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K][伏八/猿美]烟瘾

※7月28日

※真是我的一个梦,不过呀哒生日那几天还没理清楚就一直拖到了现在。而且确实不太适合当生贺呢有点小沉重(。

=========================================

如果还是十年前,肯定他们谁都不敢想象现在会是这样。

八田会穿整齐的西服朝九晚五,虽然下班回家开了门人还没进去就耐不住扯开憋了他一天的领带。

所谓的家,属于他和伏见两个人。

客厅有一大排落地窗,他强烈要求的。

在伏见烟瘾越来越重的现在,他无比坚信当初自己的坚持是高瞻远瞩。

现在19时23分,八田在厨房里准备两个人的晚餐,有人还是万年偏食不肯改,他也只好将那些蔬菜都切碎,争取以毁尸灭迹的手段十年如一日来保障恋人的身体健康。

“美咲,什么时候才能好啊?”伏见手上又点了根香烟,靠在厨房门边,见八田侧过头来,故意喷了他一脸烟,然后笑着看八田狼狈地咳得眼角有了泪花。

“欠揍啊?!”八田挥舞着手里的刀嚷道,敞开的领口随着动作露出了漂亮的锁骨。

镜片之后的眼神缩了缩,伏见将才燃了一小半的香烟准确无误地丢进垃圾桶里,然后贴了上去,“我饿。”

“不是在做了吗?”

“不是这个饿。”伏见揽上八田的腰,埋在他颈间吻了一下,“我看见你丢了胡萝卜进去,煮好了也不打算吃。”

“你……”

“我们还没在厨房里试过?”

“你好歹给我节制一点!住手!还烧着火呢!”

一手啪地就关了火,一手拿走八田手中的刀丢到水池里,伏见碰上八田的嘴唇又轻舔着慢慢退开,“现在总可以了?”

 

他们的日子的确有些自由奔放过头了,尤其是在性事上。

当然这并不是由某一个人单方面造成的结果。

八田左手还抓着伏见取下塞给他的眼镜,右手死死撑住料理台,浑身上下只剩了一件已经揉皱的衬衣,身后则是混着伏见熟悉又热烈的气息的抽插。

混蛋,禽兽,怎么还没完,慢点啊,可恶,太深了,不准内射,靠!八田脑子里乱糟糟的,他盯着近在眼前的水龙头里,水滴有节奏地一滴接一滴,仿佛和开始第二次的律动微妙地同步了,然后就被又一个前所未有的深入撞得高声呻吟出来。

“美咲,我爱你。”伏见凑到他耳边,“所以别跑。”

直白又真切的情话,伏见这些年说不厌,八田也觉得还可以再多来几句,为了弥补,为了改正,他们那些弯弯绕绕过的青春。

但其实他们自从住到一起后,就很少提及过去。未来一直散发出甜腻的气息在不远处诱惑他们,触手就可及,又何必再回头纠结不止停滞不前。

 

等到重新收拾干净,八田也不想再做饭,伏见把休闲服外套丢给他,“上街随便吃吃。”

虽然是盛夏,但是接连几天都有降雨,难得地连风吹着都是凉爽的。此时放晴,星空更是一片璀璨,连明明灭灭的霓虹灯都无法掩盖住它们的光芒。

于是他们两进了快餐店,又打着包出来,就这么在路上边走边吃起来。

“你的不要生菜的牛肉汉堡。”

“番茄酱我帮你拿吧。”

他们吃得随性,走得更是漫无目的。目光只在咫尺内的对方身上或者影子上,路怎么延伸也就怎么前行了。

反正这个城市没有小巷他们未曾走过,怎么也迷不了路。

 

“美咲,有人老在看你。”伏见从两块牛肉饼中间硬是拖出了一细根生菜,嫌弃地不讲半点社会公德地随地扔掉。

“看我干嘛?”八田捏着薯条往伏见手里的酱包使劲搅了一圈,然后满足地吃进嘴里。

“猜你到底是小我几岁的弟弟?”

