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旋转酒杯 01·上

※5月18日

※娱乐圈au随便玩玩,时间线别在意

※我卡故我在

=================================

黄少天一把扯下领带扔到一边,连灯也没来得及开,就冲进洗漱间卸妆去了。跟在后面的喻文州带上门,不慌不忙地收拾好鞋子,捡起滑到地上的领带,正要打开客厅的大灯,却发现今晚月色正佳,满月的光辉从没有拉上窗帘的落地窗外泄进来,肆无忌惮地窥探着这间屋子的所有秘密。

充实得够呛的一天。

好说歹说,终于把赶完戏的人从大山里的剧组挖出来赶飞机,又遇上局地对流天气,航班延误了快三小时,捂着狂跳的心脏踩点抵达颁奖典礼,结果却是陪跑最佳男主角奖,——虽然开奖一分钟后,黄少天才不动声色做出“操”的口型,那样的表情让喻文州回味了一整晚。

不过,显然任何糟糕的消息都比不过再次下了飞机后,在只有两个人的车上,他们同时收到的短信。

那时喻文州开着车,黄少天一手一只手机,上一刻还在调侃谁这么大晚了还乱发信息该不是又哪里的小鲜肉看上了你喻大经纪人白花花的大腿不到黄河不死心吧,下一刻脸色突然就沉了下去。

“这事,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喻文州扭头瞥了一眼,只瞧到发信人似乎是于锋,心底有了个大概,淡淡回了句:“等回去了你可以慢慢问。”

黄少天不置可否,埋头噼里啪啦回了两次短信,第三次被喻文州的“少天”打断,接下去就是全程的沉默。沉默到最后,黄少天几乎灵魂出窍,停车场里熄火了好一阵,才在喻文州一言不发的观察中,打开了正常运作的开关。

 

黄少天长舒一口气,拉扯开领口从洗漱间走出来时,就看见喻文州一脸玩味地滑动着手机屏幕。

“看什么呢?这么投入,灯也不开。”

“新科影帝的花边新闻。”

黄少天侧目,一脸一月不见你的品味怎么跟换了个人似的鄙视,身体倒是老实地凑了过去。一贯夸张得不切实际的八卦标题,竟是五花八门万变不离其宗地霸了满屏,黄少天不禁连连咂舌,却在看到周泽楷特写大头照时,从鼻孔里挤出一声真情实感的闷哼。

“怎么,还在嫉妒人家挤下你拿了奖?”

“你还不如说评委嫉妒我随时随地口若悬河不愿把奖颁给我呢。”

“颁给你,今晚就不只是围观了。虽然我估计不久之后就要轮到你……算了。”喻文州笑着看了看恢复过来的黄少天,示意了一下卧室道:“时间也不早了,洗洗睡吧,折腾了一整天好好休息一下。”

黄少天下巴却赖定喻文州的肩膀不动,反问:“你困了?”

“嗯?飞机上眯了一会,现在倒不是特别困。”

“其实,我也是。就是……”黄少天的肚子适时发出了响声,他嘿嘿摸上肚子,却抢在喻文州开口前自感奋勇:“我最近习得剧组顶级偶像王大厨的一门蒸蛋绝学,要不我来?”

对于除了戏里绝对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明星的殷勤,喻文州自然乐得享受。

两个人一起进了厨房。也顾不得身上还穿着价值不菲的衬衫西裤,黄少天在喻文州意味深长的注目中,套上了原本只属于生活助理和喻文州的围裙,信手拈来一个撩人的姿势,充分诠释人帅穿搭什么都迷人的真谛。

“这是做饭呢,”喻文州一脸淡定地作出评价,“还是要人做你?”

“深更半夜的,注意说话的素质!”黄少天显然被毫无预兆的撩拨击中,接下去的动作也带上了几分拙劣的掩饰。扭开视线从冰柜里拿出生鸡蛋和忘了谁送的咸鸭蛋,却叫喻文州硬生生半途插进右手,提出一听冰啤酒撞上发烫的左耳,激得黄少天龇牙咧嘴连瞪三眼。

“一人一半?”

