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武侠风三十题 11-20题

※7月5日

※继续自我zhiyu

※其实大概称呼会体现时间线

=====================================

11、好友是反派BOSS

“手下败将,就让开吧。”伞下的半张脸露出个讥讽的笑容。

“谁跟你是手下败将了,只要我还活着,你就别想跑。你以为就你这副穷酸模样就好当大魔头了?哎哟,说出去我都替大魔头三个字丢脸。快给我乖乖束手就擒,回去蓝雨楼我们好好叙叙旧。”

“……那还是算了。“拿伞的手在听到叙旧时竟微微颤抖了一下,随即就答道,”动手动手。”

“那就对不住了,老叶。”喻文州作了个揖,下一刻但见漫天光影,却是剑招笔法相映成彰,疾驰而去。


12、决斗

黄少天走上前,隐隐用身体挡住喻文州。

“得了,一群人乱哄哄地打成一团跟群魔乱舞似的,我说就我们两比试算了,刀剑无眼,后果自负,不反悔。”

“呵,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小心思?”

“废话哪来那么多,一句话应不应啊?”

全场一阵沉默。


13、被爱人误解

“文州,你说……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啊?”还是愣头青的黄少天有一天一反常态地忸怩问道。

“嗯?你看上了哪位姑娘?”喻文州惊讶地反问,“哦那以后可得好好收敛一下,别把人吓走就只能打光棍了。”

“谁跟你扯什么姑娘了!你就没喜欢过一个人吗!没有吗没有吗没有吗?何等苍白的人生!你说你出招奇慢就算了,这种事情怎么也能慢腾腾到这种地步,赶紧给我喜欢一个!”

“嗯,好吧。喜欢好了。”

“这么快!”黄少天不知怎地,有些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是啊,谁让那个人老在我面前催命。”喻文州心满意足地看着黄少天瞬间满脸涨得通红。


14、采花大盗

“楼主这几天出门,你一定记得叫上我。”

“啊怎么了?”

“采花大盗还在猖狂,不安全!”

“又采不到我身上。”

“那不好说!……不如楼主就先让我采了吧,一了百了永绝后患。”

“大清早的莫开黄腔。”

“大清早不正适合开……啊啊啊,冷死了冷死了你起床也别掀被子啊!我错了!”

反攻之心不死,今天的剑圣黄少天大侠也在奋斗路上挫折着。


15、打着打着毒发作了/武器断了/肚子饿了/etc.

“停停停停停停停!”

叶修倒也真的停了下来,浑然不顾四周还有别的杀气腾腾的对手,懒散地站在原地:“干嘛?”

“你让我有个说话的空闲不成吗?!”

“文州,你对他干嘛了?”叶修用“这都找话说找我头上来了”的眼神甩过去。

“恕不相告。”喻文州袖手露出个神秘的温和笑容。

“这是什么针对孤家寡人的新绝招吗?”叶修眼看着黄少天就要张嘴,连忙一招三段斩冲了过去。


16、男扮女装/女扮男装

-十五岁-

“娘子,你小心点。”

“相公,你客气了。”

“(小声)文州,我怎么觉得身后冷飕飕的。”

“有吗?”

“哎哟我错了不成,这不是这身衣服我塞不进去么……不过文州你真是天生丽质穿啥都有模有样,啊哈哈哈哈哈来让相公我香一个……逃命要紧逃命要紧逃、逃命要紧!”

-二十五岁-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黄少天愁眉苦脸地看着今年的新衣竟是一套嫁衣。


17、客官对不起,我们只有一个房间了。

“这什么破天气!楼主快进来快进来。老板打尖!”

“客官对不……”

“一间房。”喻文州笑着道。


18、中了迷魂香或者春药

“都……让你小心了。”喻文州苦笑着将黄少天扶到床上躺下,下意识地用手撩开遮住他眼睛的额发,却突然被本闭着眼的人一把抓住,猛地一拉压在了身下。

“楼主……我没中迷魂香。”黄少天舔了舔嘴唇,“你说有的人怎么就这么下三滥呢,居然下……忍、忍得好难受……”

“装也装得像点,快给我起来。”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拂开了那只不怀好意摸进领口的手,心底却惊道这骗人的本领倒是越发精进了。

“我怎么装得不像了!我都真……硬了……就让我一次有那么难吗!”说罢,竟就着这样的姿势与喻文州拆起招来。

可惜,剑圣剑术天下一绝,这贴身的巧招却是不敌喻文州了,不消片刻便被点了穴,一个天翻地覆,叫喻文州压在了身下。

“救急啊,灭火啊,楼主,你忍心这么舍我而去吗?”

“当作胡闹的惩罚听起来也不错?”

“你就这么摧残蓝雨楼的中流砥柱吗……”

看着黄少天那一张瞬间苦得快皱成一块的脸,喻文州瞬间觉得心情舒畅了不少。

他俯下身,额头相抵:“只是美色当前,不理不睬确实是太不符合机不可失的宗旨了。”

“呵,还说不准谁是美色呢……唔嗯……”


19、下雨了,躲进破庙

喻文州独自处理着肩上的伤,一只手却总是缠不好最后一段。

窗外雨声噼里啪啦,一滴一滴都落到心上。

他想起许久以前,也是这样一个雨夜,他捂着伤口躲进破庙,却叫火光中一双明亮的眼惊得愣在了原地。

“快过来暖和暖和,哎,流这么多血,得赶快处理一下!别愣着啦。”说着那个素未平生的少年撕掉下摆,拉着他坐到了里处。

十五岁,一切故事的开始。

而现在就是要结束了吗?


20、藏宝图或寻宝

宋晓交给喻文州一个信封,说:“是那谁让我交给你的……说是藏宝图。”

喻文州将它捏在手里,半晌才仿佛鼓足了勇气拆开。

宋晓看着自家的楼主对着薄薄的信纸出神了许久,然后从未有过地失掉了镇定,冲出了大厅。

等到再回来时,他满脸平静,怀中护着一只小匣子。

“今晚,就照最后一计行事吧。”

喻文州长长舒出一口气,末了竟露出了一个再淡淡不过的微笑。


-TBC-

评论
热度(6)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