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境界线 No.4

※3月3日

老夫老夫同床的没羞没臊清晨早就想试试了

老板这里有售墨镜墨镜和钛合金狗眼

※明明打算虐一下的又手抖撒成糖了Σ(  ̄Д ̄;) (那就下一次好了

================================================


 八田睁开眼的时候,伏见正歪歪斜斜地靠在床头,睡意朦胧地盯着电视出神,手还拎起他又长长了些的橙色发尾搅来搅去,像是在回味着什么悠长的记忆。

电视里传来锵锵锵锵冷兵器相撞的嘈杂声,八田坐起来揉了揉眼睛,才看清那是昨晚两个人随手从租赁屋租来的异国时代剧。大约是讲着分属正邪两派的两个大弟子因缘际会结成挚友却为世俗所不容,结怨已久的两派逼迫着二人相互残杀以划清界线,最终酿成悲剧,这种陈旧的爱恨情仇。

“美咲,你看看,人家这么艰辛连死都要在一起,你怎么都不学学。”

“哈?!”有些像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呢喃,让八田突然回忆起好几年前的黑历史,说起来最开始到底是谁先干的蠢事啊,现在却倒打一耙来了。

“我的意思是,我公寓都准备好了,你快点搬过来,0房租0水电气费百分百服务,捡都捡不到的便宜。only for you.”

“切,我才不会去呢。今天要打工,休假的公务员大人自己滚蛋吧。”八田一把掀开被子滑下床,早晨还有些凌冽的空气让赤裸着上半身的两人不禁打了一个冷战。

“啧。都说了……”

“说起来全赖你,先斩后奏杂七杂八买这么多电器,你知不知道已经好几个月的电费严重超支严重超支啊!房租已经够痛苦了……”

“美咲。”长手长脚的好处就是伏见一把就将站起来的八田又捞回了自己怀里,他在八田额头上落下一个重重的早安吻,“赖我的我付就是了。虽然我觉得直接退掉这个公寓搬去我那边然后也不用到处打工辛苦才是最佳选择。”

八田一把推开黏黏糊糊的人,“绝不可能!”

“啧。”已经是五分钟内第二次咋舌的伏见,觉得今天的八田格外爱抬杠(其实每次提到正式同居就是这样),盘算着要不要立刻就地正法一下让他收敛些,门铃就响了起来。

“啊啊啊啊!一定是催了几次的房东派人上门来收租金了!”猛地挣脱伏见的怀抱,八田火燎燎地冲向了外面的大门。

“给我把衣服穿上!”啧,不知道打断人好事要损阴德吗,被一个人丢在床上的伏见有些不爽地摸到眼镜带上盯回电视机,虽然还赖着没动但耳朵却全副精神地放到了八田身上。

门被打开之后,就是那个让伏见有些讨厌的熟悉声音,“八田先生,我又来了,请问这个月的房租?”开门见山地表达了来意。

“实在是对不起!我能先支付三分之二的房租吗,今天打完工就结薪了,到时立刻就把剩下的转给你。”

“啊,虽然我很理解八田先生,不过我也是雇佣所托,不好随便决定呢。按照规定,今天是最后期限如果不能支付全额,就必须请八田先生搬出去了……”

“美咲,快收拾东西搬走搬走!”这简直是天助我也,伏见的内心已提前欢呼雀跃起来。

“我就是搬出去睡大街也不会去你那里的!”

“你就这么在意被养吗?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是我的,你不用这么羞涩,全国人民都知道的事情。”

“你……猴子,又想打架吗!”

“我就在这里等你,进来打啊,我很乐意接受挑战~反正你就没赢过。”

“混、蛋!”八田红着脸朝卧室冲去,丢下一副“啊啦啦又来了又来了”见惯不怪表情的催租人杵在门外进退两难。

紧接着卧室大门砰地一摔。

就像是接到信号后的条件反射,催租人靠在门边掏出墨镜戴上,——总觉得今天的阳光又提早了一些还格外耀眼呢,他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又摸出终端点开清晨还未看完的偶像剧:这次要等多久啊,最好让我看完这一集sp算了。

 

“我们还会见面的,呵,慎也。”

“下一次,绝对杀了你!”

当片尾曲于两个男主角的告别台词中悠悠扬扬地响起,催租人如同从一场长梦中醒过来伸了伸懒腰,真是充实的一个半小时啊,他斜眼看了看还紧闭着的卧室门,犹豫着是否该去打断一下虽然好像会显得自己比较不人道,所幸正这么纠结着时,并非租赁者八田本人而是大名鼎鼎的伏见猿比古从窄窄的门缝里恍如幽灵般窜了出来,并又很快带上门。

他的睡衣领口大开着,不出意外地能看见那么一两道暧昧的牙印和抓痕,连随意得乱糟糟的头发梢都弥漫着浓烈的情欲气息。

啧啧啧,现在的年轻人啊,催租人正要开口,只见伏见举起一张金卡,以命令的口吻说道:“这个月房租我付了,以及我希望明天能和你的老板谈谈,把这个房子租给我。”

“这个……八田先生也算是我们的老客户了,虽然不知道你们两……”

“他没钱,我有钱,还有他都听我的。”

“如果是这样……”

“猿比古!不要以为我没听……嘶,好痛!”

“呐,你看吧。”伏见扬了扬下巴将卡从催租人手里的终端上扫过,并示意了个你懂吧的表情,系统立刻发出了收费成功的提示音。

“是,那就没问题,我会转达您的意思的。”生意人讲什么第一个还是钱不是么?能遇上这种豪爽又干脆的顾客,催租人难以抑制怀着好心情识趣地离开了。

趴在床上全身再一次被酸痛折磨得一动不能动的八田,咬牙切齿地后悔着自己又中了伏见的挑拨陷阱,亦不知道是第多少次地深刻体悟到金钱的重要性。

——该死的税金小偷,公务员你了不起啊!

“小心我告你到电视台去曝光!”

“美咲,都多少岁了还这么幼稚。你忘了当初对着全国同步前线报道的镜头,主动吻我的是谁了吗?”

“不准提那个!那、那是人工呼吸!”

“好吧,你说人工呼吸就是人工呼吸。美咲,我现在头晕得好厉害,你快给我来点人工呼吸。”

“你!唔、唔……”

 

3月19日,晴,相对湿度70%,风向:偏东风。

今天的风儿依旧很喧嚣。


评论
热度(18)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