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武侠风三十题 21-30题

※7月5日

※爱爱软妹鼎力赞助题目!要怪不要怪我!

※貌似一不小心还刷了伞修、刘卢刘……

============================================

21、连夜逃亡

喻文州想,自己这二十多年来,竟有那么多时间都在连夜逃亡。而这一次的将计就计,无疑是最糟糕也最失策的。

因为,他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人手四散,更是失去了黄少天的讯息。

他不得不付出沉痛的代价,补救得快要心力交瘁。

桌子上是一张接一张的密信,事态总算在渐渐朝着可以控制的方向推动,只是……还是没有黄少天的消息。

他凝重地看着一旁打开的小匣子,有些泛旧,里面更是只装了一块古旧的腰佩。

成色不纯,一瞧便是廉价物。

喻文州还记得那时黄少天在他面前慎重地收起来,说:“这要换别人,那就是要给儿子的传家宝了。”

不过是他们相识一年时他送给他的入门贺礼。而如今被交回到了他手里,寓意自是……自是……

早在行动之前就做好了如此的打算吗?为何不告诉他呢?如果是这样的结果,他宁愿不要这样死心塌地的信任。

喻文州只觉得四处都充斥着这个季节的闷,叫人呼吸不过来。


22、被困在某处

如果可以,他想一直困在那人的怀里,睡一个午觉,或者只是霸占一下对方的体温。

可惜,现在看起来是没有机会了。

只好化身为走出囚笼的野兽,张开所有锋利爪牙来破这一场困局。


23、月下独酌

总是无法不去想那个健谈的人,倒映于杯中的模样。


24、擦肩而过

喻文州捏了捏手中的纸条,那是今日与一人擦肩而过时被塞过来的。

当时他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身影。

不过这狗爬一样的字……除了如今江湖上人人喊打的叶大教主,也不做二选了。

紧绷了数天终于稍微松了几分,喻文州盯着窗外,雨季还未过去。

总归心还是高高悬着。

——老叶,少天就拜托你了。我会好好牵制住其他人的。


25、霁夜时分冷手捧热茶

一片黑暗中,只觉得冷得刺骨。

模糊间他想起那个雨霁秋夜任务归来,一双冷手接过一杯早已备好的热茶,在熟悉的温柔笑意里,还未入口便一直暖到了心窝里。

真想再续一杯茶。如此念着,他终于穿透黑暗睁开了双眼。


26、生与死

他撑着最后一点清明,也不知道这般痛苦地在伤痛中等死是为了什么。

直到一只手伸到了他面前。

却不是他想见最后一面的人。

“干嘛啊?我都难得好心伸出援手了,你就搭一搭?”骨伞撑着刚好替他挡住了晃眼的阳光。

“早……干嘛去了……痛死我了,你又……不是……张新杰……现在来,管个屁用?”到底是本性难移,这最后时分他也忍不住分出仅有的精力来话多。

“这是嫌弃我了?得,我当盟主都当腻了的时候你还没滚上人床呢。现在谁敢说什么是我这叶大教主做不到的?”叶修还是那般嘴角勾出微微的讥讽,却在下一句话时收紧了唇线。

“少天,我有一个挚友,不管什么都是很好的。”

“他说他要当混世魔王,麻烦事儿多的盟主就归我,然后两个人一起就拥有了整个江湖。”

“后来,他死了。”

“于是,我只好一个人疯了。”

“江湖这么小也只够我一个人疯,文州那破武功我看着都替他急,趁早回家玩去吧。”

他嘴唇微微张开,想要说的最后还是咽了下去。然后他努力扯出自己招牌式的笑容,虽然显得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

“没心没肺啊……要死的人面前都不说点好听的……”

叶修握紧摸来的冰凉的手,笑着道:“我看你还有闲情说废话,不像要嗝屁的样子。”

“我要死了做鬼都不放过你。”

“啊。我好怕啊。你说我要拿什么价码去要挟一下呢,啧啧,蓝雨楼好东西多我是记得很清楚的。”

“你……大爷的……”


27、武功尽废

“命能救回来,但是……”张新杰还是冷冷地坚持着一早就做好的结论。

——到头来,自称无所不能的叶大教主还是搬了张神医这尊救星来。

“我说哪有那么多狗屁恩怨,你这是还记着上次老韩的事儿?你老韩一命就抵了人两条,还赚了呢。”

“后来,都是我救回来的。”

“所以了,一回生二回熟,赶紧的想个十全的法子帮我把事儿了了。”

“我为什么要帮你?叶教主,我记得我们是仇敌吧?”张新杰掸了掸袖子,最后下了通牒,“要命就别想要武功。”

却是话音刚落,床榻上传来了响动,昏迷中的黄少天露出极为痛苦的神情,微弱的呢喃屋中的两人听得一清二楚,“楼主……文州……是我……又没保护好你……都是我……的错……”

“得,听到了吧,你要人武功尽失就等于要命,要你个神医来干嘛啊?”

“……”张新杰一时哑口,他踱到窗前,陷入到沉思中。半晌回头道:“是有个极凶险的方子,不过我只有三成把握。”

“就是只有一成,这小子皮糙肉厚的也能撑过来了。”叶修挥挥手,恨不得当即就能依着法子办事。

“叶教主,我想这件事你做不了主吧?”

