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不说话 上

※6月18日

※1345后开的有关于摸脑袋+老情人间的亲密+非常态黄少的脑洞0.,0

※其实是想找找写喻黄的感觉,不过这想到哪写到哪且不论逻辑思路了怎么就越来越多了呢,先丢个想好的上吧_(:зゝ∠)_

==================================================

从赛场下来的专属通道一贯是没有人的,但却能很清晰地听到现场的欢呼。

黄少天双手插在队服的口袋里,右手摸索着还有些微微发烫的账号卡。

赢了呢。

他微微垂着头看着身上的蓝白队服,并没有太多以往胜利之后的实感,只是一反常态地,安静地迈着不急不缓的步伐。

然后就看到视野里出现了另一双脚。

他抬起头来,对面的人就伸手过来,绕过惯常会搭上的肩膀,拍了拍他的后脑勺,还轻轻揉了揉头发,温和地说了声:“打得不错。”

他想,怎么队长每次都能看透他的心情。

“一会还有团队赛,继续保持。”喻文州也没有多说别的。

“嗯。”

不管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情,他感受着来自身边喻文州肩膀不时轻轻的相撞,总是不能影响比赛发挥的。

实在收拾不完,大不了就少说些话呗。

黄少天深吸了一口气,左手勾上喻文州的右手,在得到一个无声却又用力的回握后,仿佛世界一瞬间就沉静下来。

他又干脆地松开了相握的手,然后露出招牌式的笑容,一把推开虚掩的门——

“有没有重温完十遍刚才本大爷帅气的落英式啊!还有后面……”

 

不说话

 

“如果是我,不是蓝雨我宁愿退役。”

“少天不要任性。”

“队长,让我一个人静静。”

“你可以把下午没说完的话给我说说。”

“我不想说话。”

喻文州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坐在床边散发出生人勿近的背影,随手抽出一本书,然后走了过去。

黄少天先是惊了一下,背后突然传来温暖,喻文州轻轻地拿背靠着他,整个宿舍里安静到只能听见书页翻动的声响。他缩了缩,索性整个人都向后靠了过去。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却能感受到对方的倚靠和隐约心跳的节奏。

似乎比一个人呆着要好很多。

有个善解人意的队长真是好啊,蓝雨就凭这点也比别的队伍好不是么?瞧瞧王大眼,瞧瞧老韩,一个光是冷不丁正面对上就要吓一跳,一个整天一副钱包拿来的表情,这日子都要过得提心吊胆多三分,可比蓝雨差远了吧。胡思乱想着的黄少天盯着不远处的电脑主机,眼睛不由自主地就飘向了插账号卡的地方,然后脑子里就又开始翻滚下午于峰离开时的场景。

走得太毅然决然,让他想冲上去拉住那个渐行渐远的身影,然后一直问到于峰亲口说出来离开真正的原因。

那个他模糊地察觉到一些便故意绕开,而身后一直死死拉住他的喻文州一定很清楚却也同样从未说出来过的原因。

曾经最美好的夏天,蓝雨所有人聚在一起彻夜狂欢的画面都还没褪掉半点颜色呢。酒气熏天,一个个笑得傻不啦叽的,勾肩搭背喊着下一次一起再拿一个冠军不不不不再拿很多个冠军得了就这么一起打到老吧。

黄少天突然有点后悔下午在于峰没走出蓝雨大门前怎么没抡他几下了。

这是翅膀硬了就往外飞啦,好小子。看我以后不见一次揍一次,让你输得捶胸顿足追悔莫及。念头闪完,黄少天又在心里笑起自己幼稚不幼稚最得意的冷静这一天下来都哪去了。

说来说去,本来就是经不住推敲的事情,由着之前察觉到的苗头细细想一想,其实答案就那么明明白白地敞着。

可以理解,可以体会,甚至很有共鸣。哪一个站在竞技台上的人不曾这样胸怀雄心壮志?

