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伞修]时光机No.2 RPG

※7月12日

===========================================

现在就开始新的梦想之旅吗?

是。

 

1

阿姨说:你若信我们的父,死后便可上天堂。

他呸了一声,“不要挡我去买烟的路,不然真可以上天堂了。”

这种死于非命的不可上天堂的父,谁信谁坑爹。

苏沐秋蹲在一片黑暗中,狠狠地点了个头,坚决无视自己的乌鸦嘴。

 

2

他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的,但大概还是知道自己应该是死了。

这是种奇妙的体验,他捂了捂没有丝毫动静的胸口,发现自己还是没心没肺,无悲无喜。这种境界绝不是普通人能达到的吧,他居然就这么飘飘然起来。

仔细打量四周,显然并没出现传说中的阴曹地府,至少他没看见任何人,也没有光。就连死前被猛烈撞击的身体,都感觉不到半点痛苦。

黑暗就像是一头怪兽,吞噬所有感官、情绪、色彩、生气与声响,除了他。

而且我还有思想。苏沐秋确认着。但我思考了也没听到上帝笑一笑。

所以说,上帝信不得。

他索性躺了下去,于一片虚无之上。

只是一闭上眼,四面八方车水马龙就如同洪流涌了进来。

 

3

这个空间,记忆似乎才是终极。

这是苏沐秋在里学到的第一条定理。

下一秒他就悲伤逆流成河,因为他发现自己的记忆除了荣耀,几乎乏陈可述。

比如他拍上一身落魄的离家少年叶修的肩,请了一顿泡面做大餐,最后就和没见面前一样雷打不动地一起泡到荣耀里。然后被放学回来的沐橙教育了一通待客之道。

比如夏天写攻略写得心烦了他就踹一踹身旁除了手指都不动如神的叶修,上竞技场小房间发泄发泄。然后因为忘记煮饭被沐橙一人赏了一个爆栗。

再比如第一年冬天叶修大少爷不负众望地发起高烧,他手忙脚乱又是烧水又是敷毛巾又是擦酒精,忙了一大通才发现自己漏了最关键的步骤——喂药。然后被买药回来的沐橙鄙视了好半天。

再比如他把几十万的合同塞屁股口袋里,吃完了老陶,又拉着叶修去吃了以前一直很垂涎的那家叉烧面,回去都睡不着就打了一晚上荣耀。然后被按时起床的沐橙瞪了许久。

到底谁是哥哥了?!

好吧,还是需要更正一下,他保存的记忆除了荣耀、叶修和沐橙,约等于0。

自己的妹妹就算了,有个人算什么回事啊。

他有些别扭地睁开眼。

哎,现在叶修肯定在打荣耀吧。

手真痒。

 

4

为什么不给我留台能打荣耀的电脑呢。

啊,我真是荣耀真爱粉,荣耀公司应该颁个奖给我。

这么久没摸过了技术肯定都生疏了,啧。

……

苏沐秋不太确定自己现在的精神还正不正常。

不会饿,不会困,没有日出日落,也没有沐橙比闹铃还准时的喊饿,连定时发作的烟瘾都像不曾有过。

——几年几月几日几时几分几秒,死去的苏沐秋再一次死于空虚。

他胡思乱想漫无边际,突然灵光乍现:这简直比曾经看过的小说里说的闭关清修还要严酷啊。

等等。他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

就好像是真的这么多时间,——好吧也许只是感觉上多,让他清修出了道行。

他似乎在这个死寂的地方听到了微弱的无限接近于摩挲什么表面的细响。

这个声音真熟悉啊。

脑海里啊的尾音还没拖完,他就被一道白光刺得闭上了双眼。

 

5

像不像魔法?

这简直是奇迹。

他瞪大双眼站在人群之中,虽然这个世界看起来挺奇幻的,而且总觉得像是来过很多次。不管怎样,总好过之前的乌漆抹黑。

接着空荡荡的脑子里闪过一句系统提示:君莫笑上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ID有点熟啊。

他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动起来,然后摸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

千机伞。

这下他真懵住了。

半晌才回过神来,什么节奏,不要欺负人CPU年代有点早啊。

 

6

他苏沐秋从来都是吃螃蟹的勇敢者,消化新事物的速度与全开的手速不相上下,不就是跟魂穿小说似的么,不就是跟玩全息RPG似的么,不就是……

好吧,虽然他意识是装在这角色里,可他很快察觉到自己只是提线木偶,真正的角色操作者才是主宰者。搞得明明身在其中,却像一个围观的第三者。很有点他是君莫笑,他又不是君莫笑的意思。

