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境界线 No.2

※2月26日

※将睡前OOC同居脑洞一路到底

※慎

================================================

“老板,再来一碗。”八田看了看说今天他请客的伏见,敲着碗边点出了第四份叉烧拉面。

“啧。”

“后悔了吗,哼哼,我说过会让你后悔的!”

“你能不能……不要像个小学生一样。”伏见回头冲柜台后的老板挥了挥手,老板从看样子居然不是小学生吗的震惊中回复过来,收好视线埋头准备起了新的点单。

春天姗姗来迟,万物都像是列车误点后憋了一肚子气的乘客,在终于搭上了车后,肆意地、甚至疯狂地绽放出蓄积已久的生命力。

伏见挑了挑加大碗里吃剩的面条,怀疑高呼着“开动了”的八田,大概也带着自己的食欲混上了这趟列车。

“美咲,不容易啊,我以为这辈子你都和发育无缘了,看来老天还是没有遗忘你,食量见涨好事,很有希望不用一直是11.1厘米了。”

“猴子!你皮痒了吗?!!”

“是啊,之前晚上你抓的伤口开始愈合了,背上痒死我了。”

“你、你……你!”

伏见看着八田瞬间通红的脸颊,露出一副趾高气昂好不得瑟的笑容。

一直向这边探头探脑的老板翻了个白眼,原来是对死基佬还带放闪光的,不过看在(广义的)正太就是正义的份上,打个八折好了。

刚吃饱喝足踏出拉面店,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的八田就开始哈欠连连,无精打采地被困意越缠越紧,半推半拉好不容易上了车,他就再也没有顾虑地瞬间睡死了过去。

事实上,仅仅是食量猛增,伏见并没有太大压力。不过只是一个小小的美咲,作为驰骋官场的SCEPTER4高层岂有被吃垮养不起的道理。

真像自己开玩笑说的那样,迟到太久的发育期悄然而至,除了有点担忧不会真的突然长得比自己还高吧,——虽然看起来难度也实在有点大,倒也罢了。伏见扭头看了看靠在自己肩头睡得稀里糊涂的八田,嘴角果不其然地挂着口水。一个转向,八田的头猛地滑到胸前,还是丝毫不见醒,索性将他扶正圈牢在了臂弯里。

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快半个多月,一开始只是一顿吃掉以前一两天的分量,最近一星期渐渐地餐后很快就会进入到睡眠状态之中,仿佛不睡到接近下一餐的点,就算是天打雷劈也耐他不何,而这样的情况还在逐步恶化着。

即使在少有的清醒时间里,八田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很精神,可原因不明的虚弱还是不小心泄露了出来,从做扫除的时候推不动桌椅开始,到稍微活动一下就气喘连连,再到连不离手的滑板也不再随身带着,直到昨天伏见递给他带回来的一大盒便当在接手后嘭地一声因为提不动而掉在地上。

“切,真烦。”

“挺好的嘛,下次试着虚弱地跌进我怀里怎么样?”伏见撑着头,故作轻松地说道。

“根本没有头绪。”八田嚼着伏见的那份便当,口齿不清地烦恼着。

“早说让你24小时都不要离开我了。”

“做梦!”

“还有力气拿得动餐具你就给我老实点,不过拿不动了也没关系,我会一口一口喂到你饱的。”除了自己,也已经吩咐了人去查能力者那边有没有问题,费了不少时日还是没摸到半点蛛丝马迹,看来另一方面也得考虑考虑了……伏见迟疑了片刻,“明天去医院查查看好了。”

“哈?!”

“虽然笨蛋不会感冒,但有时候蠢是会蠢出大病的。”伏见用真可怜的眼神看向八田。

“混蛋——”八田呲牙咧嘴地想要揍过去,最后还是莫可奈何地低声说了句,“好吧。”

自从同居以来,伏见最满意的成果就是,再不用多说些什么,八田也能差不多明白并接受自己的意思了。

 

列车平稳地运行着,工作日的上班时间人并没有太多,车厢里显得空空荡荡,到处是灌进来的海风气息,格外的宁静。

一时之间,伏见想起很多年前,也是这么一起回家的列车里,明明还一人一只耳塞听着热闹得有些喧哗的歌,八田却早已梦游天边,留着他一个人清醒地听着并非自己口味甚至有些讨厌的歌,鼻息间全是属于八田的淡淡的汗水味。

那个时候的终点,是两个人相隔不远却都不太愿意彼此分离各自返回的家。而此时此刻,坐在同一条列车线上,目的地变成了前一站的综合医院。

对于到站的心情,倒是相当程度的一致。

“美咲,醒醒。”摇了摇还在死睡的人,可惜效果甚微。

“唔……嗯嗯……”看起来还睡得相当甜。不过之前,正常的唤醒法就已无一凑效。

真是麻烦呐,列车开始减速,也已经能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站台了,伏见小小地皱了皱眉头,在这个没人会注意到的角落里,肆无忌惮地吻了下去。

直到八田因为缺氧而被迫醒了过来。

“哦,睡美人美咲,到站下车了。”

“啊?唔……”大脑还处于一片空白的八田,不明所以地跟着伏见下了车。

紧接着就是入院,然后一系列麻烦的检查,还好提前特别预约过了倒也没花太长时间,坐在等候室里,医生拿着被强权要求立刻出来的检查结果走进来时,八田又快要一头砸在桌子上睡死过去。

“老实说,不太乐观。”

屁话,乐观我还带人来你这。伏见瞪了一眼这个看起来一张嘴就不太会说话的中年医生。

“内脏出现了轻微的衰竭现象啊,这是……好久没给人吃过饭了?”

来之前才吃完了四碗加大份的拉面。伏见伸出手适时接住八田又一次快抵抗不住睡意撞向桌子的额头,回视了一下他勉力支撑的迷蒙的眼神,然后继续用无声的反驳瞪向有些忐忑起来的医生。

像是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医生清了清嗓子,“这、这种家庭冷暴力是不对的,严格来说已经……”他看了看伏见穿着的明显是公务部门的制服,吞了一下口水,“已经犯法了,这是您……弟弟吗?”

“谁是他弟弟!……嗯。”突然大喊一声,八田倒把人吓了一大跳,但很快他又昏昏欲睡地靠在了伏见身上。

“我知道了。”拖走被医生捏得皱巴巴的检验报告,伏见拉起八田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踏出大门的时候,出乎意料耀眼的阳光刺得伏见一瞬间睁不开眼。他低头看了看踉踉跄跄几乎瘫软成一团的八田,有些无奈地咋了咋舌,还是蹲了下去。

 

 

“是,伏见队长,终于查到了有些可疑的地方,回去之后整理一下……交给你吧。”站在街边,秋山看着不远处的景象,一时汇报完毕都忘了挂断电话。

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挂着蓝牙耳机的伏见,正背着睡得昏天暗地的八田,焦虑着却又隐隐很满足地转过街角。


评论(2)
热度(7)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