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娱自乐,超不定期更新
车库:http://bulaoge.net/?sschamy

[全职高手][喻黄]旋转酒杯 03

※8月5日

※确实是打算随便写写肉就完了的……然而现在的进度也是搞不懂,就让我学学怎么狗血吧(x

※为了报道好青青,现在只能让某烟枪当当单身狗了

※双月刊说的就是我

前篇地址:旋转酒杯 01·上

                  旋转酒杯 01·下

                  旋转酒杯 02

附文地址:八卦手帐 壹

=================================

徐景熙提着三人份的早餐回来时,迎接他的还是一片安静。

客厅茶几上还有昨晚闹腾的残迹——几个见底的啤酒易拉罐,只剩一点的牛肉干,一两个横尸烟缸的烟屁股,郑轩合上屏幕的笔记本。

当然这些都比不上黄少带给他的精神残留。

虽然自从有了微博,精选粉黑大战发言示众共享,成了百无聊赖时的一种娱乐,可连演带飙戏的还真不玩。

徐景熙一个晃神就能想起昨晚的场面:黄少一脚踹在沙发边上,头发一撸,食指戳着他脑门,特居高临下的眼光夹挟着捏得尖细的无脏字骂街,如泥石流般掩埋了他。

“哟我以为是哪方来的道德模范,踩着一米八的高跷,全社会都跪舔他身正不怕影斜呢。敢情是没拿到奖的loser跟班哦,那当然不怕影斜了,也不瞧瞧前段时间干的什么深更半夜还摸黑的勾当,有光给他照影子吗!”

“这货谁?上辈子乌贼软骨头,这辈子也没做成人,开口还是喷黑水。”

“可以鉴定此人不是男的,不然勃起五分钟就萎了,这辈子还怎么做人?”

黄少天演起来,倒真有狂热女粉丝尖酸刻薄讥讽全开憋不死你的感觉,台词精准,眼神到位,形态契合,以徐景熙非专业的眼光,打个九分以上绝无水分。

想想那被叶修关走的一个来月,徐景熙前所未有地敬仰起这位圈内天才大前辈来——一方面是此刻尤其体会到的调教结果,另一方面自然是破天荒的长达几十天的耳根清净。

这一晚上郑轩在旁一边起哄表演一边推波助澜,舆论朝着预定的方向稳定发展,周一见的负面影响继续在周泽楷身上发酵,可幕后黑手也渐渐引到了黄少天身上。粉粉黑黑愣是毫无操作就霸占了各处的热点,但凡关注娱乐圈的人,大概都觉得周黄两个人起码好些年好不了了。

“本来就没想过要好啊。”这是黄少天最后的评论。随后他一口喝干啤酒,下一秒就切换画风,一手百鸟最佳男主奖杯,一手飞天最佳男主奖杯,虚情假意地嚎啕大哭起来:“我真的没见过那个影帝奖杯啊!他们怎么能这么践踏一个三十几岁男人为事业付出的艰辛和努力!”

徐景熙当时恨不得一拳揍晕了这个大晚上爱演还扰民的噪声源。

 

“买的啥啊?”郑轩打着哈欠从洗漱间出来,打断了徐景熙的回忆。

“豆浆,瘦肉粥,小笼包。大早上进展怎么样?”

“恭喜你评论即将破五十万。”

徐景熙满脸黑线,拿下巴指了指黄少的卧室,“人呢?”

“说是回去再睡一小时美容回笼觉。晚上九点半约的哪本杂志来着?”

徐景熙随即把额头直接挤出了黑线:“不是你联系的吗,你的内存条就只能同时装一件事?!”

“这是对你全能管家能力的充分信任。别拿这种眼神看我,大早上就压力山大对身体不好……”郑轩识相地端着豆浆缩到了自己的笔记本屏幕后面,可还没呆到十秒,“哎哟卧槽!”

“大惊小怪干什么呢?”

