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境界线 No.3

※2月27日

谁也没保证这不是打乱时间顺序无关联的脑洞系列

其实这个标题下都是同居背景设定的死蠢梗

※明明说是写片段的,哪能一次比一次长……

===============================================


作为SCEPTER4成员,大概最显著的收获就是总能遇见(也许应该说是必须找到)各种各样的能力者,尤其是那些奇奇怪怪的strain们。

伏见还记得那是一个春光明媚风和日丽的下午,他和美咲正在小公园里惯例因为鸡皮蒜毛的事情聚精会神地打得不可开交,美咲抓着他的领口,碍于某些客观原因不得不用力死死将他的视线扯到同一水平线,由于这样的姿势呼吸的热气直直地喷到脸上,不禁让他心猿意马起来。 

现在回想起来,伏见坚持认为这是自己用死心塌地围绕八田的实际行动感动了石板,才会捣腾出这么一个思维另类爱好奇特的strain在那个恰到好处的时刻,作为按头小分队闪亮登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扣住他两的后颈大力一按,让伏见如愿以偿地吻上了已经许多天都没得逞的八田的双唇。 

“你、你、你、你,干、干什么!!!”像是被触电般弹开的八田,双脸绯红地大吼道。 

“我什么都没干。”伏见毫无压力地摊了摊手,然后挑衅地舔了舔嘴角。

不知何时又闪到远处树梢上的strain邪魅一笑,“哼,伏见猿比古,你已经中了我的诅咒,现在你两的后颈处很烫吧!你们只要再挪动一步,就会进入我构建的幻境大舞台里,不自己想办法演成一场圆满结局的喜剧就永远出不来了,哈哈哈哈哈哈!”像是经典少年漫里不自爆一下必然会被主角破解的绝技就不甘心的反派一般。

“哈——?!你找他管我屁事!”伏见正要拉住摸了一下后颈不爽吼出来的八田,踩在滑板上的脚就已经滑出了一截。连啧一声都来不及,四周的景象就迅速模糊再渐渐成型,等到停止下来时,已俨然一派文艺复兴时期风格。

“混蛋,这他妈怎么回事!!!!”八田低头拎起身上的衣服,爆发出一声嚎叫。 

“不错,挺合身的嘛……美咲。” 伏见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贵族男式礼服,也仿佛收到这种氛围的影响,做出了口吻优雅的真诚赞美。 

“欢迎来到大舞台,《罗密欧与朱丽叶·改》即将开幕。”远处传来了报幕的声音。 

“啊,美咲,还好是你美咲。”很快明白了状况并坦然接受的伏见提了提八田身上的蓬裙,在好似快要爆炸的开水壶的八田怒视中,愉悦地迈向了前台。

虽然是无伤大雅也不具多大威胁的圈套,但总归是以略有些丢脸的方式踏进去了。就算八田恨不得一把火烧了所有的东西包括这个之前还没打完架目前看起来憋笑很辛苦又神情微妙得他不太理解的猴子,为了自己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成功逃出是毫无悬念的结果,或者说一开始他们两就没存有逃不出来的顾虑。也正因如此,两人的配合充斥着相互拆台又手忙脚乱地收拾残局的磕磕绊绊,不可否认地给彼此的生命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页。

故而,——没有终端可以拍下睡在天鹅绒上穿着女式衬裙的八田,到最后这场闹剧只是这一点成为了伏见人生唯一的最大遗憾。

而最后的最后,这个strain就像是得到了人生满足隐退山野一样,再也没查到半点蛛丝马迹,出现与消失都似她古怪的能力和喜好令人捉摸不透,在SCEPTER4的登记册上成为又一个小小的传奇。

事实证明,总是会有那么一些人,喜欢把幸运获得的强大力量花在诡异的方式与方向上。


所以,现在这又是个什么情况呢……

伏见操着手俯视穿着优雅如绅士的白兔,它长长地打了个哈欠,接着用细细的声音说道:”欢迎来到仙境,前面的木箱上有把锋利的小刀,如果你不能靠它穿越重重障碍,赶在地狱列车头从最后一站出发前找到红心女王的牢房救出你最重要的人,那你就永远见不到他了。那个滑板小子真敢忤逆女王,每次严厉说着‘给我砍掉他的头颅’的女王大人真是太可怕了。对了,赶不上列车你们也永远离不开这奇妙的仙境了,虽然这一点我觉得无关紧要,这里其实挺不错的,顺便我的名字不叫三月……“

如果说是梦,伏见绝不会怀疑自己能做出这种无聊荒诞的内容,那就果然还是不知什么时候被strain缠上了么……这次又是个什么口味的家伙?——自从成为了抛头露面最多的SCEPTER4高层代言人,麻烦事就越来越多,能不能要求再加一倍工资啊。

对于在这群国民里经久不衰的爱丽丝情结他没兴趣做评价,但眼前这显然相当接近于他前不久陪着八田玩过的一款挂着爱丽丝名字风格阴暗尖锐还有些血腥的动作冒险游戏。啧,最近应聘打工的条件越来越稀奇古怪,虽然八田坚持去打工才是更头疼的问题。

游戏貌似还留在电脑里,可结局已经忘了。

无视还在喋喋不休的兔子,伏见捡起那把还残留着斑斑血迹的黑色小刀,推开废弃医院的大门,一步之遥是万丈深渊,断断续续的小路贴着右手边墙体延续去远方。高空中漂浮着断掉的列车厢,也不知道是不是那个地狱列车除开头部的残骸。在业火之中燃烧崩塌着的城市废墟,既有高耸入云的大楼,也有深不可测喷射着滚烫熔岩的沟壑,单从视觉上倒是比很久以前见过的那场决战更惊心动魄。

小刀一直用得很称手,试了试能否召唤出火焰,结论是毫不意外的不行,但身体状态倒是和能力正常运作时一样轻盈与强韧。

正盯着小刀,缠绵于消极怠工的毫无斗志中,虚空中突然传来飘渺的声音——

快听到我啊!猿比古!

