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境界线 No.5

※3月6日

※有脑洞背景设定,慎。

BGM:明天的记忆

============================================


石盘破坏掉以后,能力者虽然不会再增加但已存在的能力并没有消失,工作还是一切如常,甚至因为一句能力也是能夺取的传言,SCEPTER4的业务显得更紧张起来。

当然这些也并不是今天深夜还坐在居酒屋里沉默地喝酒吃小食的原因。

白天一个小小的冲突,虽然还是圆满地处理掉了,但八田知道了他完全无法使用能力的事情,随即也大致猜到了其中的缘由,所以也没有什么好争好吵好解释,——关于这个问题无话可说,结果比平时显得安静不少。

说起来从以前开始,其实吵吵闹闹甚至争执得天崩地裂的,怎么看都不过是些一戳就破的小事情,最后真正或重要或严峻的事态反而心有灵犀共进共退,如同从未有过半点分歧。

如今,已经磕磕绊绊一起走过这么多日子,时光在记忆里积压成赤裸裸的岩层,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分分秒秒狠狠填起来的密度让什么都再也摧毁不了这份坚固。

提起那个无法直视的青春史,都恍如隔世。

他喝下一小杯烧酒,看着对方把筷子咬在嘴里,盯着桌角发呆,神色一如当年的少年。

童颜真是作弊啊。他伸手准备给自己再倒上一杯,一提起酒壶才发现了不对。

“美咲,你……”

“猴子,你这个笨蛋。”来了,又是那种喝醉之后总能让他觉得各种意义不好的神态。

“不能喝就别喝那么多。”

“笨蛋。猴子。”

“回家吧。”

“蠢猴子。”

“闭嘴,我要蠢,你只会更蠢。”

“蠢透了。”说完这一句就一头砸在台上,彻底睡死过去。

喝醉酒就变成小学生用复读机的酒品,有些时候让人忍不住哈哈大笑,有些时候,比如现在,只会让他百感交集。

——明明那个时候为了他而以能力为代价的理由都是一样的。

“老板,结账。”


刚把八田搬回家里丢到床上转身去浴室放水,前一分钟还睡得死猪一样的家伙,就开始咿咿呀呀闹起来。没有搭理继续在浴室里做准备工作,水声中只能听清只字片语,从打工中的抱怨开始到他平时的各种多管事儿,然后声音又突然小下去,什么都听不见了。

等他关上水的时候,咚的一声,一听就是滚下了床。

有些伤脑筋地赶紧跑出去,地上的人这怀里抱着枕头,嘴巴还在喃喃自语个不停,看样子是没摔醒了。

他走过去弯下腰,伸出手想要把八田拉起来,躺着的人却像是闻到了他的气息,反而一把抓住他的手猛力一扯。身体下意识地重心后移却不想脚下不稳一滑,倒让他坐了一屁股。

虽然铺了地毯,到底还是有些痛的,他正想发火,醉鬼就摸索着将头枕在了他腿上,咂了咂嘴露出香甜入睡的表情。

不得不消了火,“还没洗澡,臭死了……”抱怨像是对着第三个人在说,他低着头,视线刚好停留在橙色发尾半掩着的耳朵上,一时半会便像是被感染也暂时没有了动的念头。

他摸上耳垂,厚厚的,手感很好。被他用牙齿戏弄过许多次,烫到都要烧起来的模样,配上到现在也还那样死咬着牙的呻吟,根本就是火上添油。

这么想着,就忍不住吞了下口水,移开视线。

可移哪里都不对,爱穿宽松衣服的习惯一直没变过,现在这么睡着,领口大开,都能看见锁骨,看见肌肉优美的弧度与曲线一直延伸到衣服褶皱的深处。

不知不觉,手掌已经贴上了脖子。

原本就是略高的体温,喝了酒而比平时更烫的触感,像是那种初夏开始灼热起来的太阳才晒过一样,让他有些小心翼翼,又舍不得离开这种如果要用色彩来形容就一定是明亮的温度。

如同这个人。

在最初点亮温暖了他的世界,就再也没熄灭过。他无知无畏地享受过,患得患失地维护过,也曾气急败坏地去破坏过,最后火焰越扇越旺,他也不知不觉化作反噬的火种,让两个人的世界都变成了火海,再分辨不出谁是谁。