“九点水的微博太亮了。”郑轩把屏幕转过来,正中的内容让徐景熙一目了然。

“江波涛V

  请停止不负责任的传播谣言行为。对此,我仅代表自己:身正不怕影斜,呵呵。回国见。”

“豪宅照全撤了。顺便老景啊,我觉得你能跻身网红记录了,一百万评论不是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都挺会玩的嘛。”徐景熙觉得自己已经开始麻木了。

“是特别会玩。”郑轩一抹嘴巴,饶有兴致地解说起来,“其实我们走的是险招,一是迷惑嘉世抢回舆论主导权,可接下去要是钓不动嘉世,就等于自己把自己炒糊了,罪名是自己揽头上的。轮回之前一直没动静,专专心心地在国外和品牌商捣腾周泽楷的自传写真,摆明是影响不大就懒得理这种低级手段。可他们现在直接最强硬态度就算了,还搭把手帮我们的险招又添了把火。嘉世这次搞这么大,不整臭一个人绝不罢休,周泽楷啃不动了,绝对忍不住对黄少下手。哎,贪心太大不是被人坑就是被自己坑。”

“我还觉得这是江波涛顺手打击对手呢。不用看就知道,以我在前的整个蓝雨,铁定被喷成渣渣。”

“喻总临走前可跟我说与轮回合作愉快呢,他办的事我连脑子都懒得动。”

“好吧。”徐景熙耸耸肩,拎着小笼包挤到郑轩旁边,“你说这些粉丝哪来这么多时间,跟永动机似的,掐得忘寝废食,明星们不该干嘛干嘛,有什么影响?我要闲得慌宁愿吃完睡觉。”

“做人要良心,才利用完人家呢。再说你一大叔理解什么劲儿。没有她们,也玩不转现在所谓的大数据时代。回头送你本粉丝文化,好好钻研,认真提升,做血雨腥风蓝雨一哥身边的男人可要与时俱进。”

“谢绝把我的素质拉低到和你一个档次。”

郑轩终于找到教育人的机会,瞬间连坐姿都挺拔了几分。“这就不对了,不研究,举个例子,要是哪天遇到anti饭,你个跟身边的执行经纪怎么应急处理啊?”

“anti饭?”

“本来国内是没这种糟粕的,也不知道哪年从国外传染回来,一年比一年闹得厉害。说白了就是有报社倾向的过激黑,他们很有可能把带有犯罪性质的针对行为付诸行动,而你很难预测和快速判断。更恶心的是,我也是从圈子里一哥们儿那知道的。过激饭有对家公司引导,可你绝对抓不到公司的把柄。毕竟anti饭自己也反应不过来本身接受过洗脑。”

“我以为什么呢,讲得跟惊悚故事似的……”

“赚钱不容易啊,老景你任重而道远。我是看最近局势一片麻麻黑,才好心提醒你的。”

郑轩意图摆出语重心长的姿势,却被徐景熙一个白眼掀了回去。

“你除了增加麻烦,就是给人过时提醒。早就增派保镖,精简行程,错峰出门了。”

“好好好,全能全知的徐经纪。”郑轩拉上自己的嘴巴,专心监视舆情去了。

 

说是一小时的美容回笼觉,睡了半小时,黄少天就醒得不能再醒了。只是这闲散日子太自在,长手长脚把空调被扭成了麻花,愣没让他从被窝里爬起来。

摸来手机刷开好友圈,密密麻麻刷新了二十多条,充分展示这个行当十有八九夜猫子的特色,而最顶上的一屏,就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人。

发布是在两小时前,差不多六点多钟,内容只有两个字:早安。

可黄少天是知道的,今天要应对的人一定有点难缠,不然喻文州不会这么早。但应该早就知道,准备再多也是同一个结果,又不得不准备周全,所以小无奈中发了这么一条有点悠闲的问候。

黄少天点了赞,留下一长排太阳表情评论。还没超过五分钟,大早上第一个新闻刚看一半,电话就追来了。

“醒了?”

“还没起,帮你把今天的床一起赖了,嘿嘿。”

“记得十点前吃完早饭。”

“你那边还没开始?”

“片场候着领导们大驾,听说可能迟到。”

“那可把你闲得慌,白起个大早了。”

“是挺慌的。”

黄少天翻了个身,就这么滔滔不绝起来。说的都是些无关紧要的闲话,连脑都不需要过,两个人一来一往对得娴熟,消耗着大把大把的耐性,聊出一屋子淡淡情趣。这奢侈的闲暇时光浪费得也挺奢侈。

浅金色的晨光从窗外涌进来,温暖,并不滚烫。凝视之中,尘埃漂浮如同在慢镜头下起舞。这样的场景,黄少天边聊边想,刚好缺一个喻文州轻声的早安。

“文州文州,我忘说了,早安。”

那边顿了一下,随即传来淌在笑意里的问候,“早安。”

很快,那头又传来煞风景的声音:“两个大男人一大早就粘粘糊糊恶心吧啦的,拍戏也没这矫情,还让不让人吃早饭了。”

“靠靠靠,听墙角也不怕长鸡眼。”就跟打了兴奋剂,黄少天猛地坐起来,“叶修,我告诉你,狗无人权!”