冠军是唯一的结果,却也绝不是一切。

他黄少天很幸运一开始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蓝雨和时代,从战队到习惯到无限接近于家的地方再到共同挥霍快一半青春的队友,还有……

喻文州又翻过一页书,脊柱随着动作在他背上滑了滑。

祝你好运吧,于峰。

从下一次开始你就是蓝雨的敌人了。

 

“队长,蓝雨对你来说算什么呢?”

喻文州刚好翻过100页,得到了这个声音并不轻快但是却平稳下来的提问。

“少天是因为什么来了蓝雨呢?”

“狡猾啊,每次关键时刻队长都是用问题回答我的问题。”

喻文州笑了笑,拿后脑勺撞了撞这个埋怨得有些撒娇意味的人,“不都知道答案了还问。”

“可我想听队长你说。”

“驳回。”

“嘿、嘿、嘿——,那个号称全荣耀人缘最好有求必应有问必答的新时代好队长哪去了。”

“就刚才队长休假了,心脏的战术大师替补上线呐。”喻文州又翻过一页书,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瞧着心思也没在上面可还做着样子。

“好吧,惹不起心脏的战术大师。”

黄少天贫完嘴就一个翻身兀地起了身,嘻嘻哈哈地瞧了眼喻文州没有心理准备慌忙拿手撑住往后倒的身体,风一样冲进浴室捣腾去了。

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喻文州这才皱了皱眉头,有些心烦意乱地把书随手扔在了桌子上。这样的表情极少出现在他的脸上,可每次黄少天说过不想说话之后总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来,简直就好比次生灾害连锁反应似的。

这要是别人也就算了,偏生是拿刚蒸好手掌老大个肉包子都堵不上嘴的黄少天,仿佛什么难题在他登峰造极的自愈能力及乐天精神面前都不是回事儿,可突然来这么一句怎么看都像是枪都上了膛却自个儿把枪管堵了,指不定什么时候还没反应过来就走火把自己从内部炸掉了。

原以为这表里如一豁达并与冷静常伴的人,虽然对蓝雨对队友感情非同一般,但在面对这些事情时是应该第一拨就理解接受的。现在看起来不光是他,也许就连黄少天自己,也低估了某些执念。

喻文州越想越有些烦闷起来,他太了解黄少天,每当向着自己不说反问时,就意味着他打算自己一个人闷在心底了。可是如果不挖出来,就会生根发芽,一天天渐盘根错节终成囚牢。

不管是出于哪一种立场,他都没法撒手不管。

以前怎么解决的来着?

上一次,其实上一次也没过去多久的样子。那一天也是如此的,黄少天对着记者的镜头和话筒,冲全荣耀发了一次最大的脾气,一翻白眼来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了,他在一旁面上平静心里却是恍了一大下,只好赶紧结束了记者招待会。

从大巴再到飞机,他一语不发地拉着黄少天的手,手心烫的,手指却凉得甚至有些刺骨。

晚上回去黄少天就霸着他的床,面色如常但情绪还是有些低落地玩着手机游戏。等他洗好澡出来,端了两杯牛奶过去,就看着自己的副队长手机一扔,黏黏糊糊地扯出个很浅的笑,靠了上来一把将他抱住,头埋在他的颈间。

接下来,差点痛得他没当场把牛奶杯子摔地上。

那对笑起来特帅气特阳光的虎牙,给他的肩部带来了会心一击。也算是给两人都戳破了洞,好的坏的泄出来,打破了寸步难行的僵局。

然后他就听见闷闷的话,“队长,虽然输了谁都憋屈,还是这么输的简直憋屈极了,可我看着你又在什么都往身上揽就觉得更憋屈了,立马一秒钟都不能忍。”

得了,敢情那会对记者是发的这脾气?这是来安慰自己还是怎么地?“所以?”

“所以我宣布我们现在吵架了,接下去我一个字也不会对你说。”

“多大人了这是。”喻文州嗤笑道,一耸肩示意黄少天起开,慢悠悠地把看起来是一时半会喝不下去的牛奶放到床头,然后坐到又睡下去开始玩手机的人身边。

“我只是说的事实啊。”

黄少天的肩膀耸了耸,依旧背对着没理他。

“我们的劣势太明显,一路下来思考战术小心谨慎习惯了,有时候反倒成了阻力。”喻文州顿了顿,“也许我们应该思索下新的战术系统。”

黄少天翻过身来,只是把牙齿咬得死紧,怒目瞪着看起来颇为辛苦。

“防守反击,防守反击,再怎么变化说到底还是被动的战术,看来我的思路还是太局限了。”喻文州正要张嘴继续分析下去——

“喻、文、州!”