八田白了他一眼,“你还有三个月才能在书面上和我一样大。”

“美咲,”伏见露出一个伤心的表情,“以前这种话题你起码蹦半个人高和我吵,变无趣了呢。”

“幼稚。”

“十年也不见突破170这个数字。”

“猿比古。”八田停下了脚步,在伏见也疑惑地停下来回头看时,他一声怒吼,拳头跟着招呼了过去。

手里又是汉堡又是番茄酱包又是可乐的伏见,轻轻松松避开,还回去两个字:“幼稚。”

 

“美咲,又有两个人在看你。”

八田懒得理看上去就是又犯病了的人,但还是没忍住转头去看个究竟。

伏见当机立断挡住他视线,将头拉回到正视自己的角度,但很快被八田拍掉了手。“两个女高中生,你只需要看我说就是了。”

“下次带个口罩再出门吧。”

“你想闷死我吗?!”

“美咲,你左脸颊这边有点番茄酱,多大人了啊。”

“啊?”八田有点不厌其烦地转头,就看见伏见突然凑上来,舌尖一勾留下点湿意在他脸上。

“好了,擦干净了。”

“混蛋,你故意的!这是大街上!”

“她们想看就给她们看好了啊?看完就走了省得烦我。”伏见直接跳过了某些抗议,“顺便再宣告一下主权。”

“……我真不想认识你。”

“呵,这可不是你想不想的问题。”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东西都吃完了,刚好有垃圾筒机器人路过,伏见把两人份都丢了过去。

八田舔了舔手指,路边指示牌在播着天气预报,可他没来得及看见日期,于是下意识地就问了旁边的人:

“今天几号?”

“额……”显然有了专职秘书每天定点提醒行程的伏见,日子也过得挺糊涂的,他摸出终端机看了眼,“8月13日?”

说出来顿了三秒,两个人突然一愣,氛围转瞬就不是之前那样的自由散漫了。

指示牌正好发出整点提示音,像是电子锁解开的那一瞬间,然后接下去就该是被锁住的东西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

其实伏见知道,八田也知道,他们不愿太多提及过去,并非只是因为珍惜当下追逐未来。

——如果不是过去太过惨烈,光是回忆一次都能耗尽一切能量。

几乎是本能,伏见摸出身上的香烟点上,八田站在他身边也没有像平时那样去抗议和阻止。

 

这个城市,在狼藉的废墟之上新生,却又与旧城如出一辙。

 

那一年的8月13日,伏见还在质疑自己能否活过那一天剩余的7个小时。

他站在尘土与迷雾漫天中,浑身的伤口都在叫嚣着疼痛,意欲将他撕裂。风从耳边卷过,却沉默着没有带来任何讯息。

就像是一头安静的困兽,这个城市终于在拼死挣扎之后,不堪重负地等待它最后的宿命。

接着,伏见亲眼看见倒计时是怎么从3秒无情而势不可挡地跳为0。

等到再恢复意识的时候,他竟看见了许久未曾照射到这个城市上的阳光,从地平线上而来,并很快被足以渗透进细胞里的全无生机的死寂所笼罩。

他像一个孤独的国王,狼狈地站不起身,只能坐在断壁残垣上俯瞰这片废土。

一切都结束了。

他突然觉得疲惫才是最后的胜者,所以连从身上摸出最后一根早就压得皱巴巴的香烟时,手指都抖得差点夹不住那么点重量。

没有火,他却还是将烟放到嘴里深深地吸了一口,又长长地舒出来,仿佛这样就能压制住铺天盖地而来的烟瘾。

烟草的滋味,总是又苦又涩,末了才透出那么点令人刻骨铭心的芬芳。吸它的人每一口都像是押上了全力以赴撑下去的人生,可一根香烟只有这么长,转瞬就燃烧殆尽。

然后再从头再来。

可现在他只有一根没有尽头的烟,和不知道尽头的无味将来。

 

“美咲,我还记得当时你突然逆光出现在夕阳里的样子。”

八田被伏见突如其来的深情款款的视线盯得有点不自在。

“就是当时想,这个救世主实在有点矮。”

“去死!”

 

那的确是一幅值得伏见用一生去铭记的画面。

他甚至怀疑是身体抵达极限而出现的幻觉,不然也过于心想事成了。

直到八田同样一身伤痕累累地连滚带爬挪到他的面前,朝他伸出了稳稳的手,一张花掉的脸上让无声的泪水糊得越发乱七八糟。

他仰视着想,如果是这样的未来没有尽头——

他也一定能坚持下去。

“有火吗?”

