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旋转酒杯 02

※6月13日
※请把没有肉的都称为无趣的过渡章
※想八卦真是想得一地头毛心力交瘁

前篇地址:旋转酒杯 01·上

                  旋转酒杯 01·下

附文地址:八卦手帐 壹

=================================

去影棚的路上,还没睡醒的黄少天在后排蹭来蹭去,跟喻文州发着起床气:“左眼跳财右眼跳灾,我右眼跳得都快右脸肌肉痉挛了。这一定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来阻止我出门工作。这种破天气就该在家睡觉,我难得的假期,我难得的懒觉,我要辞退你,然后和我一起回家睡觉。” 

“还有一小时的车程,够你安安静静睡一小觉。”喻文州从后面抽出常备的薄毯递了过去。 

“你眼睛就不酸吗?你看还有红血丝。”黄少天把毯子抱紧,下巴搁在喻文州肩上动来动去,害得喻文州只好停下了操作鼠标的右手。经黄少天这么一说,喻文州的确感到了有一丝疲惫,他捏了捏睛明穴,就看见黄少天撇了撇嘴,一脸“看我说吧”,然后接力赛似的按上了喻文州的鼻梁。 

在前面围观了全程的郑轩,扭头就跟旁边的徐景熙念叨单身狗压力山大。可常年跟跑的徐景熙早就练成一身非礼勿视的神功,操着PSV塞上耳机,心神归一。然而很快,他愉快的白金成就路就被人当街掐断了。 

“这次的拍摄主题和采访稿拿来看看。”黄少天探头过去,熟练地扯下徐景熙的耳机,一双大眼黑白分明清清亮亮,换谁也不信这是熬了夜还没睡饱的人。

 “你不是哭天喊地要睡觉吗?”郑轩翻了个白眼。 

“那是热身醒瞌睡,你懂个屁。”黄少天接过资料,瞬间切换模式,关于等会杂志拍摄的梗要简洁明了,连带揣摩没一会儿也就完了。喻文州刚好合上笔记本,黄少天便问道:“这么快就准备漏风声了?叶修那边也OK?”——毕竟之前大家很有默契地约定了,等电影一切差不多了再一点一点开宣传,一为了淡化舆论风波的负面影响,二自然也是各方都希望更为稳妥。所以签约至今,各方人马打点到位差不多封了口,训练是在蓝雨内部秘密进行,拍摄是分批打迷魂战去的旅游热点再转深山,严格控制群演,对外宣称的也只是去“进修学习”了。 

“押后发,具体期数之后再和杂志那边协调一下。”

“以我的预感来说,可能押不了太后。”一直负责着宣传的郑轩突然插了话。 

“差不多。”喻文州点点头。

 黄少天几乎一下就明白了,“靠,我就说吧……我这右眼跳肯定是预防针。” 

“那次手滑后,我和黄少的微薄都快炸了,”徐景熙也收好了自己的游戏装备,作为执行经纪他一脸不容乐观,“转发评论私信,光后援会就有事没事来人旁敲侧击周泽楷的事儿是不是我们干的,这踩着对方吹黄少的意图实在太明显了,尤其是刚颁奖完。群众也已经越来越多的人去掺和周泽楷的八卦,最近都闹到周一见的份上去了。老觉得后面还有大阴谋针对我们,好一箭双雕。不过她们追问黄少你行踪的法子也是够五花八门的。” 

“能有谁呀,还不就那家……昨晚你让我打听周泽楷被谁阴时,答案就明了咯。”郑轩冲喻文州摊了摊手,“不过这次玩得聪明,我分析追查了一晚上,暂时没探到接阴我们单子的乙方。” 

“动手够快嘛,还是一整套连击玩法多点打击,不愧是老手。”徐景熙一脸佩服。 

“切,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本少行走江湖十来年,还怕了谁了!”黄少天将手里的毯子抛上抛下,突然想到什么,伸手去掏自己的手包,“但首先,我要干一件最重要的事情。”

三个人静静地看着他摸出自己的手机,一脸嘲讽地给叶修发了条短息: 痛打疯狗替天行道还我圈一片湛蓝天空是每个有公德心的艺人应该坚持的原则你说对不对? 