黄少天一把将他推倒在床上,居高临下盯着他的双眼亮晶晶的,总算是生气又都回来了的模样。

“不是说一个字也不对我说了吗?”

“我看有些人思想态度不端正到了特别严重的地步,合着还像是故意的,不赶紧纠正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怎么不正呐?”喻文州露出了计划通的笑容。

黄少天很快心领神会自己还是上套了,特鄙视地回了一眼,吸了口气恢复了往日风采,“所有的参赛安排是蓝雨集体通过才决定的,你以为你是队长了不起呀,给你队长当那是大家谦虚顺便看得起你,可不是谁稀罕你帮忙挑担子了。又不是小姑娘,大老爷们儿还要靠个手……嗯当挡箭牌,说出去丢脸死了你还对着那么多人说,你说我能不怄一怄气啊。真是提起来就觉得输个比赛多大事谁没输个几场的,还没你那副我对不起大家的表情一半欠揍。哎呀不扯这些说正事,该怄的也怄完了,你要是觉得在场上我老给你当肉盾心疼了结果这次连倒霉催的肉盾都没当成就完啦想好好安慰我一下还不如现在就让我把你办了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啊。”

这一手歪楼及耍赖的本领那妥妥的出神入化了。

喻文州回忆了一下似乎今天的确是两个人每周固定办办事儿的日子,低头瞟了瞟黄少天开始不怀好意起来的下半身,用他特别悠然特别温柔特别客气的节奏吐了两个带着反问的字:“你办?”

黄少天瞬间张牙舞爪起来的表情,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

后来一宿翻云覆雨,中途滚着滚着就翻下了并不是特别宽的单人床,随着重力一下子好像是到达了不得了的深度,黄少天全身绷得紧紧哼地一声就交代了,软在喻文州怀里少不得又要嚷上几句,但很快又在喻文州没脾气的“刚才还气势汹汹地训我这个队长说要就地正法呢”声中败下阵来。两个人跟撒气一样直到都没了精神和力气才停下,喻文州撩开黄少天被汗水打湿的鬓发,凑着耳朵说了总结陈词:“我是队长,对外理应要总揽责任的……”话还没完就被黄少天一肘子打断了,只好又道,“好,以后不提了,回头比赛谁犯了错就统统针对性加罚三倍训练。”

“好狠的心啊,等等,队长你这是趁机……”

“以后别说什么都不想说了,我也会怄气。”

黄少天被拥进怀里,几乎是瞬间就双眼放了光,“呵,好不容易想出来的杀手锏哪有只用一次的理。”

“这是要比一比谁更有耐心?”说着喻文州就顺势揪了揪近在眼前还泛红着的耳根。

“那你早点来安慰我呗。”黄少天捂住耳朵哎哟哎哟着,挑着眉梢露出个得意的笑,又拿腿蹭了蹭他的重点部位。

喻文州这一听一瞧,好啊。然后……然后他们就再狠狠多折腾了一次。

不甚愉快的第八赛季也就这么彻底过去了。

 

还真是棘手的杀手锏啊,不过这一次却并不比上一次,因为根结不在自己身上。喻文州沉思着。

“队长,一个人蹲那瞎想什么呢?”声音刚落,还带着湿漉漉水汽儿的温度就贴了上来。

“都说了别老不擦头发就进空调屋。”

“感冒不了!”话是这么说,黄少天大大咧咧地丢了块干毛巾到喻文州手里,然后就跟大老爷似的坐那享受队长级别的服侍了。

喻文州站起来轻车熟路地擦着,心思还纠结在之前的难题上,不由得手上就有些重了。

黄少天很快就敏锐地察觉到了,当即伸手一把抓住喻文州的右手拉了下来。

“少天?”