“赏你一个喂酒的大好机会。”黄少天埋下头,“啪”地一声敲开第一个鸡蛋,竟是双黄。

喻文州提着酒去了另一头的橱柜,浅金色的液体伴随着一种格外消暑惬意的流动声,渐渐将玻璃杯充满。按捺不住一大口下去,总算是把一天的疲乏赶得七零八落。他转过身,黄少天修长的背影就刚好完整地闯入视线。

衬衫被随意拉了出来,只剩了一角堪堪压在裤子里,袖子卷得一高一低,就只能看到一边白晃晃的胳膊肘儿。或许是因为围裙带子松松垮垮,站姿也是散漫得犯懒,就算黄少天还在一如既往叽叽喳喳地分享着一个月封闭拍摄的趣闻,属于他的活力与凛冽,此刻还是都化作了被光影晕开的暧昧的松懈。

喻文州就这么靠在柜台边,搭着有一口没一口的啤酒,有一句没一句地听着。提起酒杯,透过挂满水珠的杯壁望过去,印入眼帘的一切仿佛隐隐人声中一幅不够清晰却引人入迷的油画。

这么些年,他们的分离似乎从来没有这么长过,在拍摄初期有过每天一次的通话,可很快就因信号不佳与拍摄任务日渐繁重中止。但并没有怎样强烈的不适应,重逢的那一刻起也像是从未分开过。如果不是习惯性地睡前检查手机短信和来电,看到特别标识的名字后惊人的数字,想起过去的几十个日夜都是靠着这些流水账内容而安心度过,大概是永远不会明白,这种顺其自然的情绪其实叫做想念。

如同手中再平常不过的酒,空闲下来细细品尝,才品味得出发酵完全后醇厚中又带着微微苦涩的滋味,以及所伴随的前所未有的满足感。与此同时,酒意就像是燎原的第一颗火星,不知为何而起、从何而起,在清醒意识中,就这么突然地,一路从食道烧到了不够充实的胃部,最后无可阻挡地延伸至更加空空如野的腹部深处,势要将一切燃烧殆尽。

喻文州摇晃着酒杯,朝黄少天身后走去。

“少天。”喻文州又喝了一口酒。

“嗯?”黄少天正低头沉浸在打鸡蛋的乐趣中,轻飘飘应了声,便也没注意到喻文州正朝他压过来。于是下一刻等他惊醒过来时,已经被喻文州扭过下巴,一口半温半凉的啤酒从同样柔软的嘴唇那边灌了进来。

惊诧不过一瞬,随着一声吞咽,两个人似乎贴得更紧了些。小麦的香味很快被某种灼热蒸发干净,主动的舌尖滑过牙根,还未来得及退开便被另一方死死缠住,一场旖旎的战斗接踵而至。

分开时,黄少天还微微喘着气,却很快展示了一贯的那副精力过剩都留给了嘴的生龙活虎。“靠靠靠,窗户大开着你就敢上,身为经纪人的理智这么快就被啤酒击败了?!文州啊千杯不倒的喻哥啊你还行不行……”

“有人拍到了,就买回来做收藏。”喻文州瞟了一眼被风刮起的窗帘角,——这当然不会在这个点的这个小区发生。

“我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被你抽成,结果就是这么大手大脚浪费的,啧啧啧,我错看你了。”

“少天,我想你。”

黄少天愣了一下,很快又接上了话:“所以呢?”

喻文州舔了舔有些湿的上唇,低低道:“——嗯,还是那个味儿。”

“哼哼。”

“……还想再来一次?”

黄少天有些动摇,他努力坚定了一下意志,下意识却把头凑得更近了些,“可我饿。”

“我突然也挺饿的。”

饿得这一秒在案台前就需要解决一下温饱。

对于这种事情,男人总是没太多节操地很快就达成共识。


-tbc-

评论(2)
热度(65)
  1. 婪梵LcA_LanFsir潜行生物 转载了此文字
    厉害了,好苏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