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仙五前][厉姜]经年如一瞬 01

※4月27日

※本来是送给蛋蛋的啪啪啪生贺,但是大家懂!嗯!

=================================================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了喝酒,他也记不太清楚。将头发幻化成黑色,换了宽大的衣袍遮住右臂,从那些熙熙攘攘的街道神色淡然地穿过,都是些过去的自己所不屑的行为。

可现在都成了习惯。

——当然,这并不代表他对这一直深恶痛绝的人界有了任何容忍与退让。

像是一抹浮世中的游魂,他总在奔波,踏着很久以前那人走过的行程,心怀目的却又看似漫无目的。就是突然生起那么几分想要叙旧的心情,也只剩下另一个其实并不算得有太深交情的封印守卫。

“你到底要寻到何时?”

“……你又有什么立场说我。”

若论年岁,他自是为长,但论地位,他却是下属了。早先飞鹰传书中还一板一眼地带着该有的敬畏,也终在年年岁岁的消磨里没了影。如今断断续续往来里或有对呛的时候,总归还是那么个谁也提不起太多话头却又百无聊赖并未停下通信的场面。只是今次却因着他先漏了口风提起个对两人都一言难尽的旧地,难得地多道了些陈年旧事。

“在幻木小径本以为遇到了千年一开花有着起死回生之效的回光草,最后才知不过是沐月而生、遇光则化的幻光草。现在想来,让人得一夕幻梦解此生之憾,或许才是最能治病的。”

哼,我好得很。

又被戳到了痛处,他当即站起身来震碎了信笺,拂袖便离开了客栈。

不管是厉岩,还是血手,无关名字或称号,他说出口的话,做到前绝不收手。

 

“生见人,死见尸,不找到他,我绝不回来。”

 

******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亲眼见证变迁难免唏嘘,——当年谁可曾想得到那幽幽暗暗人迹罕至的幻木小径也有被蚕食掉的一天。

也想不起是哪一年开始的,渐渐地就多了个叫做星月村的村庄,然后树林一点点缩小,直至此时只剩了南边的一小片林子,成了村里人绝不敢轻易踏入的禁地。

那么多的精怪妖兽全挤在了那诺大的地盘里,这寻常人类进了自然有去无返。也有落单的妖物误进了村庄,最后同样没什么善果,仿佛是离了那片林子就失了大半威力,久而久之便形成了这般微妙的平衡。

他不喜欢这村庄也是由此而来,明明是最弱小的人类,事实总是他们得了便宜却仍妄图得寸进尺。目睹了几次村人组织去除妖降魔,他倒乐得看这般不识好歹的笑话。一群人斗志昂扬地去,再折兵损将仓惶逃亡回来一两人,忍不得嗤笑那么几声,心底却总有一股悠悠的几乎不可察觉的庆幸。

去青木居,曾经的幻木小径是必经之路,现下则都要从星月村经过。村庄并不大,久而久之倒也有人记住了他这个每年都会往来上几趟的过路人,渐渐村民看见了总会和他寒暄几句。若就着性子自不愿理,可转念一想如此难免以后行事不便,只好随口胡诌自己仗着家传的独门绝技做的是奇花异草的偏门买卖,村人见他往来禁地安然无恙最后倒也都信了,可新的问题又来了。

他何尝不知村长每每瞧着他时欲言又止的深意,看起来幻木小径和星月村井水不犯河水,可认死了是个隐患,摧毁之意一起便难消,奈何始终无能为力,就如同一个疙瘩在心里硌得人难受。如今听说了有绝技能保平安往来其中,那自是更不愿放过了。

他冷冷地看着村长这又是把他请到家里,亲自热情款待,酝酿了好半天终是说出了藏了许久的主意,只可惜他早就打定了主意,立马有些不高兴地回道:“你这不是断我财路?”

“……厉兄弟,此话怎讲?”

“越是凶险的地方,越有价值不菲的奇花异草,这道理连三岁小孩都知。”

话不在多,点到为止。村长到底也是识趣之人,原本也没敢抱多大期望,又拉着他说了些有的没的,便送客了。

这一耽误,原本计划稍作休整才往南边深处去,也只能当即动身,行至村口时,他正巧瞧见一个少年凝视着幻木小径,似在做什么打算,见他孤身走来迟疑了一瞬便凑了过来。

“厉……大侠。”少年这一开口显然是有事相求了,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这是走了什么霉运?

“我赶时间。”说着脚步并未停下。

“魔林里是不是真的有一种草能让人起死回生?叫……什么回光草。”

这一问成功地让他停下了步伐。

“有。”

这一回答让少年的双眼一亮,一激动竟上前拉住了他,按捺不住般连忙追问道:“那你一定知道在哪里了?你……带我去好不好?我……”话出了口,少年才察觉到是自己唐突了。

“哼,我说有你就信?也不过是传说中有,未曾有人见过。”不喜近人的性子让厉岩不快地抖开了少年的手,当即只觉此次入南疆处处都透着不顺心,不由得皱起眉头,浑身的煞气隐隐有些泄了出来。他正要踏出步伐,那少年却又窜到他面前,大声道:

“我是听村里的老村长说的,你一个外人也道传说中有,那便一定是有了!”

厉岩满脸黑气越发浓了,心道什么狗屁不通的逻辑。

“我有……不得不去找的理由,虽然厉大侠不愿捎上我,还是谢谢你。”少年又垂下头,叫人看不清表情。只是很快,他捏紧拳头,重新抬起头来,盯着幻木小径入口的双眼如同南疆夏季的星空。

“就算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我也不放弃!”

厉岩抬起正要赶人的手便这么僵在了半空中。

他猛地就想起不知道已是多久前的一天,也曾听过同样的话,见过同样的目光。


-TBC-

评论
热度(3)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