“噗。”喻文州边笑,手脚倒是没慢,切成外放模式时,黄少天刚好说到后一句。

“呵呵,黄柯基。”

“不许叫那个外号!不然我辞演!”

“一边儿去,再给你们十分钟,荒度完人生就赶紧办正事。宅家里把身手给我宅钝了,回来别怪我再魔鬼训练不谈友谊。”

“狗屁友谊,就没见你有过。文州文州,”黄少天听着喻文州切回了话筒模式,才接着说下去,“休息室我柜子里有台空调扇,那边下午开始特别热,你别中暑了。”

“好,你下午打算干嘛?”

“网上搞得乌七八糟,不知道多少苍蝇围过来,只能去健身房混时间,完了晚上直接去芭莎那边。”

“那你们出行注意安全。”

“放心放心,老景都恨不得把我装防护服里带出门了。祝你那边早点解决,等你带好消息回来。”

“但愿。”

挂上电话,黄少天长舒一口气,顶着一头乱毛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像是完成了一项重要任务般。他打着哈欠滑下床,人拉直了才察觉到饥肠辘辘,一打开卧室的门,就惨遭客厅里满当当的小笼包香味击溃。

“小笼包呢!”

郑轩一惊,捂着肚子,哆哆嗦嗦回答:“……我胃里,还、还有老景胃里。”

“乖,控制体重,豆浆和厨房里温着的白煮蛋,冰箱里还有蔬菜沙拉,别的已经解决光了。”徐景熙显然一把老手,说话连头也没抬,这时候气派倒是比一哥大多了。

“我要吃肉。”

“喻总吩咐,一天只准中午吃点。”

“忽悠谁呢!前晚他还嫌我硌着他了!我要打你小报告!”黄少天说着就摸出手机示威。

徐景熙呵呵一笑,一副反正就这些爱吃不吃的高冷脸。末了,还继续教育了一句:“秀恩爱适可而止,跟我们说习惯了,小心出去漏风。”

郑轩凑到徐景熙旁边,膜拜的眼神顺便表达了羡慕嫉妒恨的复杂心情。

 

等到三个人一边各干各,一边叽叽喳喳唇枪舌战完,都是午餐饭点过了。简单的外卖,从营养和口味上是合理科学的,但依旧不能满足黄少天对肉类的需求。他绿着一双眼,盯了徐景熙一路到车库,倒是把一旁的郑轩盯得浑身压力山大。

“老觉得要被生吞活剐了。”

“也就等会打打嘴炮的勇气。”徐景熙经验丰富,依靠长期战斗积累,对局势作出准确判断。

黄少天拉开车门跨上去,就开始他的绝杀:“等我逮到机会就溜出去,找个火锅店,点上三盘琥珀牛肉片,四盘嫩羊肉卷,五盘五花肉,剩下的肉通通各一份,吃到胃胀气,看到眼生腻,谁也不能阻止我!”

徐景熙冲郑轩摊摊手,——看吧,“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黄少天鼻孔都快喷出烟来,按下身旁的车窗,对绕车身到了他窗外的徐景熙嚷道:“干嘛呢干嘛呢,你的效率呢,速度滚上来出发,就你那几百年摸一次方向盘的水准,还记得车是怎么发动的吗?就你能用肉眼检查出来个什么问题。”

“我挣表现呢,安全带安全带,快点。郑轩你也一样。”徐景熙跳进车继续发挥管家婆功能。

“快烦死你了,一个男人整天婆妈,难怪几十年如一日脱不了单。”黄少天说归说,手上还是照办了。

“一看你这么多年的表现,我这辈子也不想谈恋爱,下辈子的酸腐味都闻够了。”

“你对文州有什么意见吗!”