不到一分钟,短信就回过来了:呵。 

“靠,这什么意思啊?”黄少天扫视全车。 

“导戏没空。” 

“觉得你烦。” 

“表示知道了。”喻文州看了看时间,“先准备拍摄。” 


主编和摄影团队都是合作过多次的老朋友,虽然最后一组就如何在室内拍出行走于夜雨中的氛围耽误了一会,还是比预定时间更早地完成了所有拍摄和采访。 

黄少天头顶着湿毛巾,一身还透着拍摄后湿漉漉的气息,他就这么穿着运动背心短裤和人字拖走出更衣室,从棚里这头挪到那头,一路上嘴没停过地寒暄。他心满意足地从摄影助理那里要走一张自己喜欢的废片,左边郑轩和主编在沟通,右边是徐景熙不着痕迹地打点人情,一抬头却看见喻文州窝在角落里,闭着眼在养神。 

那是一个柔和的神情,仿佛疲倦也悄无声息,将整个角落都隔绝于鲜活热闹的摄影棚之外。人来人往,并没有谁去打破那狭小的休憩。黄少天走过去,居高临下地举起手机,正打算留下这一刻的安宁,便看见喻文州睁开了双眼。 

“拍完了?”喻文州的声音带着点嘶哑,一下就让黄少天有点心疼。 

“我早说上午被叫去开会,下午你就不用陪我过来了。反正都安排好了,老实在家睡觉多好。”黄少天扯下头上的毛巾递过去,“将就一下,把眼睛敷敷。” 

喻文州从善如流,微微扬起头拿毛巾敷上眼。只是这样落在黄少天眼里,首先便是因为没喝水显得有些艳的唇,接着就被毫无防备的喉结吸引了目光。黄少天咽了咽口水,转了身,靠在了一边的墙上,有些故作镇静:“等会让老邓先送你回家,我给你打包晚饭回去。” 

“到底谁是经纪人了?”喻文州发出闷闷的笑声。 

“换其他人我还不乐意管呢。”黄少天边说着还是忍不住拍下了此时此刻的喻文州。 

“有什么好拍的。”喻文州揭下了毛巾,虽然看起来效果甚微,但人还是精神了些。他站起来,却没注意手机落在了椅子边上,一带就去了地上。也不怎地,这么点高度竟把一角的屏幕摔出了裂痕。黄少天正要帮忙去捡,手机却突然来电,倒把他吓了一跳。 

“叶修?”黄少天有些讶异地把手机还给了喻文州。可没等他欣赏完喻文州的表情变化,自己的手机也响起来。 

苏沐橙?按下接听键的那一刻,黄少天就直觉是有什么事来势汹汹。 

“喂,少天?刚才听到一些不好的传闻。” 

“你们嘉世内部的八卦我可没兴趣听。”黄少天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是当即咯噔一下,——苏沐橙爱跟他闹腾但从不瞎闹腾。手机那头传来苏沐橙的声音像是带着回音,有些空荡荡,很快就应证了黄少天的预感。 

“这次可不跟你开玩笑,你们提防着点。只说得了这么多啦,还是路过听到的。” 

“你这话一说,就一种让我心肌梗塞的感觉。” 

“都躲厕所给你打电话了,我还没塞呢,就这样,拜拜。” 

黄少天长叹一口气揣好手机,喻文州已经接起了第二个电话,那春风拂面的回答,简直是泰山崩面前了你也没事即使天塌了也还有我呢的可靠。比起上一通,这一通很快就结束了。 

“怎么回事?” 

“你那边?” 

“躲进厕所的内线来报,让我们到处留点心眼。” 

“晚了一步,两边同时出了问题。叶修先去处理广电局投诉的事情。比较麻烦的是出品方那边,制片是新手挂职,平时全靠叶修带着,现在他分不开身,我得马上过去当临时指导了。” 

“是不是出品方资金链突然断了什么的……”黄少天表示我就随便猜猜。 

“对于危机的判断,你还真是神一般的直觉。”喻文州流过一丝无奈,但很快就恢复了一贯镇静的微笑,“这几天行程我都跟景熙交代好了,应该没什么问题。另外你的假期可能要延长,暂时都让景熙负责一下,随时电话联系。郑轩,你过来一下!” 

