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卒业

※3月19日

※其实是很早to洋芋的G,先放出来预热一下生日(・∀・) (。

==================================================

一开始是被光亮包裹着,行走在一片黑暗之中。

也不知道经历了多长多远。

就像能量被耗尽,也或者只是光源向着前方更快地脱离奔走,四周渐渐黯淡了下来。

他并不费力地从梦中醒过来,独自睁开眼在昏暗的房间里,紧紧裹着棉被,却像回到很久很久之前,冷得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卒  业

 

当这最后一个略显得漫长而寒冷的季节走到尾声时,依旧坐在这个曾因为寒风而感冒了数次的天台上,他至今不知道这么做的意义何在。

——只是单纯觉得这样很满足并不像是在虚度时光。

尽管很多话题在教室里早就谈论过,两个人午休时或者逃课一起溜上来,也不过是继续无所事事地挤在一起坐着,要么分食掉便当,蔬菜一点不剩地丢给美咲,牛奶自己一个人全部喝掉,要么他就在一旁做个安静的围观美咲玩游戏的旁观者,偶尔指点一下美咲的不得要领,再进行一些无关紧要已经重复过很多次却从来不会厌倦的对话。

美咲总是吵吵闹闹一惊一乍,嗓门很大,在屋顶之上仿佛一整片天空都充斥着他一个人的声音,让他忍不住想要开口去阻止,可更多的时候,自己倒更像是个故意引得美咲更多大声抗议的罪魁祸首。

 

“切!猿比古,你明明和我一起经常逃课,为什么还能不被班主任念叨。”

一把扯过被美咲折成飞机的试卷,他一点一点拆回原样,果不其然地看见只有那么一点可怜分数的成绩,“因为你蠢。”话刚说出口,美咲就不满地叫着扑过来想要抢回丢人的试卷。

“混蛋!你不过只是成绩比我好那么一点点!”

“是啊,”他愉悦地俯视着那张近在眼前的愤怒的脸,右手高高扬着皱巴巴的试卷,“就像身高也是。”

“你——啊!”

光顾着两个人的拉扯与斗嘴,还带着几丝寒意的疾风突然猛地刮来,没有拿稳的试卷就这么飞向了远处。

“哦。”他耸耸肩,表示反正你也是要扔掉的。

“切!”美咲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坐回了原处,露出苦恼的表情,“下午放学后,数学老师让我去教室补习。”

“又不是第一次了,逃掉不就好啦。”

“补考会过不了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在意这些了?”他有些惊讶地看过去,“再说了,以前不都是我帮你补习过掉的嘛。”

“啊烦死了,这一次要求必须留在教室听他指导,说如果不去不管补考答得如何都算不及格,会没办法……毕业了。”美咲瘪了瘪嘴,然后抬起头逼近了他,“猿比古,你这家伙肯定能毕业的吧?哼,真不爽啊。”

“美咲,牛奶不光长身高,其实对智力发育也非常有好处的。”

“去死!”狠狠揍了一拳过去,被毫无意外地躲开,美咲并没在意,紧接着有些支支吾吾地问出了真正意图,“你……下个月毕业之后有什么打算吗?”

“啊?”这个问题对于他来说,显得有些突然,这么被问了,他才意识到初中的卒业式真的已经不远了。

“随便。”立刻做出了不怎么负责的回答。

 

借着这一点光亮,前行在如同海底的黑暗之中。

全世界都看不见也没关系。

只需要这一点橘黄色的光芒与温度,不舍得也好,固执也好,只想紧紧抓住就这样继续下去。

在宽广的空间里,在漫长的时光中,渺小而又渴望能够永恒。

除此之外,兴致缺缺,别无所求。

 

“随便挑一家轻松的高中继续念书也可以,就这样毕业后干脆搬出去一个人独立也可以,反正不管怎么样,总是能过下去的。”他平淡地说着并没有经过大脑的话,注视到美咲脸上渐渐发酵而绽放出微妙变化的表情,那双放下防备不再狠狠瞪着的双眼,大得有些可爱,曾经还被人连同发型嘲笑过像个女孩子,然后他们就尽情地和对方打了一大架。

“真是潦草的人生呀。”

“我可不想被最没资格说这话的你这么说。”

“喂,你难道真的一点打算都没吗?”

“比起关心我这边,你倒是先想想自己能不能毕业吧,和老妈做了毕业约定的小鬼。”

“闭嘴!”美咲时常露出这种苦恼又愤怒的表情,“我只是天生对数字啊计算啊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不太擅长罢了。”

“难道不是学习相关的都不擅长吗?”

“切!你小子既然知道,就快点多帮帮本大爷吧!机、机会可不多了。”那种神情,试图做出和说话内容一样的自大与得意,却一不小心就泄露出想要掩藏的感情,偏偏因为太熟悉,他几乎是立刻就辨别了出来。

“美咲。”

“不准叫我名字!”

“你,是怕万一毕不了业,被我抛下了吧?”接着,他也拿出了人生最大的一次勇气,小心翼翼地,问了一个也问过自己无数次的问题。

“胡说什么!”美咲顺手就拍了他的头一下,就像每次被戳穿想法一样,“我是看你这种问题儿童,毕业之后又要一个人孤苦伶仃过日子,好歹是我罩了你三年,以后要是混得太差,总觉得有点没面子。”

“啧,除了和我在一起,你不也一样没交到别的朋友。”

“那是因为想在一起的就你一个,反正都足够了。”

总是这么坦荡荡地突然说出让人害羞的直球台词,他露出有些伤脑筋的笑容,胸口却觉得被早就渴望着的什么填充得满满的。

“美咲,你其实想和我一直在一起吧?”

“呜哇,好恶心的问法。啊,不过也不是不能这么说。”

“哦,毕业了,——就算是你毕不了业,如果你想,我还是可以勉为其难地继续陪陪你的。”

“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对了,今天游戏厅老板说有新的射击游戏,等我补习完了我们一起去吧!”之前扭到一边的脸,猛地转了回来,硬生生地,带着不准一个人先离开的霸道要求,占满了他的整个视野。

 

在这个无聊的世界里,因为是你递过来火焰,才点亮如此狭小得恰到好处的空间。

由此才明白除了黑暗与冰冷之外,也是可以有活着的感觉。

你说我们一起走下去。是可以相信的吧。

是吧。是吧?

 

并没有刻意因为卒业的逼近而去改变什么节奏。他们的时光依旧,如同越来越浓而凝固了起来一般,并非流动,而是懒洋洋地维持原样向前滚动着。

只是在距离卒业典礼不足一周时间的某一天。

也许——

突然没来由的强烈预感,他靠着灯柱坐在这大街上的人来人往中,手臂上还传来属于美咲的体温。

就不应该那样按捺不住地硬要寻求美咲一个坚定不移的回答。

仿佛在不经意间误入歧途,让他想起之前被美咲拜托通关的游戏,从来不存档的他,因为固执,不小心立下了一个并不能由此掌控结果的flag,而至今没有走出困局。

不行呐,他摇了摇头,拧开汽水盖子,——只不过是一个第一次暂时达不成TE的游戏。

这世界,再也没有什么比他们的约定从未破灭过而更能确定的东西了。

 

 

“与其在这种地方百无聊赖,要不要加入我们,中学生小子?”

 

 

-END-


评论(2)
热度(2)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