徐景熙淡定面对黄少天表面恶狠狠的眼神,迎着郑轩看好戏的微笑,温柔回复道:“太忙的大人都不太会带小孩。”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嗷!”郑轩在发动机的轰鸣中,被灭于黄少天一记猛虎扑山。

 

“你从哪里捞到这么个天真直率的女老板?”

叶修应声打开门,就看到喻文州那张无懈可击的温和笑脸,背景音是楼下大厅陈果老板很亲切地在发花痴。时值二十时过半,喻文州还散发着刚沐浴完的气息,身上套着叶修打发工作室里的人随便买回来的老头衫和短裤,从头审视到脚,和他西装革履时感觉也没变太多。

“我可是笔直笔直的,大晚上过来你想干嘛呢。”叶修叼根烧了一半的烟,跳过喻文州别有用心的提问,退回了房间。

“继续某些没完的话题和今天产生的新问题。”喻文州四平八稳,在大厅意味不明的呼声中,坦荡地走进去,绅士地关上了门。

这是兴欣工作室租下来的别墅,集办公住宿为一体,原本是资金不够宽裕的下策,现在反而和整个工作室的运作融为一体,就是有钱也没人愿意挪地方了。喻文州昨晚初次踏进来,很是惊叹了一番。

白天的时候,叶修和喻文州各自行动。不过较之前稍有变动,喻文州一个人去应付广电局的一群大爷,叶修则和宋晓先一项一项理清楚组里的资金。几乎是掐得一秒不差,义斩作为最大的制片方,送来了彻底退出投资的消息,之后零零散散的撤资通知也来了个差不多。

“限期一星期,必须改剧本,否则就枪毙。”

“改了也得有钱开工啊。”

喻文州和叶修相视一笑,倒没有一个人露出半点这个项目是彻底完了散伙吧的意思。

“明天我先让人全部收回来。”叶修在喻文州表示不介意后,又点燃了一根烟,“怎么打算啊?”

叶修问得直白,喻文州想,让他两蓝雨的人破天荒住到兴欣工作室里的原因来了。

黄少天的合约是半蒙半哄友情价签来的,一切顺利也就算了。黄少天不在乎钱,凭着一哥的地位,又有喻文州周旋,公司睁只眼闭只眼也能容忍那么一次两次,可这并不代表当项目可能无限期拖着时,公司还会放任摇钱树闲置。叶修这个问题,直接把牵扯黄少天最麻烦的点戳到了喻文州面前。

“老实说,我也没想好。”喻文州手指敲了敲扶手,“有个大制作的商业电影,只比你慢了一步。当时给我们和轮回都递了男主本子,颁完奖就主攻轮回去了,结果被拒了,现在人家又找回我们来了。”

“这少天能接才怪了。”

“片方也不傻,重新提出的片酬和后续合作打动了老板。本子也改了,放话量身定做,诚意里子都做了十足。老板拿着本子说是跟我商量,你也懂什么意思,我暂时借口没接,但这拖不了多久。”

“真合适那就接啊,横竖三四个月,我这边还没新头绪。就是有了,也等得起。有钱不赚,傻逼么?”

“哦,有钱不赚,傻逼呢。”喻文州眯眯眼,慢悠悠重复了一遍。

叶修猛吸口烟,这是自己把自己坑到了,“你前辈我这么多优点学啥不好,学说粗口。”

“算了,不说这些。暂时就这样了,明早我们就回去,你这边有新动向随时联系。”

“半个月,等我回复。”叶修大概想了想,似乎眼下的大难题就真能在这么点时间内理顺了。

“希望这次改完,少天不会还练得一身青紫的回来了。”

叶修咧着嘴角笑起来,“原话还给你。不过话说回来,一直有个角色,反反复复增删就是因为搞不定演员。”

喻文州瞬间就领悟了叶修的眼神,“还是敬谢不敏了,你这招演员的眼光也太没限制。而且,我的出场费可比少天还能开。”

“瞧瞧你这利益熏心的模样。小时候不还在培训班里,和少天一起怀揣纯洁的为艺术献身的理想,老老实实上课么?”

“你也说是小时……”

有些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闲聊,打开门是一脸阴霾的宋晓,开口却是更让人致郁的消息。

 

“黄少出事了。”

 

-tbc-

 


评论(6)
热度(26)

© 潜行生物 | Powered by LOFTER