“队长,”黄少天扭过身子仰视道,“你这是开导我呢怎么自己纠结上了?”

“有吗?”喻文州不动声色地换了只手继续擦起头发,“我只是在想接下去队伍要怎么调整才行。”

“骗骗别人就算啦,我是谁呀?我没事的,你别多操心了。”

喻文州低头看着又闭上眼舒服地靠在自己身上的毛茸茸脑袋,有些拿他没办法地讪笑了声,“真没事?”

“嗯嗯嗯嗯嗯,我说的话还有假了,没事了没事了一点事都没了,不就是个小……于峰,蓝雨缺了他还不成了?下午是我有点冲动过头了,可天热嘛难免情绪容易不受控制。”

“当初是你和我一起去挑的人,我都还记得你的强烈推荐。”

“说明我看技术的眼光好,这都当人家百花队长去了。”

“你私下缠着人PK到深夜的事情,我都知道的。”

“我那不是站在前辈和副队上的立场上,从战队角度深思熟虑后做的决定,不虐一虐多熟悉熟悉怎么能成熟和配合呢?队长你一定理解我才没说出来的对不对?”

“少天。”

“哎队长你有话就直说吧。”

“不是你有话就直说?”

沉默,很快就打了黄少天自己一耳光。

“不要闷坏自己。”喻文州轻轻拍了拍他的头,端了牛奶塞过去,“我说过的,别说什么都不想说了。”

“好吧,对于这个问题我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那种就算是能理解能想到但是没办法接受就是没办法接受的心情,我真说不出来,又偏偏在意得不行,你还老提。”

“都既定事实了,就学会习惯吧。”喻文州叹了口气,“习惯了,也就不是回事了。你下午的样子吓坏了一群人,作为队长自然是要提出来处理好。”

“哦你当时不拉住我,让我多问几声再揍他几下,说不定早就从里到外都顺畅了。”

“你要真想这么干我拉得住吗?”

“啊我发现队长你太难搞了,好了好了我们不提这个问题了成不成,就听你说的让我先习惯习惯几天。”

“当年是谁老拉着我说手速的事了?”

“哎哟!都多久的阵年旧事啦,队长你真记仇呐!”黄少天一口喝光了牛奶,“不过现在心情真的好多了,这绝对没骗你了。你真是我的好队长!”嘴巴一圈白糊糊都没擦掉,说着就啵地一口贴上了喻文州的脸颊。

“我去洗杯子。”

喻文州再一次没办法地笑了笑,擦掉脸上的奶渍,看了看时钟已经不早,便也直接铺好床打算休息,然后想起什么的冲洗漱间喊道:“杯子洗好了,就自己回去睡吧。”

“什么?!”黄少天探个头出来,“这就赶我走啦!不该是用你一夜的温柔治愈我满是伤痛的心吗?”

“……之前你说想一个人静静。”喻文州想下次得注意点楚云秀别让她老胁迫人看电视剧了。

“那你刚才也没让我一个人静静啊,现在我早改主意了。”黄少天一双手还滴着水就愣是几大步挤上了床,将人推进被窝里再跟八爪鱼似的缠住,“哎今天可把我累坏了,睡觉睡觉。”

“还没漱口。”

“又不是张新杰哪那么多强迫症!一晚上不漱有啥。”像是想到什么,黄少天顿了一下,“嘿嘿……”

还没笑完嘴唇就贴了上去。

灵活的舌头顺着牙根先是一点点慢慢滑过,让人渐渐沉沦到这种磨人的节奏里时,就突然激烈起来,很快狭小的空间里就漂浮起暧昧的气氛。

在一切控制不住前,喻文州总算是扯开了这个有些让人窒息的吻。

“队长,我帮你漱得干净吗?”

“明天还有训练,别闹了。”

“是是是。”看喻文州放弃了赶人,黄少天也没再得寸进尺。就着缠住人的姿势,他摆出个舒服的笑容,靠着头闭上了眼。

喻文州费力地抽出一只手,关上了灯。

今天就先暂时如此吧。


-TBC-

评论
热度(5)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