只是……技能唰唰唰地用起来,瞧着那个帅那个流畅,可他还来不及感叹原来这个技能是这种感觉,就觉得自己跟台风周围的船一样,颠得都要吐了。

还是必须尽快和这个躯壳完全同步才行。

其实也没花多少时间,他再一次站到这一片荣耀的大陆上时,——是的每当账号被登录的时候他才可以从黑暗里出来,便通过君莫笑闻到了徐徐清风中的花香。

如同重生。

只可惜操作者并没有给他吟诗作赋的闲暇,很快就疾驰起来。

总是沉默着,他能听见从高空之中飘下来属于那个自己已经离开的世界的嘈杂,却至今还没听到过他的声音。

从第一招放出,他就想到了被无形联系起来的那个人该是谁。除了叶修那混蛋,还有谁能一路做出跟他完全一致的判断?这小子……

有些这就是命吧的庆幸。苏沐秋在心里笑了笑。

他以为自己该是镇定着的,还是一如既往就这么平静潇洒地接受了匪夷所思的事实。

直到他站在暗夜猫妖的尸体前直犯恶心时听到——

“啊?”

只是一个单音节就破除了所有自以为是的伪装。

真是不平衡的游戏规则啊,凭什么我要照着你的指令做动作,念着你打出来的话作台词,埋着头忍受你操作完留下的疼痛。

凭什么干巴巴地盼了许久才听见你的声音,却不让我传达给你憋了满肚子的话。

哪怕只是一句:是你哥,沐秋我啊。

 

7

苏沐秋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落单了十年的人,却因缘际会得到一路狂奔的机会,片刻不停追了上来。

就知道你这个社交能力婴儿都不如的家伙……分点技能点给防小人要你命呀。

那个叫流木的厉害家伙,烦起来真是令人望尘莫及。

虽然好像也没什么资格说这话,那么亡命玩游戏还真当自己永远十八岁少年?

沐橙真是的,跟着瞎玩游戏……可惜看不见漂亮大妹子的真相,不能更得意一下。

走哪都鸡飞狗跳的祸害,哈哈哈,爽!

职业联盟啊,果然有很多有趣的家伙,不过别妄图长江后浪推前浪,嘿嘿。

……

一个人的疯狂,两个人的狂欢。

他开始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君莫笑,还是苏沐秋,却无比肯定另一端的人是谁。

当他站在挑战赛的最后擂台上时,比任何一刻还恍惚,又比任何一刻还清醒。

连心跳的感觉都忘了,却觉得自己比过去任何一分钟都还要精彩地活着。

朝着那个早就被好好策划过却耽误了许多年的未来,一步一步,昂首走去。

笃定得理所当然。

只是越精彩就越舍不得。

苏沐秋不知怎么地想起沐橙老爱看的电视剧,总是好不容易高潮了,却就快结束了。

 

8

光芒又一点点撕裂了黑暗,天气很好,地图很小,现场有点吵,对面那兄弟亮得挺潮。

苏沐秋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有点紧张。今天很特别吗?原来他也有感到紧张的一天。

苏沐秋,你还行不行。他想象着自己拿手拍了拍脸颊,下一秒就绷紧全身冲了上去。

这位骑士,让我们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吧……怎么可能。

开火,扫射,贴地,手腕翻转,填充,发射,绕背,连击。

他默念着节奏,为无懈可击的默契而欣喜。

“十!”

“九!”

“八!”

“七!”

“六!”

耳朵都要聋掉啦。看着,让你们把嗓子都叫破。

“五!”

“四!”

“三!”

“二!”

“一!”

苏沐秋与叶修,本该所向披靡。

“零!”

“三十七!”

他听着有些刺耳的欢呼声,还有礼花炸开,他什么都看不见,他却感受到了一切。

然后回归死寂。

荣耀,从来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我才不会感谢你留下的那一轮机会。

 

9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五阴炽盛、求不得。

人生那么多苦,苦到宁愿做个孤魂也不入轮回。

苏沐秋半撑着坐那,看向黑乎乎的虚空,却甜得都要犯恶心了。

 

10

我们一起拿冠军。

 

 

这个男人,就像是知道那个人,总会登上这一张账号卡。

-HAPPY END-


评论
热度(3)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