正好要过来的郑轩走近了,就被两个人的眼神震得又有些压力山大,“什、什么事啊?刚和主编墨迹半天,怎么都说是定好下个月发不方便调了。” 

喻文州点了点头,没有发表意见,而是陷入了短暂的沉思中。 

黄少天此时却很轻松:“下个月就下个月。现在的环境爆出去肯定锅是我们背,但被动也有被动的法子,钓他们提前出招就可以了。现在嘉世就跟他们那个新一哥一样,围着叶修打转转,一挑就炸。黑枪真正开到我头上,提前宣传计划才有意义不是?”说完,他朝喻文州递了个眼神。 

“所以一个月时间也并不紧张。郑轩,后天之前你把《夜雨刀》宣发企划做出来我先看看,顺便配合少天放点烟雾弹做铺垫。关键的是,我们来赌一把,就赌嘉世最近那部片子是亏是赚。” 

郑轩注视了片刻喻文州意味深长的眼神,终于心领神会:“刀刀这么快出问题了?哎哟我去,黄少你真是说不得的乌鸦嘴。不过都简单,我早有预感刀刀宣发还得是我们接盘,初稿早就搞过了。至于嘉世那边,正好他们片子马上要内部试映了,就冲这一两年他家那个出品质量和这几个月听来的八卦,我简直能打保票我不湿脚就吹口风都能浑水。我就是觉得……” 

“觉得什么?” 

“又要加班压力好大!哭了!” 

黄少天一脚就踹了过去,而这一幕完整地落到了徐景熙眼里。 

“你们闹什么呢?我已经搞定了,接下来?” 

“那就先告辞吧。”喻文州端上职业性的微笑,朝主编走去。 


“差不多就是这么个情况。”回到车上,喻文州简单地做了个总结。 

郑轩连连咋舌,说:“这一年嘉世老老实实的影视经纪没见啥大起色,逮谁咬谁的劲儿倒是越来越大了。没个主心骨混不了啊,哦,也不是,主心骨是他们自己打断扔出来的,结果现在还是围着这根前主心骨转?他们是觉得一点不累,还是觉得超级好玩?” 

徐景熙从鼻子冷哼一声:“叶修基本不接受采访,现在更是对外玩失踪,他跟嘉世那些事儿可不就嘉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我就是没想到除此之外,嘉世能针对到今天这地步。” 

“我比较愿意相信,是因为叶修平时太损了。卧槽说起来就……有几个人受得了他。”过于严肃的氛围让黄少天不太适应。 

“也不知道是谁皮那么痒,冲着两百块钱苍蝇馆饭就签了字卖了身,主动凑上去惹来一堆麻烦。” 

“也不知道谁拿了半本剧本走,第二天就哭天喊地求下半本呢。” 

徐景熙揉了揉太阳穴,“你们两就不能暂时关一下打嘴炮这个功能?好歹谈完正事。” 

“然而文州要处理的棘手事情我不懂。”黄少天摊摊手。 

“所以也没办法出主意。”郑轩耸耸肩。 

“好,那我就多安排几个行程,省得你两凑一对闲下来就折磨人耳朵。”徐景熙呵呵一笑。 

喻文州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习以为常,默默地联系好了宋晓先去机场等他汇合,这才发话:“很有可能这次不光要接盘宣发,还得去忽悠老板掏钱。” 

“好好好,全团待遇平等,集体加班,我对此喜闻乐见。”对负责财务休息充足的宋晓,郑轩记恨许久了。 

“小卢那边现在就李远一个人,你们也不能松了。”喻文州吩咐道。 

“黄少能有小卢一半省心我就去烧高香了。” 

“我附议。”这次徐景熙倒是一秒倒戈郑轩,嫌弃脸瞬间变双倍。 

“说出去就你们这态度是黄少天团队的人,鬼信。” 

“谢谢,我们是喻文州团队的人。” 

“……好吧,”瞬间入戏对黄少天简直是信手拈来,他一把将喻文州的胳膊揽进怀里,“我也是喻文州的人。” 

成功秒杀单身人士郑轩同志。 

喻文州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跑偏了十万八千里的话题再一次扯了回来:“三天之内最好就有前期动作,怎么把墙下的坑挖好,再把墙推矮引人跳过来,就你们自己把握了。景熙你既然已经在火线上了,就不妨一个人再往前走几步。” 

“……什么意思?” 