回想起来,就像是童话故事一般的波折与结局。

他忍不住就在嘴角泄露出那种从前绝不会有的温柔笑意,然后顺着曲线,摸到了肩膀,接着是肩胛骨,然后是一节一节分明的脊柱。像是被摸得发痒,八田全身哆嗦了一下,接着一个翻身换成了平躺的姿势,怀里抱着的枕头也滚到了一边。

大大的领口都快垮到肩膀上,他正要去拉好,却不小心触碰到了左边的锁骨,忽地就勾起了那段注定铭记一生的往事。

一直以为HOMRA将成为这一辈子痊愈不了的疤痕,直到许久前那个晚上逼问为什么火焰会召唤不出来,八田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才不耐烦地吼了回来:

“你要是真死了怎么办!”

那一刻有许多个念头穿过,可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吻了上去,好像也只有这样才能完整地回应这样的答案。

许多年前的十几岁,那样的八田一定舍不得放下关于HOMRA的一分一毫。而所有的变质从学院岛的那天开始,时间将他们掩藏发酵,羁绊也从对实实在在的人与物的执念日复一日转变成了一种融进血液里更为深邃的存在。

他分开那个缠绵的吻时,八田像是平复下来,用还微微喘着的声线对他说:“只要我还活着,HOMRA就还活着,HOMRA从不仅仅只是力量,那个时候,我只能确定的是这一点。”

那个时候,那个时候,他想,若是他再小心一些,就不会有那个时候的发生。

“但是如果你再像……那样,消失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样说着的时候,八田浑身都在微颤,像是还未从当时的恐慌之中走出来。

他沉默地给了一个长久的拥抱,然后结束了这个不需要再多说的话题。

直到拥抱结束,心其实都还砰砰乱跳着,他从来只能确定,只有一个美咲,别的都可以毫不在乎地舍弃。所以那个时候,他拿匕首威胁公爵夫人,不安地伪装成气得发抖,恶狠狠地说,我不是傻子,废话少说,让他醒过来。

我只能偷偷送进去一块馅饼。嗯。但是他拿不拿得到就要自求多福。嗯?!好吧,也有办法确定送到的。嗯。可要从长眠中醒过来需要代价交换,得是重要的东西。嗯。你的代价想好了吗。嗯。

美咲也说得没错,蠢透了。两个蠢到一起的人。

这一切开头就是个陷阱,他们却一起面对得义无反顾。再多针对的矛头,都心知肚明并不将话挑明,做着自己觉得该做的事情。将来的道路,如果都暂时无法使用力量,变数毫无疑问又将再增加一个。

只是,就像曾经说过的话。

只要在一起,就什么都能做到。

无论过去现在还是将来,总是能这样不存疑惑地确定。


“猴子……”八田醒了过来,用迷蒙的眼神从下看着他。

“放的水都冷了,你倒是睡得舒服嘛。”

“头痛。”

“自己要喝这么多。”

“谁害的?不喝这么多压不了惊。”

“压惊?”他露出调侃的笑意,明明差点被子弹打中头颅的人是他才对。

“切,我去洗澡了,拉我一把,还头晕着。”

“水自己换,不准偷懒直接用冷水。”

“啊,你管我,烦死了。”

最后还是在门外,听到直接滑进浴缸里的水声。



-end-


“你们两个,还打算卿卿我我地晕多久才醒过来?”

一个带着点戏谑意味的声音从天顶传下来。

像是很久以前听过,一下就让人想到了泛着光的白色。


评论
热度(7)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