正是来自八田。

啧,下一刻,伏见沿着道路冲了出去,就算那只是一个迷惑他的假象,哦不对,伏见怀揣着加快跳动的心脏,隐隐的不安让他确认八田是真的被困。

全部杀了。

飞驰的道路上,任何碍眼挡事的障碍物与猎奇难缠的拦路者,不留半点仁慈毁灭殆尽,浓稠的酱汁与血液横飞,发泄着他的愤怒与烦躁。

在不知道砍死了第多少只他也说不出是什么的怪物后,在残骸消失的下一刻出现了一朵玫瑰。伏见有些迟疑地捡了起来,而那个古怪的白兔再一次从短墙后鬼鬼祟祟地探出了头。

“啊,啊,这可是好东西,吃下去就能立刻恢复体力,不过我还知道它另外一种妙用。你真是好运啊,居然能搞到红玫瑰,那可是女王最钟爱的花……啊不不不,你要是杀了我就不知道怎么使用了它了,哦不对,你是杀不死我的。妙用就是捏碎它,你可以向最重要的人传递一句话,你!我还没说完……”

“美咲呆着别动我听到了你的声音正一直在走向你那里牢房很黑一个人很无聊的话你可以想想我晚上给你讲过的那些惊险故事我要是走不到你那里肯定哪里还有别的机关你向我求救两个人一起想办法就一定没问题的算了还是放心吧我肯定会走到牢房见到你然后给你一个深吻补偿一下再一起离开……”

“你的肺活量可真好……”

那是,伏见鄙视地看了一眼缩到一旁的白兔,我可是经历了那么多kiss考验的男人。

接下去依旧是一成不变的清扫和越来越复杂的迷宫,进展尚算顺利但伴随着回荡在整个空间里列车前行的噪音让他越发焦躁,直到遇上了真正的强敌疯帽子,而决斗的地点已经隐隐能看见在这个破碎时空里唯一金碧辉煌完好无损的皇宫金顶。

几乎用尽了掌握的所有格斗技能,最后甚至放弃招式全权交给了直觉来进攻与躲避,伏见总算是以一身伤痕换回了成功消灭敌人的结果。

一朵巨大的金色玫瑰就掉落在三步之外,散发着诱人的光芒。

趴在地上的伏见伸了伸手,始终差上了那么几厘米。

啧,体力耗尽与受伤带来的双重疲惫偏偏这个时候猛势袭来,他还未来得及奋力抗争半分,就陷入到黑暗之中。


“伏见!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

“好痛!”伏见睁开眼,摸着被文件砸到的额角,另一只手摸到眼镜戴好,视线模糊了几秒后才发现迎接自己的是淡岛冰冷的视线,——那刚才……真的是梦?

“明天之前把这些整理成报告交给室长。”

“啧。恶魔。”伏见撩了撩目测有50份以上的原始材料,忍不住低声抱怨了出来。

“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副室长。我知道了,会准时交上去的。”伏见憋了憋嘴,伸手拿起了最上面的文件,脑子却还停留在那个未完的仙境之旅里。

“伏见队长,来了!来了!”

“啊?什么来了?”他回头看向站在窗前大惊小呼的道明寺,露出一脸的不耐烦。

“那个八田小队长耶!居然明目张胆地出现在SCEPTER4大门前,简直是奇迹!”话才说到一半,伏见就丢下文件冲了过去,映入视线的正是抱着滑板一脸笑意的八田。

精神抖擞,健步如飞,腰有力腿不软人不困,手里还提着一大袋看起来像是加量便当的东西。

那一天,吃完爱心晚餐的伏见,全力以赴地加着班。当然过来送餐的八田并没有多说任何话,更是以我绝不会在SCEPTER4多逗留一秒(那你为什么要来这里呢)为由拒绝了伏见一个人加班真辛苦的潜台词,早早地回去了。

等到伏见回到那个熟悉的小小公寓时,八田早已在床上睡得四仰八翻,还不时地咂咂嘴,泄露出好似泡在布丁海洋里的幸福感。

像是想起什么,伏见看了眼留了一半的床,最终还是选择打开电脑,翻出了那款一直所不屑的游戏。


“囚牢里的柴郡猫以自己重视的一样东西为代价找红桃骑士要来了女王的馅饼,在变大后弄毁整座王宫逃脱出来,接着又彻底破坏了整个仙境,于最后一刻带着昏迷的爱丽丝跳上地狱列车,离开了这个已不复存在的地方。”


评论(6)
热度(10)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