“你去当诱饵。” 

“太残忍了!”徐景熙瞬间泪流满面。 

“对哦,我突然想起来,”黄少天压低了声音,“上次苏沐橙来探班,好像拿了一张嘉世给她的行程单在跟叶修点评,我有瞅到几眼。长期合作的商家变少了,倒是塞了很一部分赚快钱的,说是她还算公司里好点的,还说头几个月老财务总监就走了。” 

“倒是难得的好消息。”喻文州抬眉,“等宋晓找叶修再了解点以前的情况,估计就能大致确定嘉世现在的财务到底怎么样。” 

“怎么听着有垂死挣扎的意思?这一次下了血本捧孙翔,再没大回报就真的元气大伤,整个公司都起码好几年起不来了吧?”徐景熙问道。 

“如果是这样,那就未战先胜了。”喻文州若有所思地敲了敲笔记本,“我们要么只防守一波,要么机不可失……” 

“去找叶修那个陈老板勾兑一下呗,反正我从来不信奉穷寇莫追。不过以我对叶修的了解,他肯定要死磕《夜雨刀》,然后拿它狠狠扇回去。卧槽,总觉得我昨晚为传话白动肝火了。” 

“这些等我们过去了再说,总之你们三个的计划尽快动起来。” 

“那还不简单,新微博的照片我早就要好了。”黄少天摇了摇手机。 

郑轩一手按下发送键,“杂志明天就放拍摄花絮预告,至于嘉世八卦我已一不小心分享给了和他们对打的几家电影发行。就等周一见咯,还剩六小时不到,可千万别怂爽约啊。” 

“反正,作为倒霉催的执行经纪,”最后表态的徐景熙一脸麻木,“最先擅长的就是拉仇恨和和稀泥嘛……” 


是夜,关于周泽楷的“周一见”大爆料终于姗姗来迟,以四张照片掀起巨浪,主题大致可以概括为新晋影帝与贵妇人的豪宅泳池亲密照,对周泽楷一直洁身自好的形象无疑带来重大冲击。 

紧接着,围观的群众还没嚷完你要开戏就不能早点,便刷出黄少天执行经纪徐景熙的新微博,一句“身正不怕影斜,呵呵”拉满仇恨,却在五分钟后就删除了。联系一下最近的形势,可不是像指着新影帝脊梁在内涵嘛! 

这双商掉线的明晃晃的讥讽,实在是突破了一直以来徐经纪的水准下限,更和整个黄少天团队一贯的画风有违。可之前黄少天处处被周泽楷压一头,又有谁说得准团队的人难保憋久了不抽一下疯呢? 

在八卦群众还没彻底理出个一二三前,周黄两方粉丝还在混乱中打转转,从微博上失踪了一个来月的黄少天也突然发了新的配图微博—— 

“一场突如其来的夜雨,打湿了在下。” 

光影交错的雨势中,湿透的衬衣贴出精致的肌肉,黄少天一半凌厉如刀,另一半却迷散在了失焦的阴霾里,拖曳出柔和而暧昧的色晕。 

这个矛盾又陌生的黄少天,足以让每个点开图片的人陷进第一眼的震惊里。 

今晚到底什么个情况?围观群众表示眼睛和脑子都不太够用了。 

“你们这是要玩死人?和轮回通气了吧?”叶修放下喻文州的手机,又有几天不修边幅的脸躲在淡蓝色的烟雾后,一双眼睛却精亮得发光。 

喻文州一脸无可奉告的神情,只是淡淡地反问:“那你有何指教呢?” 

叶修狠狠抽了口烟:“确实没有针对嘉世来嘛。一日不见,文州你黑得真与时俱进。” 

“总黑不过他们。”喻文州一口将整杯啤酒饮尽,“对着你都这样田地的人了,还不松手。你究竟对嘉世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 

“我能干啥?” 

“来算算这些年你替自己和嘉世拒绝掉的收入?” 

叶修愣了一下,从咬着烟蒂的牙缝中挤出声:“呵呵,跟你说话真是累。”


-tbc-


评论(7)
热度(47)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