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疾走的指挥官 01

※6月6日

※很早以前就想写了,但是一直没空细化完,算是剧本家paro文吧w所以名字会有化用的情况,大概需要指出来的就是见崎也念作misaki(・∀・) 其实本来想还是改成同音名字的,但是为了整齐,还是都用姓吧♪

※是的,我这个算不算致敬呢www因为不管怎样我就是超喜欢改编作《青之文学:奔跑吧,美洛斯!》,真真的几年如一日啊!不管是等待与被等待的主题,还是多线交织铺就剧情的方式,都完完全全征服了我。其实,也正是这样的主题,才让我有了写一次猿美的冲动w

================================================

是等待的人更痛苦呢?

还是让人等待的人更痛苦呢?


疾走的指挥官


“是的,是这样的,非常抱歉,猿先生,这次又要麻烦您了。”电话那头传来责任编辑温柔的声音,猿半躺在沙发上,有些面无表情地听着。

“上次请您帮忙改写的剧本相当成功,现在好多剧院仍是场场爆满,所以经理的意思是请您再重新创作一个新的剧本,大致就是上个剧本的后续这样。嗯……您一写完我们就安排人排练,当然时间有些紧,最迟一个月后能交稿吗?”

“啊,有些什么要求吗?”

“没有,猿先生沿着上一作的思路自由创作即可,经理相当的放心。”

“啧,这反而更难了。”猿有些不耐烦地挠了挠锁骨,但皱起的眉头很快就又展平了。他直起身来,在编辑进一步委婉的劝说前做了回复:“那就这样吧,一个月后见。”

“好!”得到了肯定回复,编辑声音不免都轻快起来,“期待猿先生的新作!”

挂断电话后,猿懒洋洋地穿上室内拖鞋,在乱糟糟的书柜前翻了半晌,找出了之前存稿的芯片,随手塞进电脑里,就转身去泡咖啡了。

和室内的凌乱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干净整洁的电脑桌面,芯片被高速地自动读取,然后很快跳转显现出了剧本窗口,上面用大大的红字写着六个字——

《停滞的情报官》。

猿走到桌前,喝了一口苦得宛如药汁的咖啡,很快点过封面,坐了下去。


半年前,猿接到了这个突如其来的剧本。

午饭时间刚过,他便被紧急叫去剧院总部的办公楼,等到交涉完毕出来时,已是傍晚时分。一个人坐在偏远路线空无一人的新干线里,他用手指摸索着那张塞满剧本相关要求的芯片,显得不是那么有精神,——虽然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正是他的常态。

对于经理是一次信心十足的计划,于他却不过是麻烦事变得有些多起来的工作。

事实上,对于当时手上的企划,他并没有太大兴趣,尽管被经理肯定地表示了“你一定会感兴趣的”。羁绊,信任,青春,奋斗,所有听起来美好的词汇,并不能刺激他的神经而诞生出一些足以吸引人的情节。他所擅长玩弄的,只是那些潜伏在阴影深处的令人忌讳莫深的玩意儿。

几乎是草草看完了原本的故事,猿根本就没再多看一眼剧本要求,由着自己的性子一星期完成了改编,——一个美好到顶点却轰然倒塌的故事。然后顶着编辑忐忑不安的劝阻,于经理秘书暴风雨欲来的表情前,正式提交了稿件。

经理就像是一早就预料了这种情况般,脸上甚至有些奸计得逞的意味。

结果便是,前所未有的成功。

换做别人,简直就要欣喜若狂。这个任何职业都热衷于包装的年代,有了如此傲人的成绩,更是踏入名流的大好机会。任何一家剧院都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但一开始签约时,猿就提出了三项要求:拒绝提供真名,拒绝参加任何公众活动,拒绝泄露任何个人信息。

经理诚实地履行着合同,甚至连劝说接受包装都没有过,只是不断增加《停滞的情报官》的场次,并反而借助猿的神秘大做文章,将声势造到了极致。

早就打好了做成系列的主意么?快速扫完前作,猿也正好喝完最后一口黑咖啡。他将杯子扔到一边,修长的手指放到了键盘上。

只是停顿一瞬,他的手指就忽地飞舞起来。


-TBC-


评论(10)
热度(3)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