“那你让躺那就没醒过的人做主吗?”

“我……呼,做主。”房门突然被猛地推开,来人气喘吁吁几乎说不出来半句话,过了好一阵才理了理有些凌乱的行容,一双布满血丝的眼里恢复了以往的镇静与坚定。

“文州愿付一切代价,后果自承,恳请张副帮主救少天一命。要命,也要武功。”

“你可知世无两全其美之法,就算成功也不过是换回五年光阴。”

喻文州愣了愣,有什么情绪从眼底一闪而过。他走到床边,伸出手擦掉黄少天额上的冷汗,淡淡道:“够了。”

“好,我只有一个条件。”


28、毁诺

四年零十一个月后。

“少天,别睡了。”

“嗯……”被轻轻摇晃的人还在梦里缠绵,只是更紧地抱住了他,嘴里还低声碎碎念着,“楼……文州,你说的,以后到哪里都一起……”

喻文州不由得露出个苦笑。这当真是一朝被蛇咬三年怕井绳,自从那一次险些生离死别至他二人已隐退江湖几载,黄少天不仅日日逼他重复这不再分离的承诺,还时时在身边念叨,饶是这许多年来习惯了话语攻势的自己,也甘拜下风。

但不可谓甘之如饴。

只是……到底是有尽头的,黄少天日益嗜睡,朝夕相处想要无视也难。

喻文州触到枕下压了许久的信封,扭头是再熟悉不过安静的面孔,那么耀眼到有些嚣张的人睡着的时候,竟显得有些脆弱。

“少天,少天……”情不自禁地念着名字,喻文州抚上脸,呢喃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几乎都做到了,只是这一次……让我也任性一下吧。”

会恨我吗?

不,你一定舍不得的。


29、特殊的信条

都忘了家乡一种糯米做的甜点是什么味道。

你说大漠中的海市蜃楼比得过那日你我海上所见?

不要跟着叶修胡闹。

有时候总会想起年少住的小院。

蓝雨楼偶尔回去看看,不过他们一定没问题的。

少天。

……

岁岁平安。


30、无字碑 

刘小别让卢瀚文软磨硬泡,还是被硬拖来了蓝雨楼。可惜微草堂与蓝雨楼的积怨非一日之寒,即使于现在渐渐缓和下来的局势,两家人见了面还是蹬鼻子上脸,指桑骂槐礼尚往来没什么客气。 

最后也就这没人来的偏院能得一时片刻的清静。

我这是被猪油蒙了脑子才答应来的,刘小别也不顾那石桌石凳积了多厚的灰,拿手拂了拂就一屁股坐了上去,眼角却是随意一瞟叫一个矮石碑黏住了目光。

“这是什么?”

一贯浑身上下都是阳光灿烂传承快语连珠精髓的卢瀚文硬是叫这个问题问得噎住了,小圆脸上生生滑过一大片阴影。

这让刘小别越发感兴趣起来。

“就是个碑嘛!蓝雨楼这么大,我今天都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谁知道这光秃秃的碑是什么。”

我瞧你一脸就是很知道的表情……刘小别又瞟了瞟那孤零零的无字碑,思索着正待开口,却叫卢瀚文抢了先:“不扯那些了。机会难得,刘小别前辈,今天不比上一百场,我是不会让你走出蓝雨楼,还不拔剑!”话音刚落,剑招就招呼上来了。

刘小别大吃一惊,狼狈不堪地躲开第一招,连忙出剑拆挡,脑子里一时也只剩下“今天的黄历一定写着不宜出行”的念头令他欲哭无泪了。


“看剑!连突刺!银光落刃!上挑!拔刀斩!三段斩!落英式……”

高手过招一般来说那都是一语不发,一触即发,等你还没瞧出名堂来都胜负已分了。只是眼下这两人打得精彩绝伦,场面却是让人有些不忍直视,当然原因都在这剑客身上。

喊招式出手便罢,一开始还点啥使啥,越到后面嘴上喊的和手上动的就是十万八千里了。

可一点也没影响到对招的人,像是早就习惯了一般,舞着骨伞专心应对剑客高明的剑招。只见又是一次针锋相对,兵刃相撞甚至炸出了半星火光,两人随即同时后跃拉开。

“慢!”使骨伞的黑衣人右手一挽,将这奇怪的兵器扛在了肩上,“就是拿聒噪补缺,还不是输。不打了不打了,我耳朵都要聋了。”

“还是不是爷们!你数数这个月都赖了几次了!”

可惜黑衣人无动于衷,甚至拿一脸“我就是耍赖了你拿我怎地”的表情堵了回去。

“时候不早了,我该动身去会他了。你也快点滚。”黑衣人说罢,当真转身就走,好似他们两人刚才不过是街边遇见寒碜了几句就各回各家分道扬镳。

剑客倒不似他那般急着走,站在原地对上黑衣人渐行渐远的悠然身影,半晌才收好剑朝着相反的方向迈出了步伐。

这样的日子,过了又几年了?

有一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损友相伴,肆意妄为地活着,把每天都过得乱七八糟却也充实得没半点浪费,并不觉得那般难捱。

只是不知那年说着一生便任性这一次、终是一命续一命的你,还可满意?


-END-

评论(1)
热度(6)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