“没有。我是禁烟派。”

“烟瘾发作难受,帮帮忙。”

然后,他们像普通恋人一样,连眼泪都没来得及擦干净,于金黄色的光辉中,于只剩下彼此的天地间,用吻淹没了不愿分享的笑容。

真的只为了压制下一个烟鬼的烟瘾。

 

一个用几乎算得上是一切的代价搏回来的时代。

所以劫后余生的他们选择了用坦诚、宽容、恣意来诠释重生。

 

“你买除烟臭的口香糖了吗?”虽然之前没有反对伏见抽烟,可八田对烟的反感还是通常运作着。

伏见欣然接纳八田的各种不满,他伸出本来揣在口袋里的手,将对方拦在怀里,然后神气地吐一口烟出来。

“像不像那种高官与他的包养情人?”

“哼,最好让小报记者拍到,曝光一下,明天秘书就可以正大光明找你麻烦了。”

伏见就觉得,八田越长越难欺负了。

 

很多时候,他们总是这样,因为想做所以就做了。

回到家里时,房门都还没来得及锁好,伏见就给了八田一个充满了烟味的吻。

八田也没挣扎,或是追究这个吻选择在这个时间地点的缘由。只是在分开后,他给了伏见腹部狠狠一拳。

“臭到家了。”

接下去就更像是顺其自然了。

洗干净,时间还早,吃太饱,睡不着,哪一条都足够成为滚床单的借口。

“美咲,你真饥渴。”

八田也懒得口头上再去回应几十年如一日喜欢颠倒黑白的人。他把伏见狠狠抱在怀里,狠狠地收缩肠道,再露出个狠狠的笑容:照你说的办。

——当曾经青涩过了头的果实终于捂熟。

虽然不能像以前那样一直控住全场,伏见想,可开辟了新的性福道路,他对此没有半点意见。

 

八田发自真心地厌恶香烟,却在心里藏了很多个不强迫伏见戒烟的理由。

就好像,他总喜欢在情事后,一语不发地注视点起烟的伏见。

床头灯光里的侧脸,是摘下了眼镜那层伪装而恢复真实的面容,眼睫毛很长总是低低地压着那双眼睛,让伏见显得时刻都沉于思索中,尤其他的眉头也微微皱着。

这个时候,伏见会用优雅的姿势将烟送到嘴边,重重吸上一口,贪婪地吞进肺部,再发泄一般地吐向高高的半空。

像是吐不尽胸怀中的无法用词汇去界定的情绪。

可当伏见转头看向他时,就如同云开见月明,不是因为在他面前必须隐藏自己的负担,而是因为他,让压在身上的重担都变得不痛不痒。

“要来试一口吗?”伏见早就察觉到八田的目光。

被蛊惑只是一瞬间的事情,八田咬上伏见送过来的已经燃烧了一半的烟,试探地轻轻吸了口。

结果并不意外,八田被呛得满脸通红,越发不懂尼古丁的气息究竟有何魅力。

伏见也懒得解释,揉了揉八田的头发,就更加专注地抽起剩余不多的烟。

 

一根烟,可以让思绪有走过的人生那么长,却始终只有84mm长。

它苦而涩,甚至辛辣,只有上瘾的人才能察觉到末尾那一丝醉人的晕眩感。

因为不管怎样,这所有的一切,好的坏的,想要的不想要的——

最后,总是干脆而不留后路,骤然就结束。

而下一次的开始,只在自己手上。

 

//

 

“伏见队长!你终于醒了……没事吧?”

伏见撑起沉重的身体,头部胀痛欲裂。

不用问就知道,局势依旧在恶化,空气中都弥漫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场面只是看起来还有秩序,离失控不过一步之遥。

“进去警戒圈里的吠舞罗……还是没有消息。”

他站起来,几乎又要倒下去,所幸旁边的人及时扶了一把。

“有烟吗?”

在如愿以偿地让肺部充满了有毒气体后,伏见才觉得自己彻底拿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香烟还是如印象中的又苦又涩,却让他心甘情愿越陷越深。

他想,就算只是个一厢情愿的美梦,或者是如同小丑般可笑的奢望,哪怕只为一个过于幸福美满以致他们都变得面目全非起来的虚幻未来。

“你们按原计划组织全面撤退,我一个人再去警戒圈内确认最后一次。”

 

距离旧东京都毁灭还有00年00月00日00时13分14秒。

 

 

-END-


评论(15)
热度(37)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