你的生、日、礼、物呢?!”伏见继续着大声的询问。

“哈?”八田被震得不得不抬起了头,这一动作无疑让两个人原就很近的脸几乎快要贴到一起,一时之间呼吸的热气交融到一起让两个人同时觉得更燥热了些。

伏见难耐地舔了舔嘴唇,“我知道了,那我就不客气,直接拆礼物了。”

“?唔——”

根本早就把持不住了,可如果完全昏睡着开始也实在是没多大兴致,伏见在迫不及待吻上八田的嘴唇时,心里有点佩服起自己居然能一直忍到现在,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未成年与成年的差别吗,20岁真是不明觉厉呀。

早上出门前突发奇想地看了看星座运势。

今天的天蝎座综合运势三颗星,工作状况两颗星,爱情运势四颗星,金钱收入三颗星,健康指数90%,幸运颜色蓝色,幸运数字11,速配星座巨蟹座,去讨厌的地方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但总会有点小遗憾。

星座运势居然也会有奇迹般准确的一天?

舌尖在八田牙龈间滑过一圈,托着后脑勺的右手清晰地感受到八田的微颤,但此刻伏见满脑子都是这些无关紧要的讯息,是太紧张还是太放松,实在不好说清楚,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接吻却搞得和当时差不多的心境,看起来这些加深感情的行为以后得不择手段提高频率才能确保效果持续。但满足来得实在如此突然,不行不行,我也得更认真一点才行,他这么对自己慎重提醒着,然后抛掉杂念全心全意,渐渐加深了这个混合着鸡尾酒与啤酒奇妙味道的吻。

绕着八田的舌尖,伏见画着圈,以补全这段时间所有遗漏的心情与决意,一步一步密密地舔舐往深处,味蕾相互掠过总能带动全身一阵战栗,牙与牙偶尔碰撞也带来不可思议的兴奋,轻轻的吸吮之后,在仿佛变得更加浓烈的酒味中舌头终于探入到最深处,伏见毫无迟疑重重地舔压了下去。

“唔、唔——”突如其来的霸道占有的方式让八田立刻发出了有些不适的反抗,可醉意再一次超常发挥了水平,让他的推拒软绵绵地更像是邀请。

欲望如同一张从天而降的大网死死困住了缠在一起的两个人。这根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作为正是大好年华精力旺盛的小青年,几乎谁都抵抗不了由深吻引发的一系列连锁反应,更何况还有着最伟大催化剂酒精这一火上浇油的存在。还持续着这个变得缠绵又湿漉漉起来的吻,闲着的手就自然而然地沿着脊柱向下掀出原本压好的衬衣下摆,在指尖触碰到比意料中更高温的肌肤时,就好似被磁铁吸住般舍不得再分开半寸地爱抚起来,接着本能地开始以越来越粗暴的动作拉扯起对方碍事的衣物,得到对方潜意识的回拥后,一点一点从半靠着的姿势滑向地面,也顾不得时间地点生日不生日与什么干巴巴玄乎乎的星座运势,反正氛围已经浓烈得令人神魂颠倒蓄势待发。

酒,真是个好东西。

当水到渠成用手搭上八田腰间的皮带扣而没有遭遇任何抵触甚至被双腿轻轻夹住了自己时,体验着酒精大概是全部涌到大脑里烧起来感觉的伏见想,重要的事情值得并必须确认两遍。

 

 “一小时前才打扫完的,是哪个混小子又躲进去偷懒了!”洗手间的门在一句怒吼中突然被打开。

仿佛是在密闭的空间里砸破了一个大洞,所有高密度的情趣稀里哗啦地于压力差的胁迫下如同洪水瞬间泄了出去,连带气温都仿佛下降了好几度。

KTV老板嘴巴张得能吞下一只杯子地看着在地上扭成一团的两个人,而在地上和眼神迷离的八田抱成一团的伏见抬头无声地怒视着老板,然后他很快用身体遮住了探往自己身下的视线。

“啊,这位先生!”到底是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老板,很快就恢复了冷静,“我们店是不提供此类特殊服务的。”

“出去!”

“您可不能知法犯法啊,公务员先生。我已经全部看见了,您威胁我也没用,我已经通知您的同伴们过来了,已经通知了哦,您看!您看!我、我是不会屈服的……”老板挥舞着手里的终端,死死盯住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几把小刀的伏见。

“立刻,出去!”要不是前不久才被副室长下了新的警告,你已经没命了。

“对于在这里的每一位工作人员,我们都是非常关心与爱护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不得不负起责任,就算您是公务员也不能,也不能……”

“闭嘴,给我出去!”有些舍不得地松开了怀里的八田,后者微微闭着眼发出几下勾得让人心痒的哼哼鼻音,伏见越发觉得当务之急必须立刻处理掉这个碍事以及看到了他没资格看的东西的第三者。

“好,好吧,虽!虽然我全部都看见了,但是如果您愿意支付一些适~量的封口费,当然我也可以完全没、没看见的!虽然我建议您还是换个地方继续……啊!您想杀我灭口吗,我都录音了的哦!同步到控制中心了的哦!”

“啧。”伏见已经摆好了投掷小刀最后一刻前的标准姿势。

“伏见队长,您在干什——唔!!!”道明寺突然从门外探出个头,发出了极具穿透力的叫声,就算在他身后赶到的秋山见势不妙立刻捂住了他的嘴向后一拉,也还是慢了一步为时已晚。

“……”

——谁他妈说这是有点小遗憾的!

 

 一个小气泡在液面上炸出一个小波动。

“你突然在笑什么。”

安娜放下了手中的珠子,松开了嘴里咬着的吸管,抬头看了看坐在身边似乎百无聊赖的周防尊,如同每一个优雅的淑女,淡淡地回答道:

“没有笑。”

 

 -END-

评论(